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程


【明慧網2006年5月2日】蘇家屯地下集中營的罪惡揭發出來以後,三週時間內許多大法弟子先是完全沒有行動,或者停留在震驚和思想波動之中,其中很大一部份是因為不信、不願意相信、難以接受而不重視;隨後,一些學員終於開始行動起來,但一部份只是侷限在把頭腦中的思考寫出來、說出來,另一部份開始走出去講真相,但卻不是出於理性的要救度世人的基點去講、去奔走,而是出於人的心情和感情,或者類似「我要某件事」的想法,結果效果打了很大折扣。這三週之內,中共邪黨並沒有坐以待斃,而是緊急派人到瀋陽部署和密謀,並把蘇家屯的人證物證轉移了,然後高調邀請國際社會去參觀、調查。這是我們大法弟子因為各自修煉層次的侷限、思想上跟不上正法進程的發展,而造成貽誤時機的一次典型例子。但此事損失造成後,很多學員至今仍未靜下心來找自己(為甚麼思想跟不上、行動跟不上,下一步如何吸取教訓抓緊做好),這樣有可能進一步耽誤時間、增加救度眾生方面的損失。

其實事到如今,我們針對這件事要做的已經進入了另一個階段。這在明慧上的許多文章中都有體現。我們現在突出揭露、要讓世人廣泛知道的是「活體摘除大法弟子器官」、「各地勞教所、看守所、監獄、醫院(不僅是公安和軍隊醫院,也包括地方許多大小醫院)都參與了此事」這樣一個嚴重事實,而且活體摘除大法弟子器官牟利,並不是現在新形勢下邪惡想出的滅絕新招數,而是從2000年初開始了,2001-2003年是高潮,現在只是從中央、軍方到地方一些壞人還再繼續這方面的犯罪,而且在被揭露出來的情況下還在繼續掩蓋和銷毀人證物證,因此此事既經歷了一定的時間跨度,又有當前的緊迫性。

通過揭露和講清「中共活摘大法弟子身體器官」這一驚世罪惡的真相,我們要達到的目地是讓所有勞教所、監獄、看守所、醫院、地下集中營再也不敢關押大法弟子,因為第一,我們並不是只對活摘大法弟子人體器官才忍無可忍,而是我們不能在繼續接受各地勞教所、看守所、地下集中營、監獄、醫院中發生的所有迫害行為,第二,正因為這些年各地勞教所、看守所、地下集中營、監獄、醫院肆意關押大法弟子,才讓邪惡得以實現對大法弟子各種迫害。只要這種非法關押能夠繼續存在一天,邪惡就能夠利用這些陰暗場肆意周轉、延續針對大法弟子的肆意迫害。只要勞教所還能任意關押大法弟子,一切迫害真相,無論是已經被揭露出來的(如虐殺、謀殺、酷刑摧殘、性摧殘、奴役等等),還是至今尚未浮出水面的,就不會得到徹底制止。因此,現在是海內外所有大法弟子立即清醒起來,相互配合(修煉),並調動社會上一切正義力量(救度世人),大家一起充份利用各種方式調查、揭露、講真相,全面解體中共利用各地勞教所、看守所、監獄迫害大法弟子這種形式。是時候了,這一次我們不能再多日停留在只談論蘇家屯、只談論自己的感受上了,要用揭露迫害的行動和正念造成強大的聲勢,讓中共所有的勞教所、看守所、監獄等關押大法弟子的場所都四面楚歌、內外交困,直到徹底解體。

我們大法弟子自己必須先明瞭真相,才能給世人講清真相。我們自己必須有足夠的正念,才能做到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我們必須自己先有足夠的緊迫感和對眾生的責任感,才能衝破種種困難、達到正法進程對我們的要求。而反過來,如果我們沒有信心、不能及時消除疑惑,如果我們自己都在接受舊勢力的安排,又怎麼能指望眾生不疑惑、不麻木呢?世人怎麼能替大法弟子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和證實大法呢?我們大法弟子在常人中都是好人,但我們不僅僅是常人中的好人,我們是大法修煉者,不能再把自己混同於常人中的弱者、無助的受迫害者了。當我們能在法上認識問題,當我們能真正用足夠的正念面對一切,我們的金剛意志、不動的信念和四海同心的行動與配合,就能徹底衝破邪惡的迫害安排,因為當我們正念很強的時候大法的威力將通過我們在世間展現。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