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欺騙之旅,展開全面實質調查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六日】近日有外電報導,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和瀋陽領事館的官員在中共官員的允許下參觀了蘇家屯設施,沒有發現醫院被不正常使用的證據。美國官員的蘇家屯之行,不禁令人想起了納粹時期紅十字會的特萊森塔之旅。

1944年6月,納粹准許國際紅十字會參觀德國境內的特萊森塔集中營。紅十字會官員們看到了一片美麗的景象,裏面有咖啡廳和商店,煥然一新的房屋,甚至還有帶音樂亭、花草的廣場。客人們高興的享受著孩子們的歌劇表演,沒有人相信,這裏是納粹屠殺計劃的一部份,那些猶太人將很快面對群體滅絕。這場愚弄成功的欺騙了西方世界,以至於納粹又製作了一部關於此集中營的宣傳片,顯示猶太人得到的第三帝國的「溫暖關懷」。但影片拍完後,製片者和大部份演員很快就被送到奧斯威辛死亡營滅口。

而今,深諳詭詐之道的中共也熱衷於此類欺騙之旅,就像薩斯時的參觀邀請。沒有人會把自己的犯罪證據擺在那讓人來參觀調查。對於中共,試圖通過它操控下的參觀來獲得真相,更無異於與虎謀皮,緣木求魚。外國人有時很難想像,中共會用怎樣的手段來粉飾外表,弄假成真,欺騙國際社會。

1972年2月,尼克松訪華並打算登長城,但當時北京下著大雪,沿途公路被積雪覆蓋。就在尼克松去長城的當天清晨和前一天晚上,從尼克松下榻的釣魚台國賓館到八達嶺長城長達80多公里的公路上,無數北京市民和農民,據估計有數十萬人,被緊急動員起來掃雪,北京市派出全部洒水車在沿途撒鹽水幫助化雪。當時長城八達嶺地區對遊人關閉一天,但卻特意安排一些幹部和群眾裝扮成遊客,在數九嚴寒中坐在室外打撲克,還有的拿著當時的奢侈品──錄放機合著音樂操練。在尼克松夫人參觀兒童醫院時,醫生護士和兒童全部換上新裝,兒童還化了妝,平時的玩具全部換掉,臨時擺上新的。


2001年初申奧前,為欺騙奧委會官員,中共將枯草染綠。
圖為中國工人正在向枯黃的草地噴洒。

2001年初,在申奧前,為了欺騙奧運會官員相信北京綠化好,中共作假將枯草都染綠了。中國工人用綠色顏料的噴霧器,正在向枯黃的草地噴洒,噴霧器的霧液將草地劃為涇渭分明的兩片,已經噴射過的草地翠綠一片,尚未噴射的枯黃衰敗。照片登出後,國際社會看得目瞪口呆。

平常的參觀考察尚且如此作假,何況是外國官員前往調查集中營這樣的驚天黑幕?尤其不同的是,對法輪功迫害並不是某個官員個人或某個地方的決定,而是中共的系統迫害政策。中共在迫害中對法輪功學員用盡各種卑鄙殘忍、慘絕人寰的迫害手段,對此中共能不去粉飾掩蓋嗎?

美國政府沒有完全聽信中共的矢口否認,要求對迫害場所進行查看,這是值得肯定的一步。但如果事先被通知地點,在中共官方安排下進行查看,就完全失去了調查的真正意義。當中共官員應允美方官員進入蘇家屯醫院的時候,誰都明白,裏面不會再留有證據了。要轉移幾千人,對中共來說,一天時間就夠了,但中共是決不可能第二天讓人進去參觀的。中共公開否認,已經是事件曝光後的三個星期了。而且,活體摘取器官的手術台與正常的醫院手術台,能看出甚麼差別呢?我們有甚麼辦法證明,那些手術室就沒有被當作活體摘取器官的「不正常使用」用途呢?難道那些外國朋友真的如此不了解中共,任自己被隨意耍弄,成為替中共開脫罪惡的傳聲筒?如果美國政府真心希望發掘真相,為甚麼不去主動跟法輪功學員聯繫一下,了解更多可能的調查渠道?不管怎麼說,受害者是最了解內情的呀。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說,他們嚴肅對待法輪功的指控,已經對中共提及外界的報導並呼籲中共調查指控。這似乎顯示美國政府並沒有完全看透中共的本質。我們如何能期望一個罪犯去調查自己的罪行呢?如果中共能調查和懲辦那些犯罪,怎會有這場持續七年的全國性迫害?

捍衛人權價值,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並不是中共批准和操控下的參觀可以實現的,也不是一兩次的查看就可以得出結論。中共無數的勞教所和監獄,都可能像特萊森塔集中營那樣,隨時對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屠殺,活體摘取器官。為查清真相,讓我們拒絕中共的虛假參觀之旅,展開獨立的全面實質性深入調查。

法輪大法學會和明慧網已經發起了「調查迫害真相委員會」,要求全面調查中共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監獄和醫院等相關設施。如果美國政府期望對中共集中營的罪惡和對法輪功的迫害真相調查清楚,無疑應當加入這個調查團,或提供必要的支持和安全保障;如果美國確有為結束這場人類災難而努力的誠意,想必也能夠提供更實際的技術幫助,幫助監測中國勞教所等地的大規模人員異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