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們的轉生看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網2006年5月7日】我是一名11歲的小弟子,近期師父又給我打開了久遠的記憶,告訴了我們轉生得法的一些情況,也知道了受迫害的一些緣由。

(一)我們曾是不同世界的神,為了得法來到三界

我們來自不同的天國世界,為了得法,到達一個離三界最近的層次中等待轉生。當時我和今世的媽媽在一起喝飲料,忽然聽到一個響亮雄壯的聲音:到了,到了。媽媽看了一下像表一樣的東西說:轉生的時間要到了,別遲到了。媽媽拉著我就往一個大廣場飛。廣場中央有一個非常漂亮的台子,台子是用玉做的,橙黃色,上面鑲嵌著鑽石,台上有一圈玉制欄杆,每個欄杆上都有佛道神的雕像,台子的正面、側面都刻有法輪圖形。師父在台子上方,站在蓮花上。廣場上站著許許多多的神,都是些孩童模樣的神。他們一批批來到台上,拜別師父。還有許多神界的眾生來送行。拜別師父後,眾神像流星一樣快速的飛走了。

(二)轉生的過程中遭到舊勢力重重阻擋,有的神被逼簽約

當時我們七個神在一起,互相介紹了各自的來歷。這時天空由淡黃變為橙色,又由橙色變為紅色。隨之來了一夥舊勢力的神,還有紅色的小龍,其中有一個神是女的,是頭兒。我們知道它們是壞神,是來阻擋我們轉生得法的,就和它們論理,後來打起來了。最後為了不耽誤轉生得法,我們不再和它們糾纏,快速飛跑。我跑到二樓樓梯,這些壞神早已堵在那裏,不讓走,非得逼我簽約才能轉生,為了得法,我只好被迫簽約,內容是:不好好學法煉功;不好好學習功課。爸爸也被它們堵住了,也被迫簽了約,內容是迷戀於色。媽媽,還有徐爺爺是壞神們有意放走的。

現在我和爸爸嚴正聲明:我們曾經被迫和舊勢力簽的約一律作廢,完全否定、堅決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們是師父的弟子,堅決走師父安排的路,緊跟師父,一修到底,不動搖。後來我轉生在甘肅以南一個山村裏,媽媽轉生在我出生地的北邊。我們相距不遠,只隔幾座山。

(三)修煉中受到的迫害

現在看來,舊勢力的干擾無孔不入。別說被迫簽約的,就是沒有簽約的他們也想方設法下死手迫害,千方百計把你拉下來。這幾年我和爸爸遭到了舊勢力的嚴重干擾與殘酷迫害。

1998年,媽媽開始學法煉功,我也跟著學,主要是學法。2003年師父就把我的天目打開了。我能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還有宿命通功能。我能看到很多,知道很多。師父還接我到天上去玩、除魔。那時我的狀態非常好,幾乎每次發正念都能定下來,到另外空間除魔。師父時時刻刻看護著我,給予我們的真是太多太多了!

可是2005年以後,我的狀態就變得不好了:既不想學法煉功,也不想發正念;甚至不願和媽媽出去做真相。記得2000年我就開始和媽媽出去做真相,那時我不到6歲,還沒有上學,個子也不高。有時為了做真相要進十幾個樓道很累,我也堅持下來了。我現在的狀態自己著急,媽媽也著急,可就是不見好轉,學習也不好,學校老師總找媽媽。我想這就是舊勢力利用簽約對我進行的迫害。它們是想把我拉下來,把我毀了,把我世界的眾生也毀了。舊勢力太惡毒了!

我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師父一定很著急,於是就把我的記憶打開,讓我知道了我和爸爸與舊勢力簽約的事。現在我明白了,我決不能放棄修煉,不能聽任舊勢力的迫害。我要和舊勢力一刀兩斷,以前的簽約一律作廢,不算數。現在是我自己說了算,是師父說了算,我一定跟師父一修到底不動搖。

舊勢力不但對我干擾迫害,對爸爸的干擾迫害更是做了精心周密的安排。爸爸是1999年初開始修煉的,「4.25」以後就不敢煉了。不但放棄了修煉,而且還沉迷在色慾中不能自拔,揮霍了大量的錢財,我們家也差點毀掉了。爸爸被它們害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喪失了做人的基本道德,沒有了良心,沒有了廉恥,爸爸整個被它們拖到了地獄以下!

去年我看到在爸爸身上巴掌大的地方就有100多個洞,流膿淌水,有的洞裏有蟲子,有的洞裏滿是蟲屎。身上還有許多被狐狸咬的傷口,在洇洇流血。那真是千瘡百孔,遍體鱗傷啊!自爸爸從天上下來就有一個大狐狸精跟上了。這個大狐狸精是由許多小狐狸精組成的,在另外空間看有一條尾巴的,也有九條尾巴的,它們對應到人類這個空間就是今天的妓女。它們在禍亂人間,它們在害人,實質上它們害的都是天上的神。

現在我明白了,我和爸爸受到了舊勢力的干擾迫害,同時媽媽也受到了干擾迫害,給她的身心造成了極大的傷害。在師父的點化下,我們識破了舊勢力的迫害陰謀;打破了它們的邪惡安排;使爸爸又回到了修煉的路上來,在法中不斷歸正自己,彌補以前的過失。通過學法,媽媽提高了心性,修煉更精進了,我們終於闖過了這一大關。舊勢力想把我們拉下來毀掉的邪惡安排徹底破產了。

感謝師父挽救了爸爸、媽媽,也挽救了我們全家。我們都要加倍努力修煉,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願,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也不辜負眾生的殷切希望。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