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四位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17日】

一.代麗霞遭迫害的事實

代麗霞,現年51歲,原身體半身不遂,多種疾病在身,因修煉法輪大法,身體康健,受益無窮。幾年來卻受到公安警察的騷擾,綁架、勞教、勒卡、欺騙等等迫害方式,承受著巨大的打擊與無辜的迫害,以下是迫害點滴事例:

2000年農曆新年前,去北京上訪,被佳市向陽分局惡徒崔榮利(已遭惡報死亡)送入看守所,關押二個多月,之後崔榮利以保釋金的名義向家屬勒索現金3000元,家屬怕不放人,又送崔榮利本人3000元。

2000年6月份,崔榮利叫警察李忠找代麗霞到分局談話,實質是以欺騙的方式誘騙代麗霞,無任何理由將代麗霞又送入看守所。本次又被非法關押25天,身心受到極大打擊。出來14天後,代麗霞因和一個賣大米的大法學員在一起,被一名警察看見,說是二人串聯,當場把大米揚了滿地,那位大法學員兜裏700元錢被警察給掏去了。

然後該警察與向陽公安分局聯繫,轉到向陽分局,找不出任何毛病。向陽分局警察於進軍讓交300元錢才肯放人,不交就送看守所,一直拖到下午三點多鐘,被非法送入看守所,又被無理非法關押23天,家中公爹病故,才放人。7天後,江魔來佳市,向陽區大搜捕,當天晚上將代麗霞和孩子帶入橋南派出所,又要送看守所。代麗霞與其說理,橋南警察(叫不出姓名)說:「送看守所呆幾天,等老江走了就放人。」由於孩子無人照管,又已是半夜12點,外面下暴雨,警察李忠把孩子送到朋友家,又將代麗霞送進看守所關押。在看守所,警察並不放人,百般刁難,話裏話外跟家屬勒錢,否則勞教。孩子被逼之下,找市局,又呆17天,才放人。

2002年12月份,在順和酒樓樓下,突然被二名佳市鐵路公安處警察(叫不出姓名)強行綁架送入八樓一戶人家,進屋後,一幫警察開始非法搜身、翻包,然後用圍脖將兩手反擰背後,捆綁。打電話叫來向陽分局的警察,將代麗霞非法帶到向陽分局,被扣到鐵椅子上。扣了一天半以後,將代麗霞非法送入看守所關押。在此期間,家被抄。26天後,卻被無理強制非法教養三年。卻在批捕票子上寫搜出條幅、不乾膠、一根繩子等物品,實際都是這些警察欲加其罪,自己捏造出來的。在佳木斯勞教所三年,無數次的被殘忍迫害,切身感受到佳市勞教所就是一座人間地獄。

2003年1月6日,早上八、九點鐘,有十名大法弟子一起被強送佳木斯勞教所。警察劉亞東、張小丹叫全部脫光衣服,拿警棍打一絲不掛的代麗霞和左秀雲。逼寫「五書」。不寫者,連打帶罵,逐個單屋進行大背銬。代麗霞被惡警劉亞東銬大約四五十分鐘,在這期間,劉亞東大吵大罵,那種氣勢,真有置這些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於死地都不滿意,真是恐怖至極,語言無法形容。

2003年6月份,九中隊逼大法弟子寫誹謗大法的所謂「作業」,法輪功學員與其說明道理,惡警一概不聽,粗暴、蠻橫、野蠻地說:「差一個字不寫都大背銬。」不按他們說的盧晶(大法弟子)被殘忍的銬了一個晚上。被逼之下,七名大法弟子割腕抗議強加的無理迫害,被惡徒何強、穆振娟、高小華、劉亞東和普通犯人多人聯手猛打大法弟子。高小華連踢帶打代麗霞嘴巴子,打了一陣,又連推帶拖弄到一樓,劉亞東把代麗霞的鞋脫下來,用來打臉。警察穆振娟又上來打嘴巴子,拽頭髮,打累了,歇了一會,又開始上來打,瘋狂打人大約持續一個多小時,又被拖到三樓,坐在瓷磚地上,雙手被反銬在角鐵床邊上,用角鐵邊沿正卡腋下,兩腿伸直不許回彎,一個姿式到半夜12點,才換姿式。12點之前不許眨眼,12點以後仍被銬著坐著睡覺,半個月內不許洗漱,大小便時還被銬一隻手。惡警高傑有時半夜開窗開門凍得七名大法弟子直抖。就這樣日夜被煎熬了二十六天後,把人折磨殘了、廢了、都不行了才打開。

二.戴豔遭迫害的事實

戴豔,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曾遭到公安警察的無理抓捕,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略述如下:

2002年12月份,早上八點多鐘,到順和酒樓一戶人家送褲子去,被事先在此屋蹲坑的鐵路公安處惡徒約有三、四十人(叫不出姓名)一擁而上,將兩胳膊反擰背後,用圍脖捆綁起來,推坐床上,他們便開始翻包,包裏100多元現金和一個BP機被他們盜走。之後,他們用警車將戴豔等一行七人拉入鐵路分局,分屋審訊。之後,又將戴豔送入郊區分局,被銬在鐵椅子上,一直到晚上。在此期間,一男警察多次用手撥拉戴豔的頭,叫其抬頭,弄的頭後大筋疼痛難忍,骨頭象折了似的。一名警察又上來打嘴巴子,戴豔因被擊打和突來的強大陣勢驚嚇,突然昏死過去,全身出現癱瘓,送入醫院。警察怕擔責任,找家屬勒索5000元錢,付醫藥費幾百元,一走了之。錢交給郊區警察國保科一名警察,無任何收據。整個抓捕過程無任何證件。

三.侯振安遭迫害的事實

1999年7月19日,侯振安去北京證實法,在哈市,佳市公安局把他與很多去北京證實法的大法弟子劫持回佳木斯。在永紅分局,國保大隊長石秀文給這些人「開會」,目地是登記誰是頭,誰幹甚麼的,一個一個審問。晚上各單位分別把這些大法弟子各自領回去,每人被勒索交100元現金,說是從哈爾濱回佳木斯路費。22日晚,四點多鐘讓剩下的大法弟子看誹謗法輪功的電視,侯振安交3100元後,放回。

1999年7月末的一天,侯振安聽見有人敲門,開門出去,只見錄像機對準了他,電視台記者對他說:「我們是佳木斯電視台的,聽說你們全家煉法輪功。」我說:「對」,又問:「聽說你們煉法輪功的人有病不吃藥。」我回答:「我們煉功人沒有病,吃甚麼藥,誰要想吃藥,吃毒藥都沒人管。」這時記者突然把攝像機關閉了。然後它們又去採訪劉大夫。劉大夫說:「我們廠侯工(指侯振安)的老伴得尿毒症,人們勸她吃藥她不吃,最後死了」,其實劉大夫所說是造的假。結果電視台播放了採訪侯振安的錄像,題目是法輪功受害者。當時錄像片中沒有侯振安一句聲音,只是電視台造假者的謊言。

2000年底,侯振安又一次去北京證實法,在火車上佳木斯鐵路公安處的惡人讓每位旅客都罵李老師,它們罵一句,讓其他人學罵一句,不罵,就帶走。侯振安不罵,它們把侯振安和另一大法學員抓住,它們監視著他們。佳市鐵路公安處警察分別要了侯振安和那位大法學員100元錢,然後拿這錢它們去吃飯。

回到佳木斯火車站,侯振安拿出「真善忍」橫幅與那位大法學員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後警察將他與那位大法學員非法押送鐵路公安處。這天下午,林管局將侯振安接回廠。

年底,林管局接到上級通知、命令,大肆抓捕大法弟子,農曆新年前兩天,林管局公安局帶領五、六個警察,兩輛警車,開到侯振安家門口,兩名警察闖進屋,要帶走侯振安。侯振安不配合,後來公安局長出面要與侯振安談話,告訴他保證他回家過年。侯振安一進辦公室看見地面上擺著師父的法像,他們對侯振安說:「你踩一腳,就可以回家過年。」 侯振安說:「你們真陰險,這是我師父,我不能踩。」後來廠長親自跟著把侯振安送進鶴立看守所。

在看守所吃的小窩窩頭,不准上廁所。三十晚上來一幫警察問侯振安說:「你說李洪志是好人還是壞人。」我回答:「是好人,他是我師父。」初三,它們把侯振安放回家,臨走時局長說:「我們四次來鶴立提審你們,汽車費,油錢你自己拿。」侯振安沒拿。

2003年6月份,一天侯振安出門潑水,長安派出所所長帶領兩名警察來他處抄家,收走大法書,真相材料,並把侯振安帶到長安派出所審問,國保大隊惡徒陳萬友後來也到場。當時它們把迫害病危的兒媳門曉華也抓到長安派出所,它們手提狼牙棒,問侯振安材料哪來的,誰給的,侯振安說在院裏撿的。它們把侯振安扣在籠子裏,不一會,就抓進有十個大法弟子,對他們進行非法審訊。然後把他們拉到傳染病醫院檢查後又送進看守所。侯振安由於高血壓拒收,又拉中醫院檢查,血壓仍高,侯振安要求回家,後來侯振安被送回家。

門曉華在病重期間,陳萬友帶警察多次上門騷擾,它們拿出一些大法弟子的照片讓門曉華認,門曉華說不認識,後來門曉華被迫害致死。

2004年夏天,侯振安與功友去發真相材料,被江口鎮派出所綁架。送看守所,這時陳萬友也在場,侯振安給它們講真相,它們還繼續問侯振安材料的來源。獄醫檢查血壓高,心臟加速,把侯振安放回家,另一大法學員被送進看守所迫害。

四.佳木斯市宋玉芝屢遭迫害

宋玉芝,53歲,因信仰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多次受到公安警察的無理騷擾、勒索、綁架、刁難、欺騙等等,所說的這些事也只是無數迫害事例中的冰山一角,在中共執政的日子裏,做好人卻如此艱難,一家三口嘗盡了警察欺凌迫害的苦辣辛酸……真是分秒抵萬年。

2000年2月份,早上7點多,佳木斯市前進分局永安派出所片警李豔偉帶領四、五名警察到宋玉芝家,沒有任何原因,強行將宋玉芝帶走並抄家,亂翻一氣,抄走大法書、法像,將人送進看守所關押迫害,被非法關押了三十四天,其中前進分局警察楊××到看守所逼宋玉芝在已寫好了的××書上簽字,前進分局藉機勒索所謂的保釋金1000元,伙食費500元。

2001年夏天,宋玉芝領孩子出門,被包片民警李豔偉看見,便尾隨跟蹤宋玉芝到鄰居家,見鄰居家不開門,便借來了梯子搭窗戶上鄰居家二樓,把鄰居家娘兒三個嚇的臉蒼白,渾身顫慄,都快要不行了。宋玉芝怕給鄰居帶來麻煩,領孩子出來。李豔偉把宋玉芝和孩子趙星偉帶到永安派出所,強行把身份證扣留,並恐嚇、威脅孩子。

2001年6月,永安派出所四名警察,其中有李豔偉,另三名不知姓名,又無故到宋玉芝家,將宋玉芝帶到派出所,反覆質問一下午,問不出名堂,自覺沒趣,晚上才讓回家。

2002年4月8日,佳市前進分局永安派出所朱輝、耿月帶幾名警察來宋玉芝家抓人,家裏沒人,第二天晚上六點半左右,朱輝、耿月帶四、五個前進分局警察又來抓宋玉芝,宋玉芝不在家,他們開始抄家,拿走二個VCD,錄音機,大法書。抓不到宋玉芝,他們便氣急敗壞的抓走了宋玉芝的兒子趙星偉,後把他送進佳市看守所關押,然後被非法強制教養二年,此後十多天,永安派出所王洪佳看見宋玉芝,叫來了四、五個警察,將其強行綁架到派出所,沒事找茬,設法刁難,一直折騰到晚上才放回。

2003年5月23日,佳市東風分局安慶派出所警察受佳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的陳萬友,陳永德的幕後指使,來了二十多名警察,三輛警車,把宋玉芝家包圍,窗前窗後,平台到處都是警察,氣氛恐怖,抓殺人犯也沒有這種場面,老百姓都沒見過。宋玉芝不開門,警察找來各式撬門工具,把門框掰壞了,鎖頭撬爛了。進屋後,底朝天似的抄家,屋內屋外,想怎麼翻就怎麼翻,比土匪還土匪。此次拿走大法書資料,講法帶,錄音機,隨後打電話叫來陳萬友和陳永德,把宋玉芝、姜佳林(來串門的大法學員),粗暴強制綁架到安慶派出所。晚上,安慶派出所又將宋玉芝轉到佳東刑警隊。在刑警隊強制坐鐵椅子2、3個小時,威脅逼問資料的來源。然後送進佳市看守所關押,在看守所呆了二個多月,又被非法強制教養二年,送進佳木斯市勞教所迫害,因心臟病拒收。佳市東風分局宋局長又藉機勒索家屬3000元,刑警隊長魏新遠勒索2000元,一條國賓煙,無任何收據。

2005年4月7日上午十點左右,劉秀芳、鄭茹到宋玉芝家串門,被佳市松江派出所二名蹲坑警察發現(不知姓名),他們跟隨劉秀芳闖進屋,隨後打電話叫來四、五個警察,他們進屋翻了一、二個小時,甚麼也沒翻著,不甘心,他們接二連三打電話又叫來四、五十個警察(有分局、市局、派出所)警車數十輛,這麼多警察進屋還是翻。左鄰右舍和過路的人以為發生甚麼大事了,圍觀的人窗前屋後,人山人海的裏三層外三層,黑壓壓的,都打聽:這麼多警察抓甚麼人,出甚麼大事了。這種熱鬧場面有的人一生都沒見過。就這樣一直持續到下三點多鐘,宋玉芝家裏物品,無論大小,無一放過,全被他們折騰個夠,看啥好拿啥,拿走兩個影碟機,別人寄存在宋玉芝家裏的1400元現金,兩個錄音機,兩把切刀。一幫警察上來就把宋玉芝像五馬分屍似的將人抬到警車上,送松江派出所。晚上送進佳市看守所關押。隨後被教養一年。這些警察上演的戲,從頭到尾都是佳木斯市公安局的陳萬友和趙毅親臨現場指揮。

在看守所,佳市東風分局四、五名警察強行照相,按手印,宋玉芝說:「我不是犯人,不照。」四、五名警察揪頭髮,拽胳膊掰手指頭,將頭往桌子上撞,頭被他們撞壞了,後被迫害的心臟病復發,吃甚麼吐甚麼,就這樣,也被送進佳木斯市勞教所迫害。

2005年5月份,在勞教所,被惡警洪偉,李秀錦逼迫寫「五書」,利用威脅、恐嚇、欺騙等各種手段,強拽手按手印,簽字,給她身心造成極大的痛苦和傷害。因頭被東風分局警察撞壞了,生活不能自理,頭暈,不能走路。惡警劉亞東強逼著宋玉芝走路,連扶牆都不允許,宋玉芝經常暈厥過去,惡警指桑罵槐說是裝的。宋玉芝不寫週記實,惡警禮永波拽著宋玉芝的手寫。人都這樣了,還被勞教所折磨了四個多月,看人不行了,才將宋玉芝放回來,抓去的時候130多斤,回來時被折騰得只剩80多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