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給公司的同事講真相


【明慧網2006年6月2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2002年幸得大法的,四年來,我從一個自私自利的常人變成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深感榮幸。感謝師父給了我這一萬古之緣,令我能走進這救度眾生的正法之列。下面談談我在工作環境中如何給公司的同事講真相。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1)發《大紀元》中英文報

我是在多倫多一家汽車零件製造公司的質管部門做CMM測檢工作的。在公司裏,我每週都同時發中英文的大紀元報。大家也都知道我是修煉法輪功的。

我剛開始發報時,只固守著在我周圍的辦公室發。後來我發現生產線上有很多中國人員工,我就利用休息時間到公司的大食堂裏發。為了吸引更多的人看,我就告訴他們,說我是《大紀元》的義工,有時我也會在《副刊》上寫一些文章。所以當發報紙時,他們都會感興趣的問我說:「哪一篇是你寫的?」後來我越來越少寫了,但他們已經喜歡上這份報紙了,也不在乎誰寫的了。

現在有一部份人是同時都要中英文雙份報紙的,有的說:「我的先生要看英文的。」有的說「我的鄰居是中國人。」有的說:「我看英文,我父母喜歡看中文的。」

有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男員工,開始時問我說:「你這樣每次發報紙,發一份你能得多少錢?」我回答說:「不是每個人都把錢看得那麼重要的。」他有點尷尬的說:「不是美國政府發錢給你們的嗎?」我知道他是中共謊言的嚴重受害者,於是我就給他講真相。然後他接過報紙說:「反正其它報紙都看不到‘反共’的東西,就看看你們的吧。」過了一段時間,有一次他主動來對我說:「我現在不只是看你發的週末報了,我是天天到超市去拿你們的‘日報’來讀了。看來你現在都不如我勤快了,你應該在這裏天天發‘日報’才對。」

有一位上晚班的質檢員,他要我每一次都留一份英文報給他,有一次我給忘了。第二天他看到我就埋怨說:「你怎麼不留給我,害得我找遍全公司的垃圾桶都找不到有人扔一份給我。」

一位西人同事對我說:「這份報紙這麼好,你們為甚麼不收錢?從我這開始你就可以收錢,其他人的你不好意思收,我幫你收。」當我解釋了我們的辦報目地後,他感慨的說:「你們真偉大,可以的話,我代中國受迫害的人感謝你們。」

有一次我在發英文的《九評》特刊,一位西人同事不解的問我說:「你們是不是反對中國政府嗎?」我就從共產黨的本質講起,講到邪黨如何迫害法輪功。他明白後說:「看來你們是代表另一種聲音。」

有時星期五要到外地去參與正法活動,我星期一回來才發報。我就說:「對不起,我發報遲了。」有同事就說:「沒關係,你們的報紙甚麼時候讀都有新聞。因為它的信息是其它報紙上沒有的。對於我來說,沒讀過的,就是新聞。」

一位男的西人同事曾對我說:「我一見你就有一種雙重喜悅感。」我開玩笑的問他:「為甚麼?我長得又不漂亮。」他說:「第一,因為一見到你,我就知道是星期五了,快不用工作了;第二,一見到你,我就知道又有《大紀元》讀了。」

有一次我正在發報紙時,一位員工一邊接報紙,一邊自言自語的說:「真是一群善良的人。」我心裏很感動,我知道她已從報紙中明白了真相。

有時在休息時間,看著整個食堂的每個人都手拿著報紙在埋頭閱讀著,靜靜的一片,沒人交談,只有輕輕的翻報聲。正如一位同事對我說的:「我們現在的休息時間都變成讀報時間了。」我心裏有說不出的喜悅,我好像看到了一群在覺醒的人們。

由於報紙的深入人心,表揚的話、感謝的話聽多了,我的歡喜心、顯示心也跟著出現了。有一次休息時間我忘了發報紙,心想:反正大家都喜歡,上班時間發應該沒問題。然後我就大搖大擺的在上班時間發起報紙來了。第二天,就有一同事A來問我說:「同事B是不是你的好朋友?」我回答說:「是啊。」同事A又說:「那她怎麼能在大家的面前說你的壞話呢?她說你在上班時間總是做自己的事情。她還說她要告到人事部去呢。這種朋友,我看你要不要都罷了。」我當時的腦袋「轟」的一下就像被炸了一樣,眼淚「嘩嘩」就留下來了。同事C是我和同事B的好朋友,當她得知這件事後,知道我很傷心,她來安慰完我後,她突然對我說:「你不是說你是修煉人嗎?原諒她應該是沒問題的吧。」我一聽,恍然大悟。後來對同事B就當沒事發生一樣,還像以前那麼友好。後來她主動來對我說:「我只是說一說而已,我並沒有去告你。」我對她說:「其實我應該謝謝你才對。因為是我做得不對,你才有這種想法的。謝謝你的提醒。我以後會注意的。」

師父曾對我們說:「你們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經看到了,其實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點,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標準。只有一條非常正的路我們能走,偏一點都不行,因為那是歷史要求的,那是未來宇宙眾生生命所要求的。未來宇宙不能因為大家在正法中有漏而出現一點點偏差,所以大家自身在證實法中走好所有的每一步都是很重要的。」(《2003年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通過這件事,我真正體悟到,修煉的路真的一點都不能走錯的。感謝師父一再給我機會走正自己的路。

(2)發各種徵簽信和徵簽表

每次的徵簽活動,我都在公司利用徵簽的機會講真相。例如:給加拿大總理和各議員的「呼籲中國停止迫害法輪功」的信、支持加拿大「新唐人」落地等的徵簽信,我都拿回公司去徵簽。

一位同事說:「你要我簽甚麼我都簽,我從不拒絕,因為我知道你在做的都是好事。」

一位西人同事簽完名後說:「我不是中國人,也不懂中文。但我們是同一個地球上的人,好的東西我們都應該支持,對吧?」我說:「對的,你真偉大。」

一位越南人同事一邊簽名一邊說:「會不會把我抓進監獄啊?我的爺爺當年就是因為簽錯了名而被越共抓去,蹲了一輩子監獄的。」然後他自己又笑笑說:「我知道在加拿大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所以我才敢簽名。」

一位中國人同事簽完名後問我:「你們有報紙了,有電視台了,還有甚麼?」我回答說:「還有一個電台,名叫‘希望之聲’。」他聽後愣了一下,然後搖搖頭說:「看來中共真的沒希望了。」

(3)發E-MAIL讓同事都來看《明慧網》和《大紀元網》

工作中的假期(VACATION)我都是用於參加法會和參與正法活動,而每次參加完活動回來,我都會向同事介紹我去做了些甚麼。

今年參加洛杉磯法會回來,我是用E-mail(電子郵件)的方式給公司的同事介紹我參加的活動的。我是這樣寫的:各位同事大家好,我誠心的敬請你們看看以下的LINK.那是我上週休假時在洛杉磯參加的活動。你還可以從中找到我的身影。我發出的LINK(連接)裏面包括所有有關法會的中英文在明慧網和大紀元網上的報導,和所有有關「天國樂團」的圖片報導。

很多同事開始只是急著在照片裏尋找我的身影,還不停的有人打電話來問我:「你在哪裏啊?你是吹甚麼號的啊?」我就說:「你看完所有的文章和圖片就能找到我了。」最後我才說:「我在法會會場的那張照片裏。」後來他們放大照片才找到丁點兒大的我。但他們已看了所有的文章和圖片了。人們都感嘆說:「你們的隊伍真雄壯!」還有人說:「其實我們都不用那麼辛苦的等你的報紙了,以後上網看就行了。」有同事乾脆就來到我的辦公桌前坐下來對我說:「你給我徹底的談談甚麼是‘法輪大法’。」更難得的是,有不少同事問了一些他們感覺疑惑而以前又不好意思問的問題。我都一一做了回答。

今世能是我們的同事,緣份肯定不淺。我會盡我的努力去救度他們的。

蘇家屯秘密集中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曝光後,多倫多的學員決定到國會山莊參與絕食抗議。我臨時請了一天假,參與絕食並做報導。臨走前,我是流著淚跟同事們講了中共秘密集中營事件的。絕食一天回來後,我把我拍的照和有關的報導發給了我的同事。中午到食堂吃飯時,看到我的桌面上放著一些同事給我做的好吃的東西,我的眼淚忍不住又流下來了。我想起了國內千千萬萬受迫害的同修,想起了還在國會山莊前堅持三天絕食的老年同修。我只輕輕的說了一句:「謝謝你們的關心。對不起,我吃不下。」同事們只在默默的陪著我流淚。一位同事說:「不要緊,等你想吃時你再吃。」

人們的同情;人們的覺醒;是要靠我們去講,靠我們去做的。如果有緣做了我們天天相見的同事,而他一點真相都不知道,最後而被淘汰了。那我們是何等的對不起這些有緣的眾生啊!所以我們一定要抓緊時機,用不同的方式來給他們講清真相。

(4)修好自己以證實大法

我是因為要祛病健身而走進大法的。修煉兩個星期後,全身病痛全無,後來我就很積極的在公司給同事洪法。有很多同事讀過《轉法輪》和跟我學過「五套功法」,但都沒有堅持煉下去。有一次,一位同事病得很難受,我就用埋怨的態度對她說:「叫你跟我煉功多好呢,不就沒那麼痛苦了嗎?」誰知第二個星期,我出現了消業狀態,還很痛苦的樣子。這位同事就對我說:「你不是說你煉功沒病了嗎?你怎麼也那麼難受?」我就對她說:「對不起,因為當你痛苦時,我用了埋怨的態度對待你,所以現在要還債。」因為她讀過《轉法輪》,所以她明白我的意思,她就笑笑說:「看來你是在提高心性了。」

我一年裏有三個星期的休假,都基本上用於參與正法活動和法會。去年的11月份我基本上已用完了假期。而公司人事部給我的記錄是我還有兩星期的假期。我知道人事部搞錯了,多給了我假期。我當時就想:用兩個星期來做證實大法的事多好呀。但馬上正的念頭就上來了:一定要走正,我是修「真」的。這樣一想,我就馬上到人事部去給糾正了。人事部的人也都知道我是修煉法輪功的,他們對我說:「很多人都是給少了就來要,給多了不會退還的。你還真是做得好。」後來有同事對我說:「這便宜幹嗎不要?又不是你的錯。」我就給她們解釋說:「你們都知道我是要按‘真、善、忍’的原則做的,不該我得的,我是不能要的。」同事就笑笑說:「看來你是夠‘真’的了。」

我的工作有時需要編好程序給檢驗員檢驗產品。有時檢驗員如果不小心把程序給消除了,我就得花一、兩天的時間來從新編程。我有好幾次都忍不住埋怨了一番。有一次,一位檢驗員又把程序給消除了,她有點膽怯的過來對我說:「對不起,我又把程序給消除了。不過今天是星期五,你不會生氣吧?」我那開始有點不好看的臉色漸漸的露出了微笑。我從新編好程序後,發E-MAIL給大家說,謝謝大家的合作!那位檢驗員很感動,她回了一個E-MAIL給我說:「謝謝你的包容,你真的做到了你們法輪功說的‘真、善、忍’中的‘忍’了。」

有一次,一位同事問我說:「你整天各個城市的跑,是花自己的錢嗎?」我說:「當然是自己的錢了。」我又加了一句:「就好像你想上天堂,你能花別人的錢嗎?」誰知這位同事對我說:「如果你想花了錢就能上天堂,就算是花自己的,你也上不了天堂。因為你有所求。」我一震,馬上對他說:「你說得對,我是不該這樣說。」同事又對我說:「你不但不該這樣說,你還不能有這樣的想法。否則的話,你是絕對去不了天堂的。」我很感動,我對他說:「非常感謝你的提醒,我一定會去掉這種想法的。我們師父在《轉法輪》裏說‘無求而自得’,我以後一定努力做好。」最後這位同事拍拍我的肩膀說:「悟性不錯,繼續努力。」我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我雙手合十對師父說:「感謝師父的點化和鼓勵!」

師父說:「人類社會是修煉的好場所,是因為這裏的一切都會使人執著,因此而能走出來、去除一切對人類社會的執著,才偉大、才能圓滿。」(《精進要旨(二)﹒不政治》)。我會努力按師父的話去做的。任何環境都是我們修煉的好地方,對於我來說,我的工作環境就更特殊,我的一言一行都在同事的「監視」下,對我的要求就更高了。我會珍惜這一難得的修煉環境的,盡我的努力去救度這些與我有緣的同事。

最後以師父的詩與大家共勉:

緣結蓮開

風流人物今何在
大法開壇相繼來
歲月悠悠千百度
緣結正果眾蓮開

感謝偉大、慈悲的師父!
謝謝大家!

(2006年加拿大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