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新經文《徹底解體邪惡》後的感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這幾天都在看明慧網的大陸大法弟子第三屆交流會,感觸很多,發現自己很多不足。

我在十月二十五日的子夜零點左右,看到師尊的新經文《徹底解體邪惡》,立刻馬上想背下來。師尊的講法就是最大的天象,天象帶動下,我作為大法弟子的一員,明白天象後,就要首先動。

通過學新經文,自己感覺該為本地區的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做些甚麼。就在明慧網上收集關於福建省儒江戒毒勞教所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的聯繫電話和惡警的聯繫方式,後來找到了X隊長的手機和辦公室電話。

在二十五日晚上,我找到一家移動銷售處的公用電話,在撥電話前,先發正念,平和一下自己的心態(能起到好的效果),然後撥通對方辦公室電話,雖然拿起電話的時候,手還是有輕微抖動,但我感覺自己完全能夠把握住自己的情緒。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粗魯的聲音,我問:
「是儒江戒毒勞教所專管隊嗎」
「是,你哪裏?」
「X隊長在嗎?」(我認識他)
「他不在,有甚麼事,你是哪裏?」
「你們還關押著很多大法學員嗎?」
「你是哪裏?」
「你是不是那個胖胖的幹警」
「我不是,你是誰?」
「嗯,X隊長不在,甚麼時候回來?」
「……」
然後他就掛機了。

整個過程下來,本來想和他好好聊聊,他先掛斷了。給我感覺他的整個情緒很急、很專權。

由於這次沒打通,我就翻了一下自己的記事本,找到X隊長的手機號(要感謝明慧網提供的這個信息,我還通過明慧網查到其他同修在裏面受迫害的情況。)並撥通他的手機,這時心情的緊張緩和了許多。
「是X隊長嗎?」
「我是,你是誰」
「還記得××這個名字嗎……我現在過得很好,你過得如何呢?」
「我也很好。」
「你們還關押著很多大法學員嗎?」
「甚麼意思?我的手機號碼你是如何得到的?」
「你們所有的幹警的手機號碼在明慧網上都能找到,誰都知道的。」
「……」
「有空聊聊嗎?」
「現在沒空。」
然後對方就掛機了。

整個過程,我比較平和,不過感覺正念還是不夠足,話題偶爾會被他們帶動。後來覺得,這個狀態不太對,人應該精神起來,對他們要站在法上看他們,徹底解體他們背後的邪惡,也是在挽救他們正的那部份。

那天晚上回去打坐,打完坐躺下,又起來打坐,又躺下,又起來,打了三次坐,看到自己就坐在自己的世界裏,很安靜,一個堅不可摧的世界,這個世界要靠我自己以後的「做好三件事」去同化法,去對他負責。

在打坐中我還悟到,師尊在《轉法輪》「遙視功能」一節中說:「我們的身體在一個特定的空間中有一個場存在,這個場和德那個場還不是一個場,不是同一個空間的,但大小是一樣的場範圍。這個場和宇宙有一種對映關係,宇宙那邊有甚麼,在他這個場中能夠對映過來甚麼,都能對映過來。」那麼在中國大陸的勞教所、監獄裏面的迫害也對應到我們的空間場內了,大法弟子圓滿自己的過程中,怎麼能讓我們空間場內仍然還存在這些對應過來的邪惡的形式的存在呢?那麼徹底解體邪惡就是在解體這些因素,因為大法弟子的圓滿是「大圓滿」,所有的邪惡的存在形式都要解體,而且現在要求我們要加快這個解體過程。

這段時間,我在救度眾生中分這幾個層次做的:

1、直接給勞教所、監獄打電話講真相,減輕邪惡對同修的迫害,也讓同修感覺到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

2、隨機給接觸的人講真相,並給他們真相護身符。我常坐出租車,司機長期在外開車,會接觸很多危險的情況,講完真相給他們真相護身符,他們一般都會很感謝你的。我注意重效果,不重數量。

3、用郵件方式給好友發正在刊登連載的《解體黨文化》的文章,並定期從「大紀元」中選取文章,穿插在其中發。

4、做光盤並散發。寫上「光盤製作者的一些話」,並儘量做成VCD,可直接讀取的。

5、在人民幣上寫「三退」真相短語。我的做法是:字一定要工整,人一看就可以看出是很認真寫的;不要千篇一律的都寫幾句話,一段時間換寫一些;大面額和小面額交叉寫,看情況而定。

我悟到,每一思一念,都要想著救度眾生的事,都要精進。

我曾向邪惡妥協過,是慈悲的師尊把我又從風雨飄搖的人世找回來,走上修煉的路,我要用正念走好穩健的每一步。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目前的一點感受,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