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現在想做和最怕別人做的是甚麼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四日】蘇家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血案曝光後,中共有三個星期沒敢吱聲。在外界嘲笑中共這等於「此地無銀三百兩」時,其實,中共卻沒有閒著。這麼多年來,中共能夠從一個謊言走向另一個謊言,而且依然能夠在很多方面矇蔽廣大民眾甚至世界輿論,足可以見其面對謊言被揭穿時,還是有相當的手段去應付的。

對於國內而言,中共控制著所有的媒體和國家機器,欺騙起來駕輕就熟。真正有挑戰性的是,如何對付國際輿論。

現在的中共領導人,沒有打天下的資本,其所謂的合法性靠的就是表面經濟繁榮(這些年大量的海外投資 + 以犧牲後代的環境、資源為代價)和所謂的國際地位(西方世界在許多國際事務上比如反恐和區域穩定等方面有求於中共)。

所以,沒有合法性的中共的生存環境在很大程度上來自國際社會的容忍。面對國際壓力,絕對不可能像過去那樣充耳不聞或者關起門來「自力更生」。對國內百姓中共依然是採取「消息封鎖」來達到欺騙目地,而對於來自國際社會的壓力,中共現在就必須要「給出個說法」。

於是,可以看到這些年,中共開發出了一系列專門對付國際輿論的手法。不但有甚麼生存權高於人權的謬論(難道人餓的時候就沒有說話的權利了嗎?退一萬步講,吃飽的人也不能為餓著的人說話嗎?),更是學會了利用海外輿論來為中共說話,包括邀請海外媒體和政要去參觀訪問,借他人之口來為自己開脫。

明慧上有篇文章「中共不怕嘲笑,害怕罪惡曝光天下」,指出了一個很重要的論點:「中共不怕你去嘲笑它、諷刺它,但是,它害怕把它的真正罪惡曝光天下。」

中共邀請的海外媒體,包括中共自己在海外辦的、被中共統戰滲透的和其它西方媒體。親共的媒體就不用說了,是中共的第二傳聲筒。其他媒體的報導,記者大多知道所謂的參觀是中共在做秀,所以報導中常常是充滿嘲諷的口吻去重複中共的說辭。

不管怎樣,都是重複了中共的謊言,而且,正如上面那篇文章中指出的,「那些見不得人的罪惡、撕心裂肺的痛苦、非人的酷刑和喪盡天良的強姦下的呻吟卻在這種哪怕是對共產黨的嘲笑中被輕描淡寫的忽略了。」

這不正是中共的目地嗎?人們嘲笑它,挖苦它,有甚麼關係呢?因為在哈哈一樂之後,誰還會去注意真正發生在後面的非人迫害呢?

這就是中共最根本的用意:讓世界不再關注甚至實際追究那些背後正在發生的罪惡!因為它已經在被嘲笑中給了國際輿論「一個說法」。

現在,法輪功學員正在呼籲全球關注大陸各個勞教所、監獄和醫院的器官摘取暴行,中共對於這樣的國際輿論怎麼可能熟視無睹?它在忙於轉移和銷毀證據的同時,一方面故伎重演發出邀請,讓人去參觀已經被整理和安排好的地方,另一方面對西方媒體大放厥詞,否認一切罪惡。

中共不會到此為止,因為它還沒有給世界一個它認為「完美的說法」。中共此刻正全力以赴為那「完美的說法」而衝刺。

當一切準備就緒,中共就要去做它最想做的事了:邀請世界媒體和政要去參觀勞教所和醫院的移植中心。

監獄院子裏的鮮花和小鹿又要粉墨登場了;讓特務偽裝成法輪功學員(甚至以甚麼過去是某地輔導站長的名義)在監獄接受媒體採訪,駁斥器官摘取,述說中共的「春風化雨」;讓做移植的醫生表白他們的供體來源是多麼「清白」,他們「挽救」了多少外國友人的生命;記者們也許會看到院方出具的那一張張有「親自簽名」的器官捐獻書;中共還可能讓同美國總統合過影的著名移植專家講述器官摘取和移植需要多麼先進的設備,多麼尖端的技術,哪些高級醫院才能做。有時間,專家還會帶著記者們去二流或鄉鎮醫院實地參觀,看看這些醫院是多麼簡陋,多麼不適合做器官移植,說不準還要故作姿態呼籲西方社會大力捐錢支持中國的醫療移植事業;中共衛生官員會講解中共現在是多麼重視正規化器官行業,拿出剛剛出台的法律條文,展望著未來,要西方記者把中共描述成原來是多麼「貞節」……

那麼,中共最怕別人做的是甚麼?:中共最怕的就是被人搶走上面說的「調查權」── 這個邀請國際媒體和政要來參觀做秀,從而給世界一個所謂「說法」的「調查權」。

法輪大法學會和明慧網發起的「赴中國大陸全面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委員會」(下面簡稱「調查迫害真相委員會」)就是對中共的當頭一棒,阻止了中共繼續矇蔽世界。有法輪功學員牽頭組織和直接參與的包括世界其它媒體和機構的國際調查團,才能真正扯破中共做秀的偽裝,使具有實質性的獨立和不受中共欺騙的調查徹底實現。

不讓「調查迫害真相委員會」去,中共就已經理虧在先,它無法再給出讓人信服和滿意的「說法」;要讓去,真相就會水落石出。這就是現在中共的最怕。

泛泛的向國際社會呼籲去調查真相,首先就有一個問題,就是人們無從做起,誰來組織這個調查團?他們看不到希望,就更不願出面來組織。第二個問題,即使有人出面組織,如果沒有法輪功學員參與,中共會在多大程度上滲透和影響組織者?很可能最後又被中共耍流氓所利用。

「調查真相委員會」的成立和實際運作,才真正觸動了中共的神經。所以,我們有必要讓中共知道法輪功牽頭的「調查迫害真相委員會」,讓國際社會充份了解「調查真相委員會」,讓人們對「調查真相委員會」有足夠的信心,讓人一說到要去調查法輪功迫害真相,就要想到要加入這個「調查迫害真相委員會」,在我們要求知情人提供消息時,可以讓人們聯繫「調查迫害真相委員會」。如果流於泛泛而言要求國際社會的調查,不小心被中共搶走「調查權」,後果不堪設想。

「調查真相委員會」被稱作是大法弟子為主體的正面出擊的歷史性行動。既然被稱作是「正面出擊的歷史性行動」,就一定具有其歷史性的實質意義和作用,也是中共為甚麼懼怕和膽寒的真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