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真正修煉自己 做到對同修負責》有感(2)


【明慧網2004年8月2日】

三、安全問題是不是與心性無關。

很多同修往往把安全問題與心性問題孤立起來看。而我要談的就是大法弟子在安全方面存在的嚴重的心性問題,及造成的一些慘痛教訓。

記得有一次一位同修談到這樣一件事,一個資料點的同修出事了以後,其他幾位同修切磋是否應該搬家。經切磋後幾個主要負責的同修認為不需搬家了,認為搬家就是承認舊勢力的迫害,要正念否定這一切。但人卻撤離了。事出前有人已經透露邪惡要來抄家了,但相關同修依然「安若泰山」。結果一個剛成立不久的資料點遭到破壞。這些同修一個最大的心性問題是根本不把資料點與自己的安全同等看待,沒有真正為法負責的正念,所以起不到正念鎮邪滅亂的作用。正念的基點才是正念的根本。

後來該資料點的一位同修(該同修在當地很受崇拜)又在本地區一個剛成立不久的一個資料點工作。我當時在另一資料點工作。此同修當時有這樣一種認識,認為安全問題就是一種人的觀念,因為神是不會考慮甚麼安全不安全的。完全把大法弟子在世間證實法撇開看,並說只要沒有怕心,把資料點搬大街上幹都沒有問題,邪惡不敢動你。不長時間與該資料點聯繫的一位外地同修被抓,有同修提出搬家,該同修與幾位在當地大法弟子中認為「悟得高」的同修說:你怎麼知道他會將資料點說出來,你這不是疑心、求心!後來明明看到有可疑人盯梢,乾脆來個不管。結果資料點出事,此負責同修也被抓。在此過程中把師父的慈悲多次點悟都當成邪惡的假象演化。由於很多同修不能以法為師,受此同修的影響,不長時間又導致十多位在家同修在不同情況下被抓。並且都是事先已經有人透露情況或自己親眼所見。這些同修當時根本就不承認注意安全問題。從表面看的確沒有怕心,很令人「羨慕」認為正念強。

我當時認為資料點不是自己的資料點,是整體的資料點,我自己修得如何那是我自己的問題,我也不考慮自己的正念有多強甚麼的,資料點我要盡自己的所有力量維護好,這是我的「職責」。那時基本我一人照顧這個資料點,凡是與資料點無關的人員誰也不能讓他知道,能少一個就少一個。我認為大法弟子之間不同於常人的信不信任,涉及到證實法的大事就相當嚴肅,特別在重大問題上是不能含糊的。事先出事的那位同修把那個資料點說出後,又帶領公安晚上來我資料點周圍蹲坑三次,後來白天又在我在的資料點周圍盤旋也沒得逞。該同修跟我聯繫也是很頻繁的,但資料點我始終沒有領他去,有時也上來很重的人情牽動,但始終沒有在資料點的安全問題上打折扣。這裏體現出一個問題,有同修只管自己為私的提高,而忽略大法工作的安全問題。由於該地區資料點頻頻出事,雖幾年過去了,但給同修造成很大的心理障礙,給現在成立小型資料點帶來很大的阻力。正法進程雖然已經到了今天,但我看到很多同修對資料點至今還是以一種旁觀者的心態,或以一種常人的大集體的心態來對待或看待資料點。令同修很難體察到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的那種超常的凝聚力。

記得有一位上網的同修在資料點大面積的出事後,與當地同修談到這樣一個問題,平時大家在發正念的時候有幾人想到過資料點,同修的意思不是要求其他同修如何,而是提到同修太缺乏整體意識了。資料點好像就是那幾個做資料同修的資料點,出了事就是他們的問題。只有當缺乏資料的時候,才想到了資料點,除此之外,資料點根本在自己的思想中就不存在,就像常人一樣,當自己經濟危機的時候想到了自己的廠子,平時自己有飯吃有酒喝的時候,很難體會到自己與廠子之間的那種不可分割的關係。只有當有一天廠子突然破產的時候,方想到廠子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可是這是人。師父曾在講法中告訴過我們,當年舊勢力毀大法書時找的藉口是人太不知道珍惜大法書了,從此以後要人到處找大法書。正法的今天,出現了資料點大面積的出事,原因不僅僅是表面大家直觀看到的。就在我與幾位同修接觸中,和其他資料點同修反應中看出,有的同修拿資料點的安全根本就不當回事的。記得外地一位資料點的同修說,一些與他相聯繫的同修就直接在手機中說:我們需要多少份師父在某地的講法,你給送來。同修提醒要注意安全時,而他反駁同修不能老靠人的辦法,要正念強否定舊勢力,不能老是叫舊勢力牽著咱鼻子走。另一位與此資料點聯繫的在家同修對我說,以前正念不強,打個電話真麻煩,真費腦筋,這時候正念強了,根本不用考慮這麼多,省很多事。並以自己曾與哪幾位同修聯繫過,幾位同修都出了事,而自己手機沒換也沒事,而得出自己正念強的結論。我想這位同修的正念強可不要為了自己省事,而不考慮其他同修或資料點的安全。

不多時,如出一轍的事又在我們資料點出現了。與我們資料點相聯繫的一主要負責傳遞材料的同修,一天在手機中直接說:師父經文……。我們就沒有放在心上。不幾天該同修與外地一同修通話時,雙方各自的電話均有三次被第三者接去,並且手機出現回音。就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決定換手機,該同修當時也同意了。第二天我們與該同修見面時,他(她)說與同修交流了說是邪惡演化的假象,手機不用換。我說:都告訴同修了。他說:那換就換了吧,其實這是邪惡演化的假象,咱不是整天吆喝否定舊勢力麼,它就要考驗你到底能不能否定它。該同修表示很後悔沒有抓住這一次機會提高上來。而我聽到此同修這種心態十分難過,豈不知這一次電話給工作點正常運轉帶來了多麼大的麻煩。一連五六個電話都是第三者的聲音,並且雙方都確定沒有撥錯電話。即使是邪惡演化的假象,肯定是我們自身有很大的漏洞,它們才以考驗你為藉口出現的。事後我才知道該同修在外地專以手機問題特意交流如何否定舊勢力,很多同修交流完後,就直接和資料點同修在手機中直接談資料如何如何。這也是出現該同修與我們通話時直接提到師父經文的事的原因。即使這次沒有出現大的損失我想這至少是一個警告──我們自我膨脹的心已大起來了。

可沒多久與我們聯繫資料的一位同修被抓,手機與沒加密的電話號碼本被惡警拿去。我們又一次提出要求更換手機。而該同修說:你們要換就換吧,這次我是不能換了,上次換我是真後悔了。言外之意後悔自己沒有抓住機會提高上來。同修沒有別的辦法就提出和他暫時傳呼聯繫。該同修很氣性的說了一句:要聯繫就聯繫,不聯繫就算了!他扭頭就走了。最後手機還是沒換。該同修那種大姐大、大哥大的氣勢常令人喘不過氣來。簡直就是一種領導與被領導之間的關係,他決定的事你就得照辦,也不須你多問。常常把自己這種電話聯繫的認識強加給別人,在與外地同修聯繫時強烈要求對方開著手機,要求以自己的手機直接打對方的手機,而對方由於處於整體的考慮,和地區性的不便就要求他以傳呼聯繫。而該同修則直接肯定人家承認舊勢力,要破除這一塊。而在同修中說外地同修如何如何的承認舊勢力,甚麼手機不敢開。而據我所知他所說的外地同修他們都是手機聯繫也不是不敢開機,他們是出於對整體的安全著想,儘量各自的電話不要輕易暴露,特別對對方還不太了解的情況下。在整體的配合方面如何能儘量的不執著自我,大法弟子間形成更大的正念,這才是我們正法中最需要的。任何的執著自我都是對整體力量的一種消減。少一份對自我的執著,就多一份對他人與整體的考慮。

這些對安全方面反映出的最大問題,就是執著自己的正念與自身的提高。我想大法弟子的正念是在正法過程中,無所求的不知不覺中自然而然的提高上來的,不是人為的達到的。證實大法的過程中容著自己的提高,但不能利用正法來達到為私提高的目地。以正法為基點而不是以自己的提高為基點。就像修煉大法可以達到祛病的目地,但大法不是用來祛病的。是以修煉大法為基點而不是以祛病為基點的。

最後提醒同修最好避免用大法弟子家的固定電話相互聯繫,特別牽扯資料與重大問題時。也儘量避免用固定電話與手機聯繫,或手機與手機聯繫。最方便又比較安全的是,用不固定的公用電話打手機,既避免相互感染,又不誤事,最多就是多走點路。這方面的方法同修談了很多了。

寫這篇文章的目地不是批評同修,更不是否定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而是提醒同修在這類問題事情上容易忽略的一些心性問題,做事多考慮整體多考慮他人,多多體現出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正念來。

不當之處請同修嚴肅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