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佳木斯勞教所的親身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20日】2002年4月,我被綁架到佳木斯看守所。對於公安幹警的野蠻迫害行徑我以絕食的方式予以抵制,並要求無條件放人。看守所的惡警對我實施暴力,將我釘在床板上,並強行給我灌食,裏面竟摻進了讓人拉肚子的不明藥物。

半個月後,我被非法判勞教三年,送入佳木斯勞教所,那裏的警察表現的更加邪惡。一到勞教所我們就被帶到辦公室強行給扒光衣服,進行所謂的危險品檢查,使每一位法輪功學員的人格都受到了嚴重侮辱。

每天,我們被強迫坐小板凳(帶稜的漆包線轂轤),法輪功學員互相之間不許說話。在我們絕食的半個月期間,每天灌食中灌的大多是鹽水,裏面摻有少量的奶粉;被銬在床頭坐小板凳,長時間如此迫害加之板凳上有楞,大法弟子的臀部都被硌壞了。

有一天,法輪功學員杜文福被銬在床頭坐小板凳,過了一會兒惡警又把法輪功學員鞠在斌拖了進來,連打帶踹的,杜文福實在看不下去了,就大喊一聲:「不許打人!」惡人們上來照著杜文福的頭部就是兩巴掌,然後又用透明膠帶把他的嘴給封上了,又把鞠在斌拖到別的屋去迫害,可見邪惡之徒是多麼害怕自己的惡行被曝光啊。法輪功學員邵殿印的肋骨都被惡人們給打劈了,可上醫院治療的費用還得他自己拿。法輪功學員慧月新被一群惡警暴打。

我也被惡警打的鼻青臉腫,四處受傷流血,整天起不來床,體重由原來的150多斤掉到120來斤,整個人面黃肌瘦,就像得了重病似的。

那時整個走廊裏陰森森的,半夜裏經常聽到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後發出的慘叫聲,用地獄來形容佳木斯勞教所一點也不為過。

惡人們還成立了小食堂,24小時吃住在勞教所,誰也不准回家。一是要加強迫害,妄圖提高轉化率;二是怕走漏風聲,因為他們的所為都是見不得人的。勞教所管理科的惡人也參與了迫害,大多是在半夜喝完酒之後,他們才出現。他們還教唆真正的刑事犯人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還給他們酒喝,並承諾給他們減刑期,其中最為賣力的打手有梁金貴、杜會君、姚德才、王江、王河、張長海等。

白天被強迫洗腦,晚上又要遭受酷刑折磨,使我們這些好人身心受到極大傷害。法輪功學員張祥、馬錫林、晶廣林、王春光被銬在水泥地上的鐵環上,整個人每天都被迫保持趴著的姿勢,吃飯也是如此,一連六七天。直到現在馬錫林的手上還留有當時被電擊的疤痕。

到了2003年1月22日,坐班犯人王紅把法輪功學員張長明報告給惡警,張長明被帶到辦公室遭受惡人的迫害,後又被關到集訓隊的小號裏加劇迫害。

我找到警察告訴他們:法輪功讓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不做壞事,是受迫害的,是冤枉的,向政府反映真實情況也是希望大家都能有機會正確認識法輪功。我現在身體不好,要求「保外就醫」,否則我就絕食抗議。他卻說:「保外就醫不行,抓你的不是我們,我就是政府。你只有兩條道,一個是轉化,一個是死在這裏。」就這樣,我被關在一個屋子裏灌食,過程中還被銬在鐵椅子上,讓犯人看著。

有一天,他們把張長明也從小號提出來關在這間屋子裏。張長明見到我說:「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呢。我胸裏面被打壞了,兩腳底布滿了惡人唆使犯人用釘子扎的釘眼子。他們還把水泥地放上涼水,讓我光腳站在上面凍著。趕上過年,給我幾個餃子,也不讓吃飽。」

看得出來他的精神受到了極大的刺激,後來我們就被分開了。再後來才知道,張長明又被關進集訓隊小號迫害致重傷後送回家中,到家的當天(2003年3月2日)就去世。

我每天被銬在鐵椅子上,又被迫去坐小板凳,每天被強行洗腦。在數九寒天,從早上3點一直到晚上11、12點。一個惡警和兩個坐班的輪流看著,我們的腿腫的都站不起來了,眼裏布滿了血絲,還直淌眼淚睜不開眼睛,臀部坐爛了,精神也一度出現了恍惚狀態。半夜惡警還來威脅我,說甚麼勞教所有死亡指標,也不差你這一個,這是勞教機關,我們想怎麼辦就沒有做不到的。

到了6月20日,我又被惡人郭剛連續銬在鐵椅子上兩天兩夜,連大小便都只能在馬桶上,只給解開一隻手銬,根本不讓洗漱。後來又把我雙手反銬著銬在床上,一點也動不了,不停的播放邪惡的電視節目,還多次找來邪悟的人迫害我。惡警把我弄到樓下無人看到的地方,被大隊長劉洪光,郭剛、葛文博,勞教犯於海洋等人按倒在地上;兩個惡警和兩個坐班犯人輪流看著長時間不讓睡覺不讓閉眼。

我的親身經歷對勞教所惡行的曝光僅僅是冰山一角。我相信謊言終究是謊言,真相終會大白於天下的,在這裏我也奉勸那些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的人,為了你自己的未來快快清醒,停止迫害大法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