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開始了正常的煉功


【明慧網2006年6月2日】

尊敬的師父您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想交流的是,經過六年的修煉,我終於開始了正常的打坐煉功。

我是在迫害開始後得法的,所以我的修煉一開始就直接投入了做正法修煉的三件事。由於我是我這個地區少數幾名西人學員之一,對我的技能的需求量很高。我常常為自己感到遺憾,因為我從來沒有時間從容不迫的學法煉功。當我看著自己的大法工作時間表和工作量,以及自己學法的多少,我根本無法想像自己能夠正常的煉功。在我們學會了發正念之後,我們始終必須做好三件事。我想,也許從字面理解就是這三件事吧。似乎我的許多同修也都是這樣理解的。

每次法會之後,我就暗下決心要每日煉功。但是很快我就因時間緊張而退縮了。2006年2月底從洛杉磯法會回來後,我再次下了決心。我還在考慮的一件事是,我有四年多沒有為法會寫心得交流了,我的理由是,自己仍有太多的執著,感到自己的層次太低。我要交流的東西怎麼能和如此眾多的其他同修對法的更成熟的理解相比呢?

這個想法實際上是在掩蓋我的名利心和爭鬥心,因為我不想讓大家看到我的修煉層次。我一直都非常在乎人們對我的看法,儘管我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我仍要更進一步的放棄這個執著。既然在更高層空間一切都是反的,那麼即使一些人認為我的層次低,向人們展示我的層次是不是也是一件好事呢?這是多麼好的修煉機會啊!正如師父在1999年5月在澳大利亞法會上講法中說,「別人說你不好聽的,你為甚麼就不高興了呢?那你不高興的時候,心裏不就是在排斥修煉與提高的機會嗎?你不就是想要得到和常人一樣的高興嗎?那麼你不就是常人嗎?!你應該在這個時候想到:我為甚麼不高興呢?當別人說自己時心裏不高興,自己是不是在求甚麼?」

但是我想,如果我真的能在未來兩個半月的時間裏每日煉功,我就會像一個「真正的學員」了,也許我就可以把煉功的成果寫入自己的心得交流稿裏。所以在這段時間裏,我堅持煉功,90%的時間裏我煉了2小時的整套功法。

《轉法輪》裏詳細講述了為甚麼我們要煉功。然而我看看自己周圍的同修,很少有人能定時煉功。我知道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主要是在講真相,發正念和學法中修煉。我也曾想,既然師父把那些(在99年7月20日之前得法的)老學員已經推到了他們的最高位置,也許就是因為這個原因,煉功就不是那麼重要了。但是既然我是在1999年底才得法的,這裏面並不包括我。我感到我需要從最基本的修煉開始,像迫害前中國的學員那樣煉功。我還有一個想法,覺得也許我們唯一能夠創造更多時間的方法就是煉功,因為我認為修煉是超常的,也許我們創造時間的唯一方法就是確保我們花時間煉功,至少我們能夠更快的從疲勞中恢復過來。

師父在《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中說,「再一個就是,我們有許多大法弟子確實很疲勞,可是另一方面卻不注意學法修煉,做了很多很多事卻自己不修,就會感到疲勞,就會感到累、感到困難。其實我一直在講,修煉不影響做大法的事,一定的。因為煉功能最好的消除疲勞,是使身體迅速恢復的最好辦法。」

我總是習慣性對事事都做出評判。即使在打坐時,我腦子還活躍著。我判斷著還剩多少時間;我是舒服還是不舒服;我做的是好還是不好。是的,我挺好,我堅持煉功這麼長時間了--現在有多少天了呢?煉完功之後我要讀一講《轉法輪》,我要給編輯寫封信,我將會修煉的非常好!我總是在判斷還剩下多少時間,或者我的精神是集中還是不集中。等等等等。

師父在《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中明確講述了這是怎麼回事,「你已經知道了它是後天形成的觀念,它不是你。你自己覺得法好,為甚麼你思想裏不抵觸他呢?你自己要煉功,要打坐,它非得要你就不靜,就不讓你煉功,你怎麼還承認它呢?人的身體每一個部份都是自己,因為它是你。你的嘴想怎麼張開就怎麼張開,想發出甚麼聲音來就發出甚麼聲音,這個嘴是你的。你的手怎麼動,你讓它怎麼動它就怎麼動,它是你。你的四肢都是一樣。那麼為甚麼你打坐的時候,你的思想你讓它靜它就不靜呢?因為它不是你。這些東西,你要分不清楚,要把它當作是自己,我們就不度你,是不是?你承認這個不好的東西是你,我們就不能度了。我們度的是人不是魔,不是這種東西,連魔都不是,它就是亂七八糟的,不構成任何獨立生命。它是附在你這個思想中起作用,我們能把它當成甚麼東西度成佛嗎?這不可能的嘛。修煉過程中把它修掉,以後沒有影響。」

現在我已經在一定程度上擺脫了試圖附在我思想中的亂七八糟的東西,並在這段時間的強化煉功中得到了一些超常的體驗。師父說,大法的音樂對學員有著非常強大的作用。當我真正能夠把思想集中在音樂上之後,我感到我正在吸收他--把法吸收到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神聖的旋律充滿我的全身,使我的全部生命都能夠聽到。其它時候,我體驗到音樂是一條美麗的彩虹充滿我的身體;有時我身體的各個部份正在「傾聽」音樂,就好像我身體的每一個毛孔都是耳朵;有時好像感到一種寧靜,柔滑的東西把我包了起來。

我感到當我真正集中在音樂的每一個節奏上時,我真正在「堅修大法緊隨師」,就像集中精力學法或者發正念一樣。這是使自己達到完全靜下來的狀態的修煉。

當我打坐的時候,我經常會悟到關於修煉的事情。吃苦是很可貴的。今天打坐時,最後十分鐘如此疼痛難忍,我幾乎無法堅持下去了。然而我悟到這是對時間的執著,這是我的自私在掙扎。我因為疼痛而流下了憤怒和失望的眼淚。當痛苦的情緒過去之後,我滿耳都是大法音樂的旋律,我意識到法在等待著,耐心的,不變的,等待著我回來;我再次體驗到師父的無限慈悲,他就是在等待著我醒悟,返回來。

請慈悲指正我在交流中的錯誤理解或者執著。

(2006年加拿大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