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地區法會問題淺談圓容


【明慧網2005年5月4日】幾天前聽同修說起一件事,「某地區最近成功召開了一次法會,有多少多少人參加,歷時多長時間,因當地正法形勢開展的很好,儘管地點選在靠近一市場,很多人看見,但沒有邪惡干擾,法會上除了學員談心得體會,還安排了學員演唱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並分別錄音錄像……。」

談這件事的同修就見到了傳過來的錄音帶(歌曲),而且其愛人(同修)還準備複製,被該同修制止。同修說,送來法會錄音的同修著重介紹了該地區正法形勢好,這次法會是全國最近最大規模(人數多,時間長)靠近市場(有人看見,但沒邪惡干擾)等等,並說準備複製一些法會的錄音錄像。

聽了介紹,我和同修就此情況對照法簡單的交流了一下,都感覺這件事如果屬實的話,還是存在一些問題的,寫出來希望對真存在類似情況的地區的同修是個提醒,讓我們共同以法為師,為法負責,為同修負責,也是為自己負責。

法會的作用就不說了,在正法的特殊時期,邪惡尚未滅盡的情況下,成功的召開法會,本身就是對舊勢力的直接否定,可以說這跟師父的呵護,每個大法弟子的共同努力是分不開的,好的環境的開創是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結果,也是來之不易的,但越到最後越不能掉以輕心。更要理智的去做好,一思一念中不能走極端。在大陸的環境下,開法會一般來說規模不宜過大。並且在當前情況下在法會上安排文藝表演並錄音錄像的做法並不合適。網上曾有關於參加法會同修合影,後被邪惡迫害,按照片抓捕的文章。

師父在評註《請停止在學員中收集簽名》經文中明確指出「對大法弟子安全不利的一切行為都要停止」,作為法會的組織者,地區的負責人,協調人都應該明確這麼做的目地和意義是甚麼,為甚麼要這麼做,或為甚麼不能這麼做,做或不做的背後有沒有甚麼心;是在證實法還是在證實自己。參加法會的學員如果覺得某種做法不合適,也應及時指出,不要怕說出來別人會誤解自己有怕心,是在為整體為法負責,見到問題是不能不說的。

就法會錄音錄像的問題,如果確實需要的話(促進學員在法上認識和提高),建議只是錄製一套(學員心得交流)並不准翻錄。也可以整理文字材料(不署名,去掉證實法中具體事件和特性文字)或選合適時間再組織召開也是可行的,決不主張大量製作音象材料,向外地傳播的做法更應該堅決禁止。各地區各方面具體情況相對不同,「兩種性格觀念上不同,做事情產生的效果不同……」(《轉法輪》),同樣的事情不同的心性不同的結果。

邪惡也在鑽同修心性有漏的地方,體現在這裏的苗頭已經有了,送音帶的同修明顯帶有歡喜心和顯示心(同修描述)「形勢好,人數多,時間長,全國第一,召開法會的地點也被用來顯示。」據了解該同修的介紹說:同修學法煉功不能保證,講真象和發正念情況不清楚,背法很吃力,歌學得很快。當然這裏不是說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不能學唱,只是在當前情況下,我們要清楚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如果對救度眾生有幫助,對整體提高有幫助那就去做,反之能免則免。常人中有成語「葉公好龍」, 走進大法弟子中卻沒有走進大法中來是最可悲的,(不是指前面同修),越到最後我們越要清醒理智啊。

當然,也許情況並不像傳話人說的,也沒有那麼嚴重,那就把這當成一次圓容和補充吧,因為任何個人執著帶來的哪怕一點點損失都會影響整體,即使當時沒有明顯的表現。就像一座水壩,每塊基石有序(和諧)的排列(配合),各自發揮自己的作用(能力)就是牢不可破的整體,反之一塊基石出了漏洞,有了問題,就會破壞這個整體,有「千里之堤,潰於蟻穴」的成語,所以不要人為的分甚麼「你,我,他」,一切都是整體,大家的,如果個人有了問題,有了漏洞,也是整體有了問題,有了漏洞,(是「漏」不是「錯」),我們應該做的,就是默默的圓容和補充。這是我們要修的,要達到的,是大法的偉大。

最後閱頌師父的《容法》和同修共勉: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共同精進,前程光明。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