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真正修煉自己 做到對同修負責》有感(1)


【明慧網2004年8月1日】有同修以「真正修煉自己 做到對同修負責」的基點談了關於大法工作方面的一些安全問題,我覺得所有同修都應該引起足夠的重視,特別是那些牽扯到資料點的同修。在此借明慧一角談談自己的一點淺見。

就像此同修談到的為甚麼教訓很多了,提醒也很多了,為甚麼在這些手機、電話、郵件、電腦、見面、購物方面叫邪惡頻頻得逞呢?我想主要從法理認識方面與心性方面談一談。

一、安全問題是否與正念相衝突

我是一直在資料點上的同修,我經常和與我們聯繫的同修提醒在手機電話方面注意安全,可有一部份同修當你一提到注意安全時,他就接著來了一句「不用怕,正念強保證沒有事。」言外之意誰談安全問題就是正念不強,你既然正念強為甚麼還要注意安全呢!很多同修被這個簡單的思維邏輯就給滿足了,似乎覺得滿有道理。我想存在這種認識的同修主要有對安全與正念之間的關係認識不清造成的。

一個「怕」字是否就是正念範圍的全部呢?吃素是不是就是修佛的全部或者是口斷執著的全部呢?顯然相差太遠。就像一層分子是不是就是宇宙空間的全部呢?如果單純把沒有怕心當成大法弟子所有正念的全部,那麼就像那些現代人類的實證科學家認識的一樣:人的眼睛看到的分子空間就是宇宙的全部。如此的極端狹隘。用一個單純的怕與不怕來衡量正念,就像現代的科學家用分子來衡量宇宙一樣。如果要問正念是甚麼,就像問空間是甚麼一樣,是沒有一個固有的概念來描述的。就像空間,不同層次的空間有它本身不同的體現形式,不同的生命對相同的空間卻有各自的不同認識。大法弟子的正念認識是與每個大法弟子自身的心性、各自對法,對正法的認識密切相關的。不能一概而論,在具體的把握中更沒有具體的統一形式。大道無形。

打一個比喻(不一定恰當),大法弟子的正法過程就像共同建立一座金字塔的過程。每一個大法弟子就像一個建築工程師。每一個大法弟子的正念就像一個建築工程師的心理素質。大法弟子的怕心就像建築師的恐高症一樣。不同的建築師或多或少都有一點恐高心理。按常人的理講,一個好的工程師必須有一個好的心理素質,首先要適用高空作業,不能有嚴重的恐高心理。因為牽扯到人身安全問題。這種恐高心理,就是一種怕的因素,但也可以在工作中慢慢去掉。就像大法弟子的怕心,可以通過修煉去掉一樣。那麼對一個建築師的安全要求與提醒,與他的心理素質有甚麼衝突呢!

建築總指揮對安全的要求是:保證安全網質量無問題,並繫好;工作人員必須戴安全帽、繫安全帶……。那麼這些安全要求,一是從個體出發,二是從總體出發。那麼建築總指揮會不會因每個人的認識不同而廢棄這些安全制度要求呢?肯定不會的。除非你不是這個工程的其中一員,或者你在給自己搞建築。安全為了甚麼,一是為了員工安危;二是為了建築公司的聲譽。那麼一個心理素質好的員工肯定會重視安全問題,他對安全的認識成了自己對自身素質嚴格要求的一部份。因為很有可能因為自身出現安全問題而給他人或公司帶來後患。因你自己出了安全問題,安全監督員受處罰;公司名譽遭到毀壞從而破產。所以建築公司決不會因哪一個人堅持自己的安全認識而忽視或降低對職工的安全要求。因為這是整體的需要。就像大法弟子注意安全問題不僅僅是自己如何如何,而是整體的需要,是對同修負責對整體負責。

注意安全也是我們在常人中修煉這種修煉形式中體現正念正行的一個方面。

二、有同修說:為甚麼她(他)很注意安全最終還是出事了。

我認為出事時有多方面原因促成的,出事了就像一個人得了肚子痛一樣,同樣是肚子痛但不是一樣的病。不能因為那一同修曾經很注意安全,後來出了事,就因此否定安全問題。更有甚者說:看看那些出事的還真不是在安全方面出的事。因此更加否定對安全的重視,反而認為那些越不注意安全的越是正念強。有的在法理不能有自己清醒認識的同修,往往還崇拜這種認識的同修。而這種認識的同修心裏越發膨脹,甚至把自己的這種認識當成一種資本而在同修中自居,甚至如果誰因同修出了事而換手機卡,就在同修間以一種挑撥的心態,揚言該同修花錢猛、拿大法的錢亂花。給在家同修,直接造成對資料點同修的誤解。同時使在家同修與在外同修在安全方面造成很大的爭議。據我所知,資料點同修換卡幾乎都是因相聯繫的同修出事,萬不得已才決定換卡的。有時因與我相聯繫的同修出事,就因是否換卡,就得斟酌兩三天。購買手機一般都是一百元左右的二手機。換下來的還可以賣給收二手手機的,不執著手機的款式,好用就行。(當然不排除同修在手機方面有存在執著的問題)

那麼大法弟子應該如何看待安全問題呢。我認為注意安全不是完全為了保護自己,否則就是一種常人心理。這也是為甚麼有的同修一聽到注意安全,就把怕不怕、出不出事聯繫在一起。為甚麼有的同修提到國外一些搞電腦的同修在網絡方面很不注意安全措施,因為這類同修認為在國外不可能遭受邪惡的迫害,如果沒有邪惡的迫害也就無需甚麼安全問題了。這種認識就是為甚麼同修時而重視安全問題,時而不重視的根本原因。因為對安全問題的認識僅僅是以自身的安危為出發點的。涉及到自身的安危就重視幾天,緊張空氣已過就算了。我認為整體一個很大的漏,就是沒有把整體的安全(大法工作的安全,資料點的安全……)放在心上。而只把個人的安全放在心上。只把安全問題看作是保護個人的一種手段,而不是當成大法弟子對大法整體與大法工作負責的一種嚴謹的心態。只是以一種為私為我的變異心理來衡量正法中的安全問題。記得有一次我提醒同修注意安全時,同修說:出了事還不都是自身有問題,如果自己沒有問題,即使資料點出了事,很可能也攤不到你頭上,你自己就有過這樣的經歷。我反問了此同修一句,那資料點的損失不算損失嗎!同修不說話了。很多同修從魔難中正念突破出來後很高興談自己的正念正行,卻很少談資料點的損失,並總結經驗教訓,沒有那種因資料點遭損失而痛心的感覺。特別是資料點的同修你自己的安全與資料點的安全是聯繫在一起的,你與大多數同修情況不一樣的地方,就是要把資料點維護好,要清楚資料點在正法過程中的作用,與自己的更大的責任。否則就是常人的玩忽職守。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