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是本性良知的體現 而非受證據所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8日】(明慧述評)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經常會遇到這樣的事情,駕車在馬路上行駛時,突然遠處傳來救護車救火車的呼嘯聲,這時候人們都會立刻減速,自動把車子停靠到路邊,讓救護車救火車能儘快通過。因為人們都知道救人救火的急迫,這是人們良知本性的自然反映,卻沒見誰攔下救護車救火車討問呼救病人和失火的證據的。事實上,救護和救火人員一定是接到報告後緊急奔赴現場的,誰若真要得到發病和火災的證據,就只有一同趕赴出事現場了。

中共蘇家屯秘密集中營黑幕曝光後,如何舉動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況。

第一位證人對中共蘇家屯秘密集中營黑幕的披露,於2006年3月9日在明慧網首先向國際社會曝光,同日,大紀元網發布了來自同一證人的更為詳盡的內容。該證人指證該集中營內設焚屍爐,關押6000名法輪功學員,被活體剖取內臟器官牟取血腥暴利後,就地焚屍滅跡。證人沒有對國際社會說清楚的細節是,他說出的是當年(大約2000年到2003年之間)迫害高峰時期的事,這種犯罪雖然規模減小了,但至今仍在繼續。

之後,一自稱曾是參與摘除器官的主刀醫生的親人的女證人,對事件提供了更多證詞。證詞提到法輪功學員被活體割取肝、腎、眼角膜等器官之後,被扔進焚屍爐焚屍滅跡;蘇家屯集中營的操作從2001年就已開始,2002年達到高峰。有6000名法輪功學員被秘密關押該地,迄今無人生還;眼角膜活體摘除大都是兩頭──老人和小孩。活體器官摘除和焚屍的慘烈,使證人的丈夫心靈備受煎熬。

繼前兩名證人之後,一名自稱「瀋陽軍區後勤部下屬的一名老軍醫」的證人站出來指證:蘇家屯地下集中營的確存在,摘除器官也很普遍,焚燒屍體甚至活人直接焚燒也很普遍,但蘇家屯醫院僅是全國36個類似集中營的一部份。他說,轉移數千人只需要一天就可以了,專車專列,使用封閉的鐵路貨車,全副武裝,夜間進行。「中共中央」同意將法輪功學員作為「階級敵人」進行任何符合經濟發展需要的處理手段,無須上報。

至此,至少已有3位證人向國際社會報告了該事件。

而中共在集中營事件向國際社會曝光後,於3月27日匆匆拋出了《人體器官移植技術臨床應用管理暫行規定》欲蓋彌彰,卻又把施行時間定在3個月後的2006年7月1日。分析家指出,這3個月的時間差涉嫌留下足夠的時間給罪犯銷毀證據。緊接著第二天,3月28日,在蘇家屯集中營被曝光約三週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例行新聞發布會上,公開否認蘇家屯集中營的存在,並聲稱記者可以前往實地察看。外界普遍認為,中共在這20多天裏將蘇家屯集中營殺人證據銷毀後再讓記者前往,是顯而易見的。中共是在公然向全世界大耍流氓!

2006年4月5日,「赴中國大陸全面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委員會」,向全世界發出「緊急公告」指出,根據來自大陸的舉報,從2001年起,中國大陸多個省市存在類似蘇家屯式地下集中營,對秘密監禁其中的大量法輪功學員進行活體摘除器官出售並隨時焚屍滅跡的犯罪活動。此事於2006年3月初在國際社會曝光後的三週之內,位於瀋陽的蘇家屯地下集中營已被匆匆轉移。與此同時,中國大陸的一些醫院和移植中心,正趕時間大批進行器官移植手術──以銷毀集中營受害者/人證為目地的大屠殺正在發生。

面對這樣的魔鬼暴行,面對這樣人命關天的大事,面對中共公然向全世界大耍流氓,有的人還在坐等所謂的進一步證據而遲遲不能採取正當的舉動,這不能不令人感到悲哀。

歷史已經給人類留下了慘痛的教訓,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納粹把猶太人的老老少少作為人體工廠。在第一位證人指證了納粹集中營的大屠殺之後,當時的西方社會包括美國都沒有予以重視,在等待更多證據,使納粹罪惡延續了2、3年,而在這段時間裏,又有250萬猶太人被殺害。二戰結束後,國際社會曾為此發出「永不重蹈覆轍」(Never Again)的莊嚴承諾。60年後的今天,歷史給了人類糾正錯誤的機會,面對當今還在每天發生的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虐殺,就看今天的人類能不能珍視這個機會。

「赴中國大陸全面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委員會」的成立,為我們抓住這機會提供了更實際的可能,救人!結束這場21世紀的大屠殺,一切實際的幫助、支持、聲援和參與,都將是實現莊嚴承諾的一部份,不給人類留下新的恥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