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佳木斯勞教所、精神病院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26日】2002年4月的一天,我在佳木斯市前進區的街上貼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前進區奮鬥派出所的惡警強行綁架了我,並被非法關進看守所。因堅持修煉法輪功不放棄,又被非法判三年勞教,關入佳木斯市勞教所。

一進勞教所就被非法搜身,必須得脫光衣服,極盡侮辱。然後送到各中隊看管「轉化」。不「轉化」的就被送進嚴管隊加重迫害。我被送到「轉化」隊,惡警唆使一些邪悟人員利用卑鄙手段妄圖「轉化」我,它們沒有達到目的。7天之後,惡警們就把我和其他沒被「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送進嚴管隊加重迫害。當時在勞教所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多數都沒有被「轉化」。惡警們使用各種邪惡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

有一次,他們放攻擊法輪功的錄像,逼迫幾個法輪功學員去看,我也在其中,我們幾個都抵制,誰也不去看。惡警們暴跳如雷,惡警張曉丹上去就打,賈冬梅(後被迫害致死)、賈秋梅和我都挨了一腳,它們氣急敗壞的又把我們領回了樓,惡警祝鐵紅掄起胳膊就打,問我們去不去看,我們堅持不去,王英霞、王鳳君、包麗霞、賈冬梅、賈秋梅、魯秀芹就被關進了小號。她們被用手銬銬在鐵床上,白天正銬,晚上反銬。坐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甚麼都不讓鋪,晚上實在睏的不行,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睡一會兒。惡警們就在那兒看著。第二天,連冰冷的水泥地也不讓躺了,被逼坐著。真是邪惡至極!

有一次,我給因不穿勞教服被關起來加重迫害的同修送經文被發現,惡警就把我和她們關在一起迫害,雙手被反銬在床邊,坐在「蘑菇凳」(凳子底下是突出的圓頭)上,坐不好就得倒,如果睏了挺不住,身體一傾斜凳子就倒,這是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又一種邪惡手段。當時正是深秋,屋子裏很冷,惡警王豔故意把窗戶全部打開,法輪功學員被冷颼颼的秋風吹打著,痛苦不堪。惡警們還不罷休,就連上廁所都得定點,不到點不讓上,把我們憋的死去活來。就這樣被迫害了七天七夜。

2002年10月、11月,惡警們更加瘋狂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它們把堅定修煉法輪功的學員關在一起,強迫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迫害手段是:坐在小凳上,目光不准離開電視,雙手放在兩腿上,不准放下,誰要不看輕則怒罵,用拳頭打,重則用電棍打,惡警還強迫法輪功學員念污衊法輪功的材料。如不念就用電棍一頓暴打,非常殘忍!而且到半夜11點才讓睡覺,早晨4點就起床,從早晨4點到晚11點被強迫坐在小圓凳上長達19個小時,這期間非打即罵。

2002年12月佳木斯勞教所強迫法輪功學員寫五書,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不「轉化」的被上「大背銬」酷刑。「大背銬」就是一隻手背過去,另一隻手從肩上背過去,兩隻手被一副手銬緊緊的銬在一起,兩隻胳膊的關節被勒的都要折了,手銬也勒入肉裏,這種酷刑極其殘忍,法輪功學員被折磨得死去活來,痛苦不堪。有的被致殘。

長期的迫害折磨,我的精神狀態一天不如一天,精神恍惚。勞教所又把我送到佳木斯市精神病院繼續迫害,在精神病院被強行注射藥物、吃藥,和真正的男女精神病人關在一起,他們犯病時像魔鬼一樣,動不動就作出各種嚇人的動作,整天就是這些精神病人毛骨悚然的哭嚎聲,我整個人被這種令人窒息的氛圍包圍著,心靈深處受到極大的刺激。被折磨的沒有一點生機,30多歲的人被折磨得像個老太太似的。在精神病院被迫害折磨了20多天。即使這樣,勞教所仍不放人,後來我哥哥經過多方求人、托關係才把我「辦」了出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