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領悟舞蹈的真諦


【明慧網2006年6月2日】

尊敬的師父您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們是參加多倫多蓮花藝術團的大法小弟子。蓮花藝術團成立的初衷在於用舞蹈的形式證實法,講真相,展現大法的美好。四年來,在這段證實法,救度眾生的過程中,無論是在修煉方面,還是舞蹈方面,我們都有了大幅度的提高。

剛開始的時候,我們是通過舞蹈和功法表演來向世人介紹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在中國受到的迫害。慢慢的,活動越來越多,越來越大,從社區小的表演到參加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我們逐漸的成熟了。我們意識到了舞蹈和修煉是緊密相連的。只有做好師父交待的三件事,才能在表演中有飛躍性的進步。

在學舞蹈的時候,我們除了學動作,練基本功,教舞蹈的老師也會教我們這個舞蹈要真正表現的大法內涵是甚麼。所以我們時時刻刻都在提醒自己,要心存一念,那就是跳舞是為了救度眾生。正因為這一念,才使我們的舞蹈真正起到了這個作用。在過程中也有很多干擾,通過互相交流,提高,我們都能走過來,戰勝魔難。例如,在一年新年晚會前夕,我們一位同修被汽車撞了。當時的情況很嚴重,似乎都沒有辦法在短時間內上台表演了。在腿腫得沒有辦法走路的情況下,她還是每天都堅持繼續參加排練,有時痛得直哭,我們大家就坐下來幫她發正念。到底能不能行,對她和我們整體都是一個很大的考驗。我們排除所有的雜念,相信師父,相信法,我們一定能做好。在表演的當天她又從新站在了舞台上贏得了觀眾和同修的掌聲。

排練很苦,有時還會拉傷,痛得走路也一瘸一瘸的。人心一起來時就會有想打退堂鼓的念頭。伙伴們在一起互相鼓勵,在法上交流,無論多累我們都會一直堅持到老師說:下課啦!

我們都不是從小開始學練舞蹈的,卻要在很短時間內達到專業水平,承擔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的重任。無論是在身體上,心性上都是一次很大的挑戰。師父說:「精神和物質是一性的」;「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所以我們悟到,要想提高我們的專業技能,作為大法弟子首要的是要在修煉上提高。不過有時心性不好的時候也會暗自叫苦,有的同修壓腿的時候都痛得直哭。師父的法理不僅是對我們的慈悲教誨,也是一股無限的力量,加持著我們堅持堅持,再堅持!

在這個修煉的舞蹈集體中,我們少了表現自我的心,同時也少了跳不好自卑的心,真的能大大方方的去完成師父交待我們的救度眾生的任務。雖然我們不是專業舞蹈演員出身,但是通過這幾年的修煉,我們現在都像一朵朵淨蓮亭亭玉立的展現在世人面前。

台上台下是息息相關的。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比學比修,整體昇華所形成的這種和諧純善的氛圍也真真實實的展現在了舞台上。起初,我們只是意識到舞蹈是一種很容易讓人看到大法弟子美好那一面的形式,所以我們也只是在有表演任務時才臨時聚一聚,排練一下而已。現在我們都認識到了舞蹈是我們要走正的一條修煉的路,也是師父賜給我們的法器,因為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中提到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時說:「你們知道嗎?當看完這場晚會的人走出這個劇場的時候,他所有不好的思想都解體了,不好的念頭都不存在了,(鼓掌)所以人才會覺的有那麼大的觸動。」我們意識到這是我們的責任,我們是在正人間的藝術,用肢體語言來證實法,告訴世人甚麼是真正的人應有的美和純善,讓他們能從內心深處感受到大法的偉大和慈悲。

參加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的體會

自從2004年開始,我們就參加了每年的新年晚會的表演。尤其是今年的晚會,不僅僅是大規模十幾個城市的巡迴,更要緊的是,我們今年真正認識到了晚會在正法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

2006年新唐人新年晚會的巡迴演出是我們所有人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活動。在巡演過程中,我們經歷了很多心性上的考驗,也有很多很好的體會。在我們所到達的每一座不同的城市,都面對著許多不同的考驗。這包括我們在哪裏住、和哪些同修一起工作、售票不理想以及非常緊張的時間安排。整個過程中,各種各樣的考驗都來了,魔煉著我們所有的人心。在一些我們去的城市,我們接連不斷地表演幾場,經過一整天的表演,我們都非常疲倦了,但是僅休息幾個小時後,我們還得趕往下一個城市。有時候因為趕路,早餐只能啃個麵包,吃個蘋果。但是每到一個地方,學員們總是會熱情的招待我們,覺得我們很辛苦,給我們準備好多食物。看著那些好吃的東西,食慾大增,忘了我們擔負著一場演出,需要注意體型。直到演出的照片拍出來,我們才發現:哇!好胖啊!

著裝彩排是最艱苦的一部份,因為它要花很長時間,很累,而且幾乎每次都是彩排完後馬上就是正式表演,連休息的時間都很少。在一天時間裏很難有時間大家一起集體學法和煉功,但是我們會儘量找機會自己學法煉功。很多時候,我們因為自己的求安逸或懶惰鬆懈了自己,沒有抓緊時間,想起來很後悔。如果我們每時每刻都能像那些精進的大法弟子一樣提高自己,那麼演出會更成功!在這個高度緊張的氣氛下,有的時候我們會有壓力感,但是我們的責任就是要通過表演向觀眾展示大法的殊勝美好。我們意識到了這件事的重要性,並且經常相互提醒。

有許多演員是常人,這經常給我們一起工作帶來困難。因為他們是常人,不明白晚會的重要性以及我們為甚麼要為演出投入這麼多。很多時候他們中的許多人會更關注自己的個人興趣,比如想出去遊覽市容、每場演出後在深夜慶祝一下、以及在時間排得很緊的情況下找時間放鬆一下。但是當我們集體煉功時,他們都會來學,也能夠和我們一起練。

波士頓和紐約的頭幾場演出給我們的精神壓力很大,因為我們今年所表演的舞蹈比去年要有更多的技巧。在巡演的過程中也有很多舊勢力的干擾。在剛開始巡演以及在巡演過程中,有的演員感覺不舒服。在有些演出中,在和現場技術人員的溝通中出了一些錯誤,比如燈光照明和舞台布景;不用說我們在台上表演時也有出差錯的時候。怕心的執著經常困擾著我們。我們很多一起跳舞的同修都還沒有穿耳洞,直到最近晚會和服裝要求我們戴耳環了才去穿。因為剛穿了耳洞,還沒有長好就要換耳環,不少人都有點害怕、有點擔心,怕感染,怕痛。儘管每一次演出耳朵都被扎得流血,但他們都忍住眼淚去掉了這個執著,並且甚麼問題都沒有。

向學校講真相

蓮花藝術團大多數的成員都是學生,所以參加新年晚會的演出需要學校允許請長假。這樣一來會耽誤好多課程,特別是演出是在考試期間,而且很多同修都面臨著上大學的最後一個學年的壓力。一開始有同修擔心請假不好請,也擔心耽誤的課程不好補,還擔心會不會影響自己的分數。但作為大法弟子應該把大法放在第一位,世人都是為法而來的,講真相、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大法弟子在哪裏都應該是好人,需要處理好演出和學校之間的關係,學習和演出都要做好。為此很多同修就和學校老師講真相,告訴他們晚會的重要性和為甚麼我們必須參加,通過講真相老師們明白了大法弟子在中國遭受的迫害,以及大法的美好。有的校長和教導委員給每個老師寫信,把同修該做的作業提前給她準備好,或回來後再讓她做。臨走前那個教導委員對我們的同修說「演出是很重要的,不要擔心你的課程。很少人會有這樣的機會,像你們這樣去巡迴演出,一生中也只有一次這樣的機會。你先把演出做好,這個學校會永遠在這裏。」所以同修體會到當心在法上,正念足的時候師父就會幫我們。我們也體會到應該更多的向學校講真相,這樣,他們明白後就會為我們做大法的事情開路!

為使老師和同學進一步了解大法,很多同修邀請老師和同學一起來觀看演出。看後,老師和同學對我們的演出交口稱讚,他們說:「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好的節目,我看到了真正的中國傳統文化。」有一個同修學校的中文老師觀看了演出後完全改變了對大法的態度。以前給他講真相他總是不想聽。看了演出他對同修說:「你們的演出太美了。」他還特意給同修的媽媽寫了一封信。他在信中寫道:「看了貴台的新年聯歡晚會,心裏有說不出來的感傷。我感謝演員的精湛技藝,將生活、理念、追求熔於藝術一身。特別是舞蹈《九劍》,演員們把那條惡龍演得活靈活現,我在座位上可以感到那惡龍的淫威,它把我帶到在大陸生活的童年。父親被惡龍打成右派,整得全家死去活來。我在打寒噤,心在顫抖。當惡龍被打倒,我頓時又醒悟到自己在加拿大,逃出了惡龍的魔爪。我感謝貴台為人類的疾苦而奔波,為正義和真理的純正勇敢和無私奉獻,我願參加貴台舉辦的活動,從中洗禮自己的靈魂。」有一天他還對同修說他想學大法。他還看完了給他的《九評共產黨》DVD光盤。巡迴演出後,同修給每個老師和有的同學送了DVD光盤,他們看後都說太美了。並且同學們都表示:下年一定要去看,並且要帶上朋友一起去看。

通過這幾年的演出,我們都明白了自己的使命。感謝師父的慈悲加持和鼓勵,讓我們漸漸地做好。今後我們會更加精進,走好我們自己的路。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2006年加拿大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