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著色心給我帶來的教訓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是一個職業司機,從幾次交通事故中我向內找我自己的根本執著時,發現就是我執著於色心帶來的教訓。

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中說:「舊勢力、舊的宇宙把甚麼東西看的最重?就是色,男女之間的不檢點,這個東西看的最重。那過去一犯了這方面的戒律,就會被廟裏趕出去了,根本就不能再修了。那目前神怎麼看?你們知道他們留下的預言中怎麼說的嗎?他們預言:最後剩下的大法弟子都是在這方面保住了純潔的。就說他們把這些事情看的非常的重,所以誰要在這方面犯了戒,誰要在這方面做的不好,那舊勢力、那個宇宙所有的神都不會保你,而且都會把你往下推。它們知道你李洪志不會放棄你的弟子,那我們讓你放棄,所以它們就會讓犯錯的學員一錯再錯,最後幹壞事、走向反面,讓他滿腦子灌上邪悟的理、破壞大法,看你還要不要他。你知道它們就是這樣幹的。有些邪悟的,你們以為他真心的走向邪惡的嗎?那都是有原因的。」

在看到師父這段講法時,沒有去悟師父為甚麼把這個事又拿出來講,沒想是不是我有漏該向內找,而是把師父以前講過的法拿出來掩蓋,大概是說以前犯過現在改正了就好。自己認為多學法、保持清醒理智,也就不會一錯再錯,也絕不會幹壞事走向反面的。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我一定要信師信法。

因為我曾在勞教所的高壓迫害下承受不住,心裏雖然不信它們的歪理邪說,但是在求安逸之心的驅使下還是順水推舟的接受了所謂的「轉化」。我現在回想起來我為甚麼會被勞教迫害,是因為我沒有學好法,執著於家庭安逸的生活和色心慾望。

我從小生病,腿有殘疾(修煉後基本恢復正常,只是兩個腿粗細不一樣)。記的小的時候,經常走路摔跤,經常有人摸摸我的頭說:「這孩子呀,長大了也沒用,娶不到媳婦!」所以我就一直想我長大了一定要比別人強,一定要娶到媳婦。也許是生生世世帶來的因素,我就一直對男女之情很執著、很嚮往。結婚後,這個慾望和色心非常重,直到修煉後才開始克制自己。在九九年七二零後被非法關押多次,惡警總是以家人來勾動我的心,我每次都被干擾的失去正念,甚至後來在被勞教前還給騙的出賣過同修。

從勞教所邪悟回來後,家人都要我保證不修煉了。但是我從內心深處也知道大法是最好的,一直也想要走回大法中來,從新修煉,可是由於種種原因二年也沒有走回來。我還對妻子說過:「今生今世我還要修大法的。」但是由於法理不清,又想到一修煉就會被迫害,心裏一直很痛苦,最後逃避到南方借錢租車來度日子。

在那個南方的小城市裏,由於自己心裏想著大法好,但又沒有實修,邪惡的舊勢力就放大了我的執著和各種慾望,思想老是忽正忽邪,有時自己都覺的自己都不是自己了,在這個世風日下的大染缸中往下滑著。我睡覺做夢開車,想把車停下來怎麼也停不下來,總往前往下滑。就在這種狀態下做了可恥的事情,犯了修煉人不能也不該犯的色戒。

如果不是一起交通事故,讓我感覺到了師父講過的那種地上佛、地上道對我的干擾,我也許會滑的更深,最後就毀了。

在那個小城市邊上有一座山。有一個顧客經常坐我的車上山辦事。他告訴我山上廟裏有真佛顯過佛光。我當時知道那可能就是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是人拜出來的假佛,但又不完全信。一天,那人讓我送到山上廟前,叫我一起進廟燒香。我心裏想我不能求它們。師父說:「它巴不得你多求錢,求多點,它好多拿你點東西,等價交換。」(《轉法輪》)我只是向那三尊佛像點了個頭,看了一遍。我交了五元錢就下山了。一連幾天我的生意非常的好。我就想,我也沒有求你甚麼,你卻讓我生意這麼好,我不會上當的。

一天那人又讓我送上山,我突然想我今天給你扔二十元(是這一趟的車費),我也不信你也不再理你了。結果那人只讓我送到山下。我想那就算了,就掉頭回城。

走了不到二公里,前面一人騎摩托車橫穿公路,我怎麼剎車也沒有用,眼睜睜的看著把人給撞倒了。我賠了一千多元錢。過後想太邪了,我不信你這個邪東西,你越害我逼我我也不會去找你。但三天後,也是在公路上,突然從右邊小路上沖出一輛大汽車,一下子橫在公路中央,我的剎車又突然失靈了,我只好緊急向右轉衝上小路撞在一塊大石頭上車才停下來。再檢查車剎,沒有問題。我嚇的不敢再在這裏開車了,於是回到了老家。

由於不會幹別的事,我就與人合夥買了一輛麵包車跑出租。在開車過程中也是不順。有一天在一個十字路口,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橫穿馬路,本來他已經過去了,突然他又回頭撿地上的一枚硬幣,當場被我的車撞倒,當時老人被撞出幾米遠倒在地上,嘴角流血,兩腿在地上一伸一伸的,而車也被撞出一個大坑。我當時的感覺是這個人完了!我的一生也完了!買車的錢還是借的。我殺人了,殺生了,再也不能修煉了!頓時心灰意冷,直覺的活著真苦。現在殺生了修不了了,我呆呆的站在那裏,心裏好淒慘。

將老人送到醫院檢查,醫生說甚麼事都沒有。我一下子驚醒過來,頓時明白了是師父在幫我,師父還在管我,還在等著我走回來,還在為我這個不長進的弟子承受,對師父的感激之心無以言表!我不能再迷糊下去了,我一定要再學法,不管多苦我一定要修煉,我不是一個人,我有師父,我有大法。

我之所以要寫出這一段迷途弟子的心酸經歷,只是想告訴那些至今還沒走回來的不精進的同修,師父講的一切是真的,不要因為怕而求安逸心錯過了這萬古機緣啊!我們一定要更加珍惜大法,珍惜師父的慈悲苦度!不要走到大法的對立面去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