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正念衛護大法


【明慧網2006年5月3日】大陸秘密集中營活體摘除大法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黑幕被曝光以後,此事在學員中引起很大的震動,先是不願意相信,而後是在相當部份學員中產生怕、對師父和大法的信念動搖,接下來才是大家的行動。可是在大陸集中營黑幕在國際上被大面積曝光後,邪惡卻在加班加點的繼續殘害學員、殺人滅口銷毀罪證。從法理上講,邪惡被曝光,會消滅很多的邪惡,使它惡不起來,可是為甚麼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我們不能不捫心自問。

為甚麼不相信或不願意相信?為甚麼怕?是因為它太過於慘烈,超出了人的想像和承受。被綁架和遭受酷刑好像我們還能夠承受,所以我們一次次的錘煉後,似乎我們已經不在乎。可是面對被活體摘除臟器的巨大痛苦和失去人體繼而感覺失去一切的思想,它讓一些學員畏懼了,有些學員懷疑了,產生對法不敬的思想念頭。我們為甚麼沒有想一想,我們為甚麼學大法?是為獲得人中的美好還是真正的無條件的同化法?

從這其中我們看到,一些學員還帶著對舊宇宙的理法認可的因素,還有作為修煉人來說根子上的問題。

很快的我們開始大面積曝光邪惡,表面上我們看到邪惡反而更加瘋狂,這是不是也是我們有甚麼心促成的呢?

我記得以前有位資料點同修被邪惡綁架,而我們在家的一位同修帶著強大的人情,掛念被綁架同修的吃穿和可能承受甚麼折磨。這顆人心使他本人心煩氣躁,處理不好家庭關係,最後被舊勢力黑手鑽了空子,差點被迫害的失去生命。最後明白過來,終於在法中、在同修的正念下恢復。我也看到一個現象,多數同修面對有的同修被迫害表現冷淡,只關心他所認識的同修,這裏面我們也看到人的情。

對於集中營之事,雖然我們不知道具體是哪些人,但是因為這件事情太過於慘烈,所以引起我們所有學員的關注,我們許多人帶著維護學員的人心和對邪惡之徒的憤恨在對待發正念和講真相的事情。我覺的這也正是邪惡抓到了考驗我們的藉口的地方。

讓我們想一想,這樣的事情為甚麼會發生,並且在這個時候被揭露出來呢?一方面是共產邪靈氣數已盡,可是一方面也是到了最後,邪惡舊勢力針對我們一切人心的「大檢驗」。我們知道那個表現出病業來的同修,一方面是個人的原因,可是很大程度是舊勢力藉著他的表現看周圍的大法學員動不動心。如果大家都動了心,它就會說,你看我考驗對了吧;如果大家不動心,它也就沒意思了,搞不下去了。我想這件事情是不是同樣的道理?

邪惡要借助這件事情看我們全體大法弟子的心,看我們對師父和大法還信不信?看我們還能不能在這件事上走出來?看我們是維護修煉的人,還是站在法上衛護大法?對每一個人都是從根本上的一個考驗。可是我們很多同修都動了人心,無論是甚麼想法的,走不出來的是維護自己的作為人的美好,走出來的有些是出於維護學員的人心,而不是真正的發自內心的衛護大法。於是舊勢力的機制加重了對我們的迫害,它更加瘋狂,它非要把我們的正念「打」出來,就像是在勞教所它邪惡的打我們的學員,非把學員的正念打出來一樣,它就是這樣的邪惡。

這件事情的發生,應該讓我們看到我們的不足,我們有沒有擺正衛護大法和營救同修的關係,我們有沒有真正的徹底的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在否定中排除一切人心和干擾做好我們應該做的三件事?我們有沒有對宇宙眾生的而不僅僅是對人的真正洪大的慈悲?

佛是宇宙的保衛者,他為一切正的因素負責。我們有沒有把自己放在宇宙的保衛者的位置看待問題?有沒有站在大法的基點看待問題?我們的慈悲僅僅對於人嗎?對於學員遭受集中營那樣的迫害,我們僅僅是感到我們的學員被迫害了嗎?我們有沒有想到是我們的人心使舊勢力加重了對我們的迫害?我們有沒有想到師父為我們巨大的額外的承受?

法輪大法是造就宇宙的根本大法,是一切生命的根本,我們應該是助師的法徒,應該是大法造就新宇宙的偉大的神,我們衛護大法是對全宇宙生命的珍惜和慈悲,之所以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在我們的發正念中被清除,那是它們的選擇。

大法不需要、不容許舊勢力強加過來甚麼,也不可能被強加過來甚麼,但是我們的人心卻使得形勢有些時候變的複雜。我們不應該出於任何人的情來對待目前的這件事情,放下人心站在衛護大法的基點上考慮問題,全盤否定舊勢力妄想強加的那一切對不上號的舊宇宙變異了的東西,我們才能夠真正營救得了我們的同修,才能使我們少受損失,才能使師父少一些為我們承受。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