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了怕心並不等於不存在安全問題了

從安全與怕心談起


【明慧網2004年8月15日】

明慧編輯部:

前一段時間明慧週刊等媒體不時報導一些大陸真象資料點被破壞,我們當地也出現了類似的問題。同修被捕迫害,大法及真象資料流通受阻,直接影響到了講真象、救度眾生的大事。師父說:「被迫害嚴重的地區,被破壞得嚴重的地方,那裏的學員真的應該想一想:到底怎麼回事?」(《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在交流中發現同修間在安全的認識上差距很大,有些認識是對法的偏離。因個人現處環境所限,不能與更多的同修及時交流,思之再三,決定將安全問題的認識寫出來與大家交流、切磋,共同提高認識、抵制邪惡、減少損失,走正大法弟子的路,更好的做好師父交待的、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不負大法弟子的使命。

為了便於交流我先談一下自己的狀況。我今年60歲,是一名普通的知識分子,得法前身患多種慢性疾病,久醫不治,身心交瘁。96年五月初九喜得大法。拜讀《轉法輪》的第五天師父慈悲加持、淨化身體。消業兩天後,患30餘年的多種慢性頑疾不治而癒,無病一身輕。身心發生巨變,親朋好友、同事、四鄰有目共睹。從此在煉功點上我成為一名真誠的大法弟子,認真學法、煉功,力求精進。在那洪法的日子裏,在證實法的日日夜夜歷程中,一路走來。三次進京上訪,兩次被抓進看守所,被非法勞教三年期間換了三個勞教所,勞教期滿後被迫流離失所,返回家後被綁架進洗腦班(從15天一期延長至56天),走出洗腦班後在家被嚴密監控。雖說修煉的路走得很艱辛、歷經坎坷,磕磕絆絆,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堂堂正正的走到今天,歷經多少次危難,有驚無險,「柳暗花明又一村」。回首往事,從99年「4.25」北京中南海上訪起,大牆內外、五度春秋,腥風血雨,直到現在都是邪惡重點監控的人員。常人有句話,經得多,見得廣。在安全的問題上我想把我的所見所聞所悟寫出來供有關同修參考並與大家交流,共同在法上提高認識,減少損失,走好走正大法弟子每個人的圓滿之路。

師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說,「邪惡是無孔不入的,你們一念一行邪惡都在虎視眈眈。你們執著甚麼邪惡就加強甚麼,你們思想不正它們就會叫你不理智。」「還有的人頭腦一直不清醒、不冷靜,自己不注意安全,更不注意其他人的安全。」

同修間交流談及安全問題時,往往有人用怕心二字簡單結論。我們都知道怕心是一種很強烈的執著,是修煉過程中必須徹底去掉的,也可以說非常普遍存在的,只是每人多少、大小不同而已;怕心也是最不安全的因素之一,「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帶著怕心的一思一念都可能成為被邪惡利用並加以無限放大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的藉口。

在邪惡瘋狂的迫害中,怕心障礙著多少人走不出來;在怕心的帶動下,有多少人違心的向邪惡妥協,有甚者走向邪悟、走向反面、出賣同修、向邪惡提供情報、為邪惡編造謊言陷害同修,做出了一個修煉人不應為也不能為之事。因此怕心修去越徹底越乾淨越早越好。去掉了怕心也就消除了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一種最大的藉口,相對的說也最安全。

但是,沒有了怕心並不等於不存在安全問題了,常人的各種執著心如顯示心、爭鬥心、顧慮心……等等各種不好的人心都可成為邪惡利用迫害大法弟子的藉口。只有修得執著無一漏才能從根本上消除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藉口。我自己幾次被邪惡迫害,主要是自己的正念不足,被各種常人心帶動,(有時是很難很難察覺的)導致邪惡得逞。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包括這場迫害的本身大法弟子都不承認它,誰也不配考驗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使命是隨師正法、救度眾生。必須立即停止這場無理智的迫害。在證實法的實踐中修去怕心、坦坦蕩蕩的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有沒有怕心不是嘴上說說,也不用表現給誰、證明給誰看的;而是修到那個狀態了自然就能堅定的走好證實法的每一步。

在勞教所、在洗腦班,幾乎每次邪惡集中迫害時都出現這種情況。有些平時不重視學法的學員在迫害面前,表現出常人式的慷慨激昂,在激烈的言辭中反映出各種各樣的常人之心(這裏不包括那些一切都不配合邪惡的堅定的同修)。往往首先向邪惡妥協的就是這種人。還有的在壓力下反反復復,時而明白,時而糊塗,有的走向邪悟,倒向邪惡一面。這樣他們不但自己在修煉的路上鑄成大錯,而且給堅定的同修增大了壓力,使邪惡的迫害一次次得逞,客觀上某種程度上助長了邪惡的囂張氣燄。局部的環境正不過來,使大法弟子長時間的處於被動局面。

這幾年我們經歷的教訓太多了,我們付出的代價也太大了,多少堅定的優秀的大法弟子長期深受煎熬、致殘致傷,有的失去了寶貴的肉身。我們應該有清醒的認識了。「一直到迫害最後邪惡都不會停止迫害,明天結束,今天那個邪惡還是照樣行惡。沒正完法之前的宇宙它就是那樣,它不會因為沒正法而自動變好,沒正法它怎麼能變好呢?那個毒藥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讓它毒了,它做不到。」(《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當然只要邪惡它還存在,它就會起破壞作用,我們一定要不能掉以輕心。」(《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

我們不但要說到而且要真正的做到修掉怕心,理智的對待安全問題,正念消除邪惡的迫害,才是大法弟子的正行。師父在講法中告訴我們,「雖然舊勢力已經不存在了,但是它們在三界內安排的東西還在發揮著作用。」「那麼這個時候邪惡沒有最後徹底清除它之前它還會起作用,它們還是那樣邪惡,只不過它的力量小了、它們能夠行惡的地方少了。」(《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在《轉法輪》中給我們講的那個故事,「有個人手裏拿著我的書,在大街上一邊走一邊大叫:有李老師保護不怕汽車撞。這是破壞大法,不會保護這種人的,其實真修弟子不會這麼做的。」故事中的這個人說的話並沒有錯,只是他的這種表現是非常不理智的,不是修煉者所為。在安全的問題上我們同樣要理智的對待,時刻保持清醒的認識、清醒的頭腦。在修煉的過程中我們的執著心去掉了很多很多,但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修煉形式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在常人社會中證實法,救度眾生。為了能在常人中生存,在圓滿之前還存留著一些常人之心。有常人心在才能修煉,有常人心在才能證實法。

對大法弟子來講在邪惡最後清除之前,不安全的問題始終是存在的。大法弟子在發正念清除各個空間邪惡的同時也在清除這些不安全的因素。只要保持清醒的頭腦,不給邪惡以大的把柄,它們就不敢過分的迫害。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是針對大法弟子常人的執著心來的,這是舊勢力的安排,師父不承認,大法弟子也不承認。只要我們正念強就能消除它,使它不起作用,找不到迫害的藉口。大法弟子正念足時,舊宇宙的理也不允許邪惡對大法弟子過分的迫害。表現在常人社會,常人的法律、常人的道德也不允許它們那樣做。誰做了誰就將承擔它們所做的一切後果。另外,大法弟子有師父法身和護法正神在管著。只要大法弟子正念強,自己做得正,誰也動不了一根汗毛。

在師父正法進程的巨大衝擊下,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形式也在不斷的發生著變化,不斷的變幻著招數。邪惡的鎮壓在偷偷地進行了,不敢叫更多的世人知道,它們的內部也是欺上瞞下,你欺我瞞,一級瞞一級。揭露邪惡也是當前我們講清真象的一個重要方面。「一定要把這場迫害、這場邪惡揭露出來,叫世人看清,這也是在抑制它,也是在消除它。講真象是最有力的,是大善的行為,因為這場迫害完全是以謊言欺騙為基礎的。」(《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在邪惡對大法弟子眾多的迫害中秘密監視居室也是其中的一種。特別是2003年11月份以來加大了力度(也是迫於國內及國際人權組織的壓力而改變的形式)動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真是「國力傾盡為吾忙」(《洪吟》)不惜重金引進、開發新的高科技產品用於迫害大法弟子,拿著老百姓的錢鎮壓老百姓,揮霍無度、一點不心疼。談及此事時世人往往對此表現的麻木不仁。邪惡將包括大法弟子在內的社會上8種類型的人士作為監視的對像,在網上傳媒發表不同政見的人士也是重點監視對像。有的人不相信,有的人不屑一顧,認為一個掌握著國家機器的政府不會、也不可能下這麼大的氣力對待一群手無寸鐵的老百姓,一個個的好人。變異的思想是多麼頑固啊!有些同修也認為是假象、是隨心而化、自心生魔。那麼我們應該怎麼樣對待這些事情呢?

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在常人社會中的表現是實實在在的,是客觀存在的。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不能等同於人對人的迫害,大法弟子是修煉的人,不同於常人,我們應該有清醒、理智的認識。邪惡的迫害是針對大法弟子沒修好的那一面的人心來的,有人心在它才會起作用。當修得執著無一漏的時候,它就再也不會起任何作用了,再也奈何不了大法弟子了,就達到「視而不見,不迷不惑;聽而不聞,難亂其心」修煉者應有的狀態了。那麼我們揭露邪惡的監視,也是在講清真象,也是喚醒世人的良知,挽救世人,救度世人。

在具體面對邪惡的迫害時,當地大法弟子如何協調好、更好的發揮整體的作用也是十分重要的。每次出現問題前,都有一些重要的信息。往往這些信息沒有得到重視,或傳遞到某學員處給壓了下來,沒能及時的傳遞給當事的同修;有的人只是自己採取了一些所謂的安全措施;有的還在法上找藉口,怕引起混亂、波動。資料點被破壞了,不是及時地設法通知其他的同修立即採取行動,營救同修,減少損失。這樣就錯過了營救同修的最佳時刻,邪惡迫害了(包括秘密監視),我們就是要及時的揭露,用各種各樣的方式叫更多的同修,更多的世人知道,整體發出強大的正念之場,震懾邪惡,抑制它,消滅它。「現在在中國大陸社會的表面它們也都維持不住了,邪惡的鎮壓已經是偷偷摸摸的、不敢叫世人看見了。其實一切正的力量都在銷毀它,邪惡是害怕的,不敢聲揚,偷偷的在鎮壓了,怕更多的世人知道它們幹的這些見不得人的邪惡之事了。它們連中央的那些個幹部、甚至於高級幹部都不叫知道,對他們內部都在撒謊,都在掩蓋這場迫害。只有那幾個邪惡、那幾個最壞的敗類操縱著下面的惡人進行著邪惡迫害。它們在迫害中的卑鄙手段是極力掩蓋的,對中央的幹部們它們都在做假報告,用造假來維持邪惡的迫害。」(《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讓我們以對法負責的高度來認識自身和同修的安全問題,環境就會改變,環境也一定能正過來,「一正壓百邪」。我們同是同修,都是大法弟子,大法的粒子,每個人都是負責人,協調人。學好法從自身做起、走好走正師父給安排的各自不同的修煉的路。不負使命,不辱師門,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圓滿好自己的一切。

這場邪惡的迫害發生在邪惡的中國大陸,大法開傳在中國,師父對大陸的大法弟子寄予厚望,多次講法中講了,大法弟子的主體在中國,那裏有近一億的大法弟子。「特別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肩負的責任是最大的。大法弟子的主體是在中國,那麼那裏的大法弟子應該做得更好,應該在教訓中更加理智、更加清醒,走得更正,應該叫更多的眾生得救,應該發揮大法弟子主體的作用。」「你們怎麼能在大法弟子中形成更強的正念才是最偉大的。從每個人做起,真的把我們這個環境啊變得很正,一切不正的因素都會解體,一切做不好的學員就會看到自己的不足、就會促使他們做好。」(《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過去的已經過去了,過去的已經成為歷史,過去的一切都是另外空間永恆的記錄。做得好與壞都成為過去,做得好的成為激勵我們更精進的因素,做得不好的成為修煉路上的教訓。師父告訴我們,大法弟子做的一切都是留給宇宙的未來的。師恩浩蕩,我們有幸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大法有著成就覺者的無限智慧。讓我們沐浴在師尊慈悲的佛光中洗淨自己,擦去污跡,達到大法弟子的標準,展現大法弟子應有的狀態,走好自己最後的路,殊途同歸,圓滿隨師還。「在這個時候只要能夠平穩的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這三件事,你們就能走得過來,一定能走得過來。」(《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意在交流,個人所悟,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指正,共同提高。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