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大法弟子佟麗被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21日】佟麗,多年來因為信仰「真、善、忍」,屢次受到公安警察及有關單位的打壓迫害,多次非法抓捕,抄家、被逼辭職,停發工資、經濟勒卡、栽、陷、騙、送看守、強制非法勞教等,身心備受傷害、打擊和煎熬,親屬們也都在承受。七年多的迫害,佟麗幾經生死,身體被致殘,語言難以複述其受害者所經歷的一幕幕,一秒秒。寫出以下點滴事實,不是因為個人的苦痛,沒有積怨恨仇,只願眾生世人快快醒。法輪大法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慈悲善待一切世間萬物與所有生命,為了眾生的未來,為了所有生命不再犯罪!

一、被逼辭職

九九年九月三十日,華聯商廈財會科長李桂芬叫佟麗、張革梅到科長室,讓寫「保證不進京」。佟麗、張革梅不寫。隨後華聯來一些人讓寫辭職書。佟麗、張革梅考慮到單位領導的處境,便寫因為信仰法輪功,單位領導受到上級壓力,修煉人首先為別人著想……。同意辭職。領導張凱欽看後讓重寫,不許寫因為信仰法輪功等字樣,佟麗、張革梅又按領導的意思寫了辭職書。之後,單位向上彙報,向陽公安分局來二名警察,其中一個叫於進軍,另一名叫李軍。單位保衛科陪同將佟麗等大法弟子當晚送看守(當時抓的人多,佳木斯看守所放不下,將其關在樺川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三個月。向陽分局多次刁難,警察崔永利最後多次勒卡,交一千元現金,樺川看守所又收取伙食費一千元,才肯放人。從此,華聯商廈便不准回去上班,工資停止。

二、被騙、非法關押

2000年4月份一天,市公安局陳萬友以給佟麗恢復工作為名將其騙去後,用車拉入公安局。警察一夥一夥地圍攻她,不停的審問,有三四伙,幾十人,一直折騰到半夜一、二點。事情過後才明白,它們把一件事情栽到佟麗身上,它們不管法不法,冤不冤,照樣送看守所,一直非法關押五十天,佟麗抗議非法綁架,絕食,人不行了才放。回到家,整套大法書被它們抄走。

三、被向陽分局非法教養一年

2001年1月份,佟麗去北京上訪,被北京海澱區公安局綁架,用電棍,用橡膠三角棍毒打。後被向陽分局教養一年。在分局被搜身,當時警察於進軍,搜去現金四百多元,手錶一塊,無任何收據。

四、安慶派出所撬窗進室 搶走所有物品

2002年5月份,佟麗在第二加油站一樓房內,被安慶派出所撬窗進屋抓人,然後在安慶派出所被強迫坐一天一宿鐵椅子,被一名姓侯的局長用書打頭,把師父像塞屁股底下、腳底下。然後送看守,非法關押一個月,非法強制教養三年。此次屋內一切物品均被安慶派出所搶劫,有大法書、大法資料、錄音機、佟麗個人放在房東處現金一千元,三部手機、衛生紙及洗衣粉、肥皂,(三樣價值一千多元、儲存的商品),二個皮包(包裏有現金五六百元)一條毛毯,三套行李、窗簾、二台自行車、三個床一個寫字檯、四季衣物、鞋、電飯煲、電炒鍋等等,均不見蹤影,當時經辦此事警察是宋立新和婁常林。

五、工作單位經濟迫害

從99年10月一直至06年5月,單位一直未開工資。佟麗在單位的五千元股金與利息,也被單位借故扣去(作為派出所與單位上北京取人的路費)。佟麗多次去找,至06年6月份,華聯張凱欽等領導協商,給佟麗開支50%,僅二百元,由於迫害,佟麗身心受到極大損傷,家庭被拆散,加上經濟迫害,生活艱辛。

六、被順和派出所綁架

06年4月份的一天,佟麗、康愛民、康愛芹三人在橋南哈維斯,被一幫警察(二、三十個),在超市裏擰胳膊、拽頭髮拖上警車,送順和派出所,一幫警察上來強行搜身,搜去MP3一個、電子書一個,還有大法資料,晚上7點多鐘送看守,被非法關押四十多天,家屬多次去要人,它們百般刁難,順和派出所長宋立新、劉所長,勒卡現金三千元,加油款一百元,家屬著急上火,背後又花一千元,交伙食費760元。

七、非法勞教 失去自由四年零56天

強制非法教養二次,失去自由四年零56天,在這些日子裏,佟麗受到的迫害真是百苦巨難,幾經死而復活。

1、第一次在勞教所是2001年,去了之後,就是被關禁閉,一人一屋,門窗被窗簾遮著,每天不許出屋,早晨發半瓢水,大小便全在屋裏盆裏便。每天都有警察和一些邪悟的人員輪番做所謂的「轉化」,一幫接一幫,經常折騰到半夜,經常被強制搜身,翻鋪、被強制看謗佛謗法錄像,聽廣播,不聽者,則被戴銬子,打、加期。

2、2002年11月,勞教所開始用一切酷刑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全方位迫害。它們把所有的大法弟子全部集中在三樓會議室,每人強制坐在一機芯小圓凳上,約二、三十釐米高,在一塊方瓷磚內,兩手平放於膝蓋上,頭挺直,兩眼直視電視,一個姿勢從早晨5點一直坐到晚上11點,每天有好幾十個警察,手拿電棍,警棍,在四周看著,還讓一幫普通犯人監控,還有所裏調來的一批男幹警。

很多法輪功學員被它們打瘸、胳膊打折等。凡是有大法弟子眨眼睛的,警察以此為藉口找碴,隨意加時間延點,經常熬到半夜1點鐘才回寢。平時大吵大罵、威逼、用刑更是不斷發生。在二樓東西側,每天都有警察上三樓,把法輪功學員調到二樓大背銬。

參與的警察有何強、陳春梅、張小丹、於文彬、祝鐵紅、劉亞東、王秀榮、李秀錦、高傑、洪偉、高小華、孫麗敏、穆振娟、周家會、張豔、孫會、禮永波、蔣佳南等、還有監獄調來的林偉等一批警察,當時的勞教所每天都在草菅人命、殘酷迫害,那種氣氛比埋活人都恐怖,生不能死不成,預置法輪功學員於死地,讓你嘗盡了它們的惡,它們的邪,它們的毒,它們的陰,它們的騙…。張小丹、劉亞東、李秀錦、孫麗敏、王秀榮、林偉東還有男警察、就把佟麗大背銬六次,昏死好幾次(大背銬另附文),還用電棍電。它們為了讓佟麗勞動,李秀錦一次次脅迫佟麗,施加各種壓力。

有一次劉亞東一腳踹佟麗撞牆上,喘不了氣。一段時間,佟麗的腿不能走路,被人攙著,劉亞東破口大罵,簡直想逼人於死地。2004年春節,它們為了達到不讓佟麗看經文,曾好幾次搜身,加期,然後又明著暗著安排好多犯人監視佟麗一句話不讓說。當時佟麗腿腫得好粗,也得直立在床邊坐著,警察經常找碴,刁難,施壓,打擊,那氣氛簡直像天塌下來壓著,大氣都不讓喘。

搜到經文就狠狠加期,冬天趕上下大雪,因為迫害的不能幹活,李秀錦、劉亞東、高傑、王秀榮、郭欽輝等等警察,便把不能幹活的人趕到雪地裏長時間凍著,夏天讓雨淋,被太陽曬的事也時有發生。還有勞教所的醫生李雪娜,宋豔、劉大夫,更是幹著昧良心的事,隱瞞法輪功學員的病情和醫院串通搞欺騙,不管多嚴重的法輪功學員看病,只要還有一口氣,他們就說沒看出病,人真不行了,它們勒索了錢才肯放人。

這麼多年來,他們對大法弟子幹下了太多喪盡天良的惡事,有多少法輪功學員,年紀輕輕,進去時身體很健康,就因為領導、警察、醫生的合謀迫害,悵然辭世。還有致傷致殘的,精神不正常的、身心每況愈下的…它們造的罪呀無法計量。

人幹了甚麼都要償還,善待大法的福報,破壞大法弟子的遭惡報。為使人們不悔當初,悲劇不再重演,切記「真、善、忍」乃宇宙之永恆真理,停止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行為,把握今朝,機緣不再失,覺醒中為自己選擇一條永生的通向未來的光明之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