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位大法弟子在佳木斯勞教所的悲慘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14日】眾所周知,中共惡黨完全是靠著它那龐大軍、警、特和遍布全國的監獄、勞教所、拘留所維繫著這搖搖欲墜的邪惡政權。至於中國監獄和勞教所中的黑暗則是世人永遠都無法想像的。黑龍江省的佳木斯勞教所,作為維繫其統治的惡細胞,它的邪惡成度決不亞於臭名昭著的馬三家。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幾位大法弟子在佳木斯勞教所的悲慘遭遇。

呂德梅乳房被踢得疼了好多天

呂德梅,女,1958年出生,家住黑龍江省鶴北林業局。1992年,呂德梅的糖尿病曾嚴重到四個加號,去哈爾濱、佳木斯等地看病多次,花了不少錢,吃藥打針都沒效果。1998年11月份左右,她有幸得法修煉。煉功後病狀消失,渾身有勁,精神面貌也好了。99年江集團迫害法輪功,她不煉了。結果又犯病,再去醫院。醫生說沒有其它辦法,只能打胰島素。因家庭支付不起費用,沒有打,回家再接著煉功。煉功後身體又恢復健康,又甚麼活都能幹了。

2005年1月25日,呂德梅在鶴北林業局加油站講真象,被人舉報。當時她的兜裏有二、三十張大法傳單。鶴北林業局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果樹軍執意迫害她,明明是2005年1月25日非法抓捕,教養單上卻寫是2005年2月2日。當時去她家非法搜查,除她本人身上帶的傳單之外,還搜出幾本大法書,十幾本小冊子,果樹軍卻在教養單上寫上「487張宣傳單」,「123本大法書」和其它宣傳品45件,還胡說「寫多少都一樣。」家屬多次去找公安局,公安局不顧事實還說「省裏就這麼批的」。

為此,呂德梅被非法送兩年勞教,現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勞教所五大隊七中隊。呂德梅在鶴北林業局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個月零五天,卻強收了她1000多元錢。家屬去要也不還。

因長期不讓學法煉功,呂德梅糖尿病復發。9月1日前後去看病後,獄方不告訴本人檢查結果,只被告知「有病但不嚴重」。由於腿腫長期不消,呂德梅去問所裏李大夫,只告訴說是一型糖尿病,屬慢性癌症,不好治。不像二型糖尿病那麼好治。即使這樣,隊裏還因她走路慢說她在「裝」。她的病情隊裏一直瞞著她本人。她的心臟等都不太好,全身關節疼,腰疼,肚子疼,有時後腦勺、肩膀、後背麻木,眼睛模糊看不清東西。即使這樣,勞教所仍不放人,繼續迫害,還時而罵她裝的。大約十月二十日左右,一天早上呂德梅突然右半身麻木起不來床,張焱隊長罵她罵了一早上說她裝。此後一直由全中隊學員輪班背扶。十月二十五日,呂德梅被帶到中醫院看病,結果也不直接告訴本人,偶爾聽說是「糖尿病綜合症」,而且由於腦梗塞造成半個身體不好使。11月1日再次帶她去中醫院看病,檢查結果出來後仍然沒讓她本人知道,但她聽到劉大夫向中心醫院大夫講話時提到上次檢查結果血糖都達到18了,這次不知甚麼結果,卻始終沒放人。

呂德梅患有嚴重糖尿病,而且已發展至糖尿病綜合症並腦血管堵塞引起偏癱(右半個身子不好使)的程度,完全不能獨立行走。有一次呂德梅想和幹警張焱說自己行動遲緩,即使讓兩個人背扶也跟不上大家,所以想問一下能否不去,結果張焱不等呂德梅講話,一把把躺在椅子上的呂德梅拉到地上,還連踢了她好多腳,並強行讓坐班人員張翠梅、胡佔芬像拖動物一樣將呂在地上拖到食堂。在往食堂拖的路上,大隊長王欣見此不但不管,還恐嚇呂德梅,說如果呂不走,就豁出去用一個幹警陪著她,呂向王欣反映情況,王欣不聽。張焱與張翠梅、胡佔芬的野蠻行為導致呂德梅此後臂膀疼痛數月,乳房被張焱踢得疼了好多天。呂德梅屬於重病人了,受到這般不公平待遇,卻沒有地方講理,反映給誰,誰都不聽、不管。張焱一直罵呂德梅在裝,說她耍賴。大約在11月1日,張焱將呂德梅一口氣從大院拖到上樓,造成呂德梅渾身疼痛,上樓過程中,八中隊一名幹警還無故就踢了呂德梅腿兩腳。惡警們似乎可隨意對她進行迫害。

11月6日下午2點30分集體方便前,呂德梅只對張翠梅說了一句,張翠梅啊,你把我拽得膀子疼。張翠梅又為此髒話連篇,大罵所有法輪功學員。惡警張焱和殷紅不但不予以制止,甚至還與張一起罵呂德梅,並且不讓呂德梅跟他們講理。

崔文霞人已脫相,只剩皮包骨

崔文霞,女,45歲,黑龍江省鶴崗寶泉嶺人。2005年4月左右被非法抓捕,關押當地看守所。2005年5月份被非法勞教,關押在佳木斯勞教所五大隊七中隊。7、8月份與大法弟子孫淑芝(64歲老太太)被惡警逼著背大法弟子牛玉環(被迫害得不能行走,明慧網有過報導)。崔文霞感覺自己渾身疼痛,但一直挺著。幾月來,崔文霞多次與所裏劉大夫反映,向中隊洪偉隊長反映自己的狀況,希望去醫院看病。近一個月以來,劉大夫多次通知崔文霞早上不要吃飯,要領她去看病。然而惡警洪偉卻不允許崔文霞去看病。後來崔文霞日漸瘦弱,人已脫相,只剩皮包骨,吃甚麼都吐甚麼,有時喝水都吐,病到連話都說不出的程度了。洪偉卻數次說她裝病,還多次告訴崔文霞不吃就要灌食,而且安排坐班犯人謝玉潔等看著她和呂德梅。連坐班的其他犯人都說病是裝不出來的。可見這般惡人惡警的心腸有多麼冷酷。直至11月2日才被領去看病。

韓桂霞整個夜晚被綁在老虎凳上

11月12日,星期六早,韓桂霞被迫害致腰以下麻木,尿失禁,尿到床上,結果被六個人抬下樓。大隊長惡警王欣不讓韓桂霞進食堂,讓她單獨在食堂門外。王欣掐韓桂霞的人中穴,掐出血來,還當眾恐嚇她罵她是無賴。當天王欣調集了七中隊所有在家休大禮拜的幹警等緊急開會,搞甚麼嚴管、安全大檢查,洪偉找坐班犯人開會,叫他們大罵法輪功,並將韓桂霞單獨鎖在庫房,老虎凳上。安全檢查時,韓表示要去廁所小便,殷紅、洪偉等不准許,還大罵她。韓只能小便在自己的棉褲上。韓桂霞就這樣整個夜晚被綁在老虎凳上。

法輪功學員全天不許下樓,不讓坐座墊,只准坐硬凳,晚上也不讓洗漱。

劉春靜被迫害致站立不行

劉春靜是一個普通的家庭婦女,在接觸法輪功之前,只為自己的利益著想,考慮的就是自己的利益別受到傷害,怎麼能更多的佔有,活得非常勞累。自私自利的她,健康受到嚴重損害,頭痛起來無法形容的痛,風濕性心臟病,肝大,脾大,肺上有斑點,痔瘡,腎炎,肩周炎,膽囊炎……,醫生給她診脈說:你多大了(她當時只有二、三十歲)?你的脈怎麼這麼弱呀,跟老人一樣。給她拿治這種病的藥,還得拿保護另一種病的藥,醫生都為她這樣小的年紀竟有這麼多的病而嘆息。

98年學了法輪功,身心健康,思想境界、精神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只是一味的要求自己做好事、做好人,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努力做得更好。在家儘量做一個好妻子、好母親,在社會做一個有益於別人,有益於社會的人。

2005年8月10日早晨8時左右,劉春靜正在家中。樺南縣公安局李軍等人來到她家,開始進來一個人問她的名字,她當時不認識此人,那個人也未向她介紹自己,她還以為來客人了,就熱情的招呼他坐下,他沒反應,同時叫外邊的人進來吧。進來的人自己說他是李軍,便不容分說,東翻西翻,開始抄家。

樺南公安局國保大隊不出示任何證件證明其身份,更沒有出示任何手續,便非法搜查劉春靜的家。他們從她家中翻出二本書,二本經文,幾本《明慧週刊》,還有四張粘貼。為此,惡警完全不管劉春靜的丈夫患病需要照顧,孩子年幼,就是要強行關押她,不久劉春靜又被非法勞教,強行送佳木斯市勞教所繼續迫害 。

現在劉春靜在佳木斯勞教所已被迫害致身體極度虛弱,肋骨下兩側內裏疼痛,嚴重影響進食,臀部以上部份疼痛,內裏痛,肉痛,好像身體中間的骨頭痛。直腰不行、站立不行、坐不行、走不行(不能抬腿)、手拿東西不行,不能負擔,不能吃力,不能幹一點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