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大法弟子徐麗清和王清榮被迫害的經歷

【明慧網2006年7月14日】

一.徐麗清被佳木斯市公安局暴力毆打

佳木斯大法弟子徐麗清,因信仰「真善忍」二次被迫害,略述如下:

一、2001年3月31日,徐麗清去大法學員王清榮家,正趕上佳市公安局一幫人非法抄王清榮的家,這幫惡徒有陳永德、高東旭、張**、劉通等六、七人,惡徒們看到徐麗清,不由分說就綁架了她,又去抄徐麗清的家,抄走大法書與資料,他們又帶徐麗清去永安派出所,在派出所徐麗清遭到威脅、恐嚇、辱罵,然後又被送入佳市公安局。

在市局有四名警察輪番打她,讓她90度大彎腰,一個姿勢不許動、一會打、一會踢,後來她挺不住躺下了。惡人一把又拎她起來,用拳摜腦袋,前推後搡,一個警察猛然出拳,前一拳後一拳。高東旭又用板子打她腦袋,又欲要拿電棍電。從晚上5點多到公安局,一直暴力折磨到10點多鐘,被送入佳市看守所。徐麗清的身上、腿上青一塊,紫一塊。從此,雙耳失去聽力好幾個月。後托人給陳萬友2千元錢才放人。

二、2006年3月8日,市公安局、前進分局、永安派出所三家聯合六、七名警察又抄徐麗清家,進屋一頓亂翻,將徐麗清非法帶到市局,幾名警察大吵大嚷,折騰2、3個小時,又被送到前進分局,又折騰2、3個小時,後被送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29天,又要非法判勞教。家裏人著急上火,四處籌借3千元錢送給陳萬友,在勞教所檢查有心臟病,才放人。

二.王清榮多次被打昏厥 家人被勒索2萬多元

幾年來,王清榮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曾多次受到佳木斯市公安局、佳木斯市前進分局、派出所的警察迫害。被欺騙、恐嚇、抄家、勒錢;關進看守所、勞教所等等:

一、2000年年初,因參加法會,被永安派出所崔警察非法帶到市局,一名姓宋的警察反複審問,然後,王清榮被送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11天,市局勒卡抵押金3千元錢,才放人。

二、2000年冬天,王清榮和其女侯玉飛,曾三次被市局叫去,反覆非法審問,並將其家電話的往來盤查究底,給女兒侯玉飛的心裏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三、2001年農曆新年前後,市局陳萬友領幾名警察,到王清榮家,私自將竊聽器放屋內,以便竊聽、湊材料、栽贓迫害。在此期間,市局陳萬友和陳永德領警察多次非法抄家,用欺騙、強暴、恐嚇等手段騷擾家人,每天家人都提心吊膽的。

四、2001年三月的一個上午10點,陳萬友領三名警察,用欺騙的手段耍花招。跟王清榮說:到市局去核實一件事情,隨後陳萬友將王清榮非法送樺川看守所。在此期間,黑龍江省公安廳、佳木斯市公安局的惡人聯合迫害,佳木斯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政委趙毅把王清榮銬起來,讓大彎腰,然後再打嘴巴子,連踢帶踹,直到把王清榮打昏厥過去。他們看人不行了,誰也不管了,都走了。家人著急上火,送陳萬友4千元錢,才肯放人。

其女兒侯玉飛也被警察不明原因帶去市局迫害,家人被逼無奈,又送給陳萬友2千元錢,才放侯玉飛。

五、2002年12月12日早上,王清榮和劉秀芳在家東區域一樓房下,被佳木斯鐵路公安處綁架。惡徒陳永德踢王清榮一腳,王清榮犯心臟病,倒地昏過去了。後又把她轉到前進分局,發現王清榮有生命危險,就去醫院檢查,醫院讓放人。警察不同意,又送佳市中心醫院檢查,惡警王化民欲勒錢才肯放人,家人沒給錢,王化民一氣之下把王清榮關進看守所。王清榮抗議非法關押,絕食十多天,又被非法強制勞教。

六、2003年1月6日,看守所十名大法弟子被非法送勞教所迫害。惡警讓脫褲子(一絲不掛)全面檢查。張小丹、劉亞東、於文彬等多名惡警像瘋了似的猛打大法弟子。劉亞東猛勁踢王清榮一腳。王冬霞一說一個「煉」字,當場被張小丹大背銬。下點二點鐘左右,十名大法弟子連續被提審,不「轉化」的,都上大背銬,劉亞東銬王清榮,從三點鐘到六點多,扣銬子的同時又打嘴巴子,扒眼睛、用腳踢,還以換姿勢為名,反覆折騰銬子,劇痛難熬,給王清榮換了三、四次姿勢。劉亞東把大法師父的法像塞到王清榮屁股底下,承受每分每秒像過萬年一樣。

七、2003年3月份,勞教所又開始逼法輪功學員寫「五書」。惡警何強、洪偉領幾名警察與普通犯人,在車間把大法弟子左秀雲按倒在地,何強猛打張令德、王冬霞等大法弟子,又逐個拖到單間大背銬,殘忍、粗暴折騰了一下午。把左秀雲扣到死人床上,十多天才解開。

從此王清榮被折騰得全身浮腫,還被奴役撿小豆。讓寫「作業」,不寫就打。家屬擔驚受怕,憂愁極了,托人花了二萬多元錢,都是人托人,同時,還被騙和被勒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