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學員需更理智的對待信息安全

學新經文《除惡》想到的


【明慧網2006年2月14日】師父在《除惡》中說:「而且目前特務的干擾成了迫害大法弟子的形勢,這決對的不行。舊勢力安排的這種用流氓特務對大法弟子的修煉、是決對不能承認的。修煉與人類這些最下賤的流氓特務之間沒有甚麼修煉上的必然關係。」我理解到,我們不能指望依賴舊勢力安排的中共流氓特務來修煉提升,但在我們還沒做到徹底破除舊勢力安排的情況下,已經發生的迫害和干擾卻反射出我們修煉中的漏洞和對法理認識的不足,不能再「無所謂」了。

亞特蘭大迫害事件發生後,很多了解情況的學員都想到同一個問題:海外學員的安全意識問題。俗話說,「千里之堤,毀於蟻穴」。信息安全工作正是如此。──多少人花費多少時間、資金和心力保持的信息安全,卻可以在一個人閒聊的一句話中、一次丟三落四、一次馬馬虎虎、一次無所謂、一次嫌麻煩圖方便中、一小段時間過度依賴現代科技中,就崩潰和消逝。這在常人社會中是個常識問題。那麼在問題發生之後,我們是否應該看看,每個海外學員是否都懷大志、拘小節,處於無私的心態,在信息安全問題上誠意做好了呢?

長期以來,明慧網上有無數的文章在談大陸弟子的安全意識問題,但許多海外學員、甚至一些主要負責人一直不以為然,甚至反覆出現因安全問題給自己給其他人造成的損失之後仍認為沒必要、太累贅,也不吸取正面的教訓;有的學員認為這是大陸學員的事,我們生活在和平環境中,不用如何如何;或者認為我們有技術優勢,盲目自大;一些從來沒有經歷過中共之邪惡的海外學員仍對中共特務在海外活動猖獗這一事實表示懷疑;還有一些學員和負責人把安全措施當成人與人之間的隔閡而產生抵觸和否定心理。其實無論海外還是大陸,修煉是一樣的,在邪惡迫害還沒徹底結束之前,不是說大陸學員才需要為了大局注意安全,海外學員面臨同樣的修煉問題──這不是因為我們有甚麼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是我們大法弟子需要對世人負責、對同修負責、對大法工作負責,因此不應該給邪惡迫害提供任何方便。

這次中共特務製造的亞特蘭大迫害事件,也許不僅僅是針對海外學員長期不能正確對待信息安全問題而來,但我們也不應該忽視其中反映出的許多海外學員嚴重缺乏安全意識這個漏洞。──在邪惡迫害竭力到處滲透的時候,對安全問題掉以輕心、甚至採取一種藐視的態度,這是非常不理智、不明智的,也是對自己、對同修的不善和不負責,如果不能消除後果,實際上真的會起到助紂為虐的作用。這是和所有大法弟子的心願以及正法對我們的要求背道而馳的。

各地都有一些海外同修比較喜歡談論誰是幹甚麼的、參與甚麼項目了,如何如何。有人好說,有人好傳,而且在談論的時候完全沒有想到信息安全和自己談論這些是否出於修煉人對法負責、對修煉負責、對眾生負責的心態。有的為了和不修煉的家人(甚至來往於大陸和海外之間的家人)搞好關係,把大法弟子反迫害的信息不分輕重緩急的都輕易說出去(其實真的善待家人,家人會感受到的;並不需要拿大法同修內部的信息安全作為工具和代價)。同修本人說這些話的時候,從常人角度衡量,往往真的沒有甚麼惡意,而且是好意,這樣的話題表面上也會產生一種同修之間沒有秘密的親近感,但從修煉角度看,其實並不是在做好事,甚至是在做壞事,潛在的還是有常人心在起作用,比如顯示啊、好奇啊、自我啊、人情啊,等等。而且這種現象,不是哪一個項目、哪一個人的問題,無形中給邪惡提供了方便(「說者無意、聽者有心」),給重視信息安全的同修製造了更大的難度和壓力;常人聽了不必要聽的話容易受到干擾而造業;項目外的同修也往往因為不在項目中而難以考慮周到,把握不好會給項目中的同修帶來人為的干擾,或自己起了某方面的人心造成自己修煉上的障礙。

反迫害這些年,中共特務在海外傾注了難以計數的資金和人力,也有幾次因為個別海外學員的人心泛濫和缺乏安全意識而得手。至此,海外弟子都應該清醒的、理智的認識到海外安全問題和修煉的重要了。金剛不動的狀態從外面是無法攻克的。從修煉上講,一些涉及信息安全的迫害事件,是同修過於缺乏安全意識造成的,然而在就這些事講真相、揭露迫害的過程中,有的海外學員卻不知出於甚麼心態,主動拋出更多的、大量的內部信息(也就是中共特務希望證實的所謂「法輪功情況」)。正法修煉已經這麼多年,這些非常不理智、不明智的行為早該停止了,應該銷聲匿跡了。大法弟子努力做三件事是修煉的需要,但做事多少卻不能簡單的用來代表修煉的層次與境界,修煉人自己不能被假相所迷惑,大法弟子做三件事與常人搞事業本質上有著天壤之別。

總之,海外大法弟子都應該重視安全問題,要更無私才能不只想著自己的心意、自己的項目從而無意中做出令邪惡中共特務高興的事來。破除舊勢力安排、反迫害不是口頭上說著好聽,修煉必須紮紮實實嚴肅的對待才對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