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德國同修交流白宮喊話事件


【明慧網2006年5月16日】聽聞王文怡事件在德國出現一些與其他地方不同的反應,德文媒體對這個事件的反應普遍不好,除了明確其中有邪惡干擾的因素之外,在此想提出一些修煉人自己如何改進的建議。以下均為筆者個人想法。

王文怡的舉動本身是有負面效果的,但是為甚麼這樣的行為最後可以產生好的結果?這是因為背後許多學員的努力,努力的把壞事變成好事。

為甚麼說舉動本身不好?因為這樣的行為是有負面效果的。我所想到的負面效果之一就是,以後大紀元要再申請採訪類似的事件會有麻煩,因為記錄不良,你的記者會去喊話,你怎麼保證這次不會再喊話?跟大部份大法的活動比較起來,大法的活動都是只有正面效果沒有負面效果,比如遊行,燭光晚會,酷刑展,講真相等,沒有負面效果。這只是舉例。王的舉動在西方社會帶來了負面效果,所以我認為是不好的,這點大紀元的聲明中也是這麼看的。

那麼為甚麼能帶來好的效果?因為背後有許多學員,抓緊時間,想出辦法,巧妙的把壞事變成好事了,讓邪惡無法鑽空子干擾。甚麼好事?就是利用這個機會把輿論導向活摘器官,讓媒體從關注王文怡喊話變成關注中共活摘器官事件。我覺得這些學員真是太了不起。

以這段為例(白宮南草坪異常抗議舉動的背後(更新)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1/125771.html):

「在這樣的場合以這種方式抗議是不多見的。通常一個非常規的做法後面也有著非常規的理由。事實也確實如此──最近一個多月來,王女士正見證著一個非常的事情,一個慘絕人寰的群體滅絕罪行的揭露過程。」

真是神來之筆,巧妙的把焦點轉到中共的群體滅絕罪行去了。那麼學員在接觸媒體時,如果都把握這個原則去引導,不就消除負面因素、擴大正面效果,反而藉這個機會大大的揭露邪惡了嗎?

反過來講,歐洲社會比較講究表面文明和禮儀、排斥偏激言行,但這也不是絕對的。如果學員接觸媒體時,做不到這一點,自己心裏都覺得王文怡事件很糟糕,太極端,那媒體當然也不會自動變好,也很容易的就往壞的方向報導。問題不在白宮喊話是不是太極端、不該發生,這點我覺得已經定論了。問題在於我們需要正念強一些,積極的抓緊每一個時機講清真相救度眾生。

問題是在有的學員實在了不起,能想辦法把壞事變好事,而有的學員沒有認識到所以沒有這樣做。那麼不能這樣去引導輿論,那當然輿論就不會好聽。所以解決方法不是討論王文怡舉動本身對不對,而是藉這個機會引導大眾關注活摘器官,這是最好的,也是消除負面因素、擴大正面效果的方法。

以上所述為個人所悟,對王同修是非常的對不起。但是目地是提出一個解決方法,把握機會揭露邪惡,希望德國的情況能夠變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