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了解的上網同修被抓的情況

【明慧網2005年4月14日】在勞教所及外面了解到一些上網的大法弟子被抓的情況。下面把我了解到的,從電腦技術角度看這些同修被抓的情況說一下,這可能也是一些同修所關心的。

一位同修,2002年因為直接用QQ講真象被邪惡之徒從網上盯上,當時他已經有兩三個月沒用那個QQ號了,後來他幫他們的領導修機子,順便上網打開了一下那個QQ號,就這一下被邪惡之徒查到了那個電話,順藤摸瓜找到了他。他可能是原來一直在網吧裏上那個QQ號。

一位同修發真象時意外被抓,怕心重,自己招了,還招出了別人。

一位同修網絡技術比較好,據說,他曾經多次進入公安的網絡,省裏到當地的網警後來察覺他的存在,一直試圖想找出他來,卻找不到他。後來被別的同修給說出來了。他一直使用雙硬盤上網,雖然出事了,但他那塊有敏感信息的硬盤依然安然無恙。

有幾位同修,也是被說出來的,有同修發光盤被抓,一層層,把幾個上網的同修給說出來了,這幾個上網的同修注意了一般的安全防護,安裝了ZA防火牆、清道夫。另有消息說惡警事先已經掌握他們的情況,從一些跡象分析不像,如這幾個人並不是同時被抓,而是有一定的時間間隔(一、二天);抓人時,惡警還沒開好搜查證等。這幾個同修中,有一個同修,平時錄入資料就直接放在硬盤裏,刪除時也沒用清道夫等安全擦除。結果被惡警從電腦裏恢復出來了大量資料,據說打了好幾本。另一個同修使用了清道夫、bestcrypt、strongdisk加密盤,惡警最後也沒打開加密盤。一上網同修輸入完其他同修寫在紙上的資料後因為忙沒有及時銷毀這些紙張,造成很大損失,波及了許多同修。

有一個同修基本上不怎麼懂電腦,但文化水平較高,寫作能力很強。他看真象資料,按上面介紹的方面上了網,得到了上網軟件。有兩次他看到了本地消息,他知道更詳實的情況,看到文章的最後下面的「意見建議請寄」那塊,就想反饋一些信息,他就點了,這一點,自然就打開了outlook,然後他就把他知道的情況寫好郵件發出去了。他用是單位的電腦,點開的outlook是他同事的郵箱。他這等於是不做任何加密直接向明慧發信了。後來的情況就可想而知了,這封信被截了……非常可惜。

另一個同修,一般的計算機技術他還是比較懂的,但一直沒有和其他懂技術的同修聯繫上。但是後來他通過一個常人從外地同修那得到了幾張光盤,從此以後他上了網,他平常對各種新奇的軟件感興趣,據說他買的各種光盤就有上百張。他的機子上裝的東西非常的雜,沒裝網絡防火牆。後來他通過網絡發了一個自己的嚴正聲明,據說是被邪惡網警發現了,通知派出所抓的人,非法關押、勞教他的證據就是從他的抽屜中搜出來了一張有明慧網內容的軟盤。有同修分析,可能他的機子被邪惡之徒放進了木馬,發現了他給明慧傳東西。

有一個較大的縣級市的同修,用QQ在網吧裏講真象,後來警察包圍那家網吧,氣勢洶洶的包圍了那家網吧,幾個警察檢查電腦,這個同修還是安全走了,他們愣沒查出來。有同修在沒暴露身份的情況下,跟他們交談過,他們的水平確實是很低的,對他們來說,吃吃喝喝的興趣遠比鑽研技術的興趣要大的多。聽說有的同修(沒暴露身份)與在北京公安部搞網絡監察的一個人較熟,據說他們挺忙,全國到處出差(也就是去吃喝玩樂),其實他真還是沒有甚麼水平,他那幾個令人羨慕的證書,都不是真才實學得來的!

還有不少上網的同修雖然被抓,是因為別的方面的事被抓的,邪惡之徒最後也不知道他們上網。

比如一個會上網的同修被抓,據說就是因煉功被人舉報而被抓,到最後他們也不知道他上網。

這些同修一個共同的問題就是法沒學好。

04年上半年傳到勞教所一篇明慧網上的交流文章《與「搞技術的同修」切磋》,是專門針對搞技術的同修談的,搞技術的同修看完後覺得寫的太好了,真是那麼回事。

被非法迫害過的搞技術的同修衷心希望所有搞技術的同修都看兩遍這篇文章。學好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