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世人要從身邊的小事做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我是九八年底得法的,在這幾年的正法修煉中,有苦有甜,有辛酸也有淚水,但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也艱難的走到了今天。看到其他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心裏時常產生共鳴,我也早想把自己的修煉體會寫出來,但由於自己認為文化低,寫作能力差,直到今天才提起筆來。

師尊的經文《向世間轉輪》剛剛發表時,我還沒有體會到深意。當看到師尊發表的《再轉輪》時,我才悟到凡是入過邪黨組織的人都要退出。我馬上和父母、女兒一起聲明退出邪黨組織,然後開始給我的知己朋友勸退。沒想到我話剛一出口,我的朋友也沒問為甚麼退出,就對我說:「既然你說好,那肯定好,你這麼好心腸的人,只會為別人好,不會害人的。」立刻叫我給她和兒子退出邪惡的團隊。我知道雖然表面上是我做的,其實是師尊做的這件事,是師尊在鼓勵我。這對我以後勸三退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給我增加了信心和勇氣。朋友的話也點醒了我,以後無論在生活上或工作上,我能幫忙的就幫忙,讓眾生看到大法弟子的真和善。

到目前為止,我已勸退了大概一百多人吧。雖然有很多人不是真正的能認清共產邪黨的邪惡和退黨的重要性,只是憑著對大法弟子的信任而退出的。但他們大多數對大法有一個正確的認識,最起碼不反對大法,我想這樣的人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的。從此,我在與常人的接觸中更注意自己的言行,因為此時大法弟子的言行,不僅僅代表個人的行為,更重要的是代表大法的形像。現在有很多熟悉的人都是從我們的交往中、從我的言行中改變了對大法的態度,破除了邪惡的謊言,從而對大法有一個正確的認識,我的行為也潛移默化的改變了許多人的思想和行為。有的人跟我說,跟你在一起,我的脾氣越來越好了,當自己遇到不順心的事想發脾氣時,就想,如果這事發生在你身上你肯定不會發脾氣的,和你所承受的痛苦比這算甚麼事,你卻從不叫苦、毫無怨言,總是樂呵呵的。

有一個人的孩子在學校受了傷,常人都讓她去找老師訛點錢,使她動心了,在我的勸說下,她改變了當初的想法。她對我說如果不是你的勸說,我才不會便宜了那個老師呢。而那對老師夫妻知道這件事後,對我非常的敬重,當我告訴他們真相時,他們也退出了邪黨組織。又有兩個生命得救了,我真高興。

還有和我一起上班的一個同事,她的女兒從小學到中學在學校裏學習成績一直是佼佼者,他們夫妻很自豪。我曾多次給他們講真相,可他們表面應付,心裏卻聽不進去。天有不測風雲,有一次,女兒肚子疼,他們領孩子到醫院去檢查,一查是子宮癌晚期,真是晴天霹靂。因是獨生女,他們感到生活沒有希望了,幾次想領著孩子,全家一塊死。孩子的媽媽那段時間整天精神恍惚,一會兒哭一會兒笑。我聽說後趕緊去了她家,給她們送去了伍千元錢和一本《轉法輪》。我對她說錢只能緩解一下緊張的經濟,卻救不了命,只有大法才會改變孩子的命運,只有師父才能救孩子。那時,那個女孩剛剛從醫院做完手術回來,醫生告訴她父母說再治也沒有希望了。手術後不但病情不見好轉,反而一天天惡化,下床時貓著腰走不了幾步路,因為化療頭髮全部脫光,臉蠟黃,身上是皮包骨。

我這一舉動感動了他們一家人,當即她們娘倆決定跟我學功。孩子因站不起來就在床上坐著煉,我給她們找了師尊的煉功帶,有時間我就教她們,沒時間她們就照師尊的教功帶煉。她對我說:我真後悔呀當初沒聽你的話,才使家中遭此大難,我家裏已經欠了好幾萬塊錢的賬,別人都不敢再借給我錢,怕還不上,你卻一點也不顧慮這些。我說這都是因為我學了大法,按照師尊的要求做一個為別人著想的人才這麼做的,你不要感謝我,是慈悲的師父救了你們全家,你還是感謝師父吧。你對師父感激的唯一表達方式就是多學法煉功,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去救度受苦受矇騙的可憐眾生吧。

現在孩子的媽媽已成為堅定的大法弟子,身心都很健康。她的女兒身體已基本恢復健康,頭髮黑亮臉色紅潤,身體也胖了,又重新返回學校學習,成績更好了。從這一件件事上讓我對師尊的講法有了更深的理解,師尊說:「在你周圍的人都會受益」,「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

記得,我給女兒辦了退隊聲明後,就去找她的老師,我對女兒的老師說,我女兒不能戴紅領巾,因為那不是好東西,戴上它脖子癢、難受(因為學校裏規定不戴不讓進學校)。老師同意了。我的一個朋友叫我給她和兒子辦退隊、團的聲明後沒告訴孩子,可是她的兒子從此以後一戴紅領巾脖子就起疙瘩,不戴就好。孩子找到老師說了這件事要求不戴邪黨的紅領巾。

我女兒回家給我講了這件事,我聽後非常激動。我知道大法在常人中的超常體現是師尊在鼓勵弟子,讓弟子更明白三退的重要性。那時心裏恨不得讓每一個人都立刻退出邪黨組織,逢人就講,遇到痛痛快快就退出的人,心裏就很高興,這是歡喜心。遇到不願退出的人,心裏就不高興,也不想對他再說甚麼,這是沒耐心。對於那些退出的人各方面比較關心,不退出的人就比較冷淡,這是有分別心。如果遇到被邪黨文化毒害深的人,自己不是耐心的一點點去破除他的那層殼,反而在心裏把此人定性為不可救藥的人,表面上對她說的話不表現出來厭惡,心裏卻想你等著吧,等到淘汰的那一天你後悔也就晚了。這是多麼不好的一種念頭啊,跟常人的不好思想有甚麼兩樣呢?我們大法弟子不是講慈悲講善嗎?怎麼會出來這麼不好的思想呢?這不是邪黨的毒素在自己的思想中還殘留嗎?這種不正的思想不但救不了人,反而還給常人加強了這種不好的念頭。

後來我時時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出現不好的念頭排斥它、清除它,再聽到歪理邪說心裏不像以前那麼動氣了,逐漸的改變了我的修煉環境,也很少聽到那些邪惡的話了。

在勸三退的過程中也去掉了我的很多不好的心,比如著急心、聽不得不好話的心。每次講完三退,我都想一想哪句話合適,哪句話不合適,哪句話能打動人心。針對不同的年齡性格和不同的職位用不同的方式,好的方式留下、不好的去掉,我的心逐漸變得比較沉穩了。覺得可靠的人就直接勸其三退,對不太熟悉的或陌生人我就從側面探探他的口氣,中毒不深的人就勸其三退,中毒深的人不能馬上勸三退的,我就告訴他退黨的信息,讓每一個我遇到的有緣人都知道現在世界上正發生著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給這個生命以後打下得救的基礎,當以後別人對其勸說三退或大潮過來時,不會像一點不知道真相那樣難以接受。

今後我一定會按照師尊講的法理修正自己的言行,多學法、學好法,不斷精進,注意修正自己的一言一行,從身邊的小事做起,才能救度更多的被矇蔽和毒害了的世人,才不枉師尊的慈悲苦度,才不枉眾生的期盼。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