佳木斯市大法弟子楊文東被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24日】佳木斯市大法弟子楊文東修大法後疾病痊癒、道德提升。可是在99年7月20日後她卻遭到迫害。她曾被劫持到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被非法勞教,被釋放後仍遭到刁難和歧視。

楊文東是佳木斯電業局佳西供電局職工,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所有疾病不翼而飛,身體越來越健康,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從此再也沒吃過藥,給家裏和單位節省了很多醫藥費。而她以前的火爆脾氣也改了很多,家庭變的和睦了。在單位,工作兢兢業業,不貪不佔,任勞任怨,從不計較個人得失,從她身上真正的體現了大法的美好。

可是從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了史無前例的對法輪功的迫害,攪亂了她平靜的生活。開始是工作單位領導要求填寫甚麼不煉功的保證及表格。她丈夫的工作單位也給她丈夫施壓,要求他管好自己的家屬。每日明裏暗裏進行監視。還無理的收回她的個人身份證及家庭戶口。逢年過節,或者是他們認為的敏感日都得要被特別叮囑一遍,家裏也經常接到單位的騷擾電話。2002年5月11日下午2時左右楊文東被本單位同事(因工作關係)舉報,松林派出所惡警張英偉夥同佳市永紅公安分局部份人員,用流氓手段挖門撬鎖把楊文東從家中綁架並抄了家,抄走了大量的大法書籍,及大法的音像資料。並在甚麼手續都沒有的情況下,把楊文東非法勞教三年送至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在勞教所經過了強行洗腦,強行轉化,強行上了大背銬的非法迫害後,身體極度虛弱。家人和親朋好友四處托關係,最後被迫借了1萬5千元高利貸,給了陳萬友一夥,才放人。當時被迫害的血壓升至240mmHg,四肢麻木沒一點知覺。

回到家中,還受到居民委員會人員上門騷擾。而單位那些邪惡之徒,聽說楊文東從勞教所裏出來,又憤憤不平的到處去打聽是誰把她放出來的,告到市公安局和市610,還千方百計的為了一己之私找理由來舉報,非要把她再送回去不可。在無奈的情況下,楊文東被迫流離失所了一段時間,最後在生活無法維持的情況下,回到局裏找工作,一進局大門就受到非法的不公正的待遇,不讓她進局辦公大樓,而局領導的家屬卻帶著孩子大搖大擺的在局大樓裏隨便進進出出,卻無人過問。隨後他們立即找到她家。一進門就聲稱她到局裏鬧事,說法輪功到局裏鬧事。其實楊文東一句話都沒說,他們根本就不接待她,沒給她說一句話的機會。而在這期間,她丈夫的工作單位的一些道德低下的人員還給其丈夫施壓讓他與她離婚,理由是楊文東現在即無工作、日子過得也不安寧。經過一番努力,憑著她對大法的堅信,最終在正義人士的幫助下,以解決她生活困難為由,在2004年4月她回到單位正式上班。

回到單位上班,也不「太平」。那些想整她的人始終懷恨在心,在大局整體做服裝時,沒有她的份,基層領導被迫自己拿出錢來給她做服裝。(因局裏要求服裝必須統一),在大局裏福利待遇初期也沒有她的份,因為她在他們眼裏始終是異類份子。這伙惡人還經常到公安局去舉報。就在2005年的5月份,這伙惡人還找到公安局的相關人士求人家:「她到底是不是犯法,要犯法你們再把她抓回去唄?」直到現在佳木斯電業局還差楊文東三年的工資而且一切福利待遇都不肯給她。雖然他們現在表面上不再說甚麼,但是也不肯給她。而他們的其他職工在真正觸犯法律,該判刑的都能千方百計的保下來,楊文東沒有觸犯任何一項法律,卻一直這樣非法對待她。

這七年來,楊文東的家人承受著精神和經濟的雙重壓力和迫害,子女也因長身體期間生活十分艱難而造成嚴重的營養不良,而她自己卻承受著精神、經濟和肉體的三重迫害。這就是中共對她個人及這個家庭所犯下的罪惡,而這也只是冰山的一角。寫出或說出這些並不是為了報復哪個人或哪位領導,意在喚醒生命的良知,喚回生命的善念,回歸人真正的生存軌道,不要再被邪惡控制和利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