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七日】

一、走進大法

我是九八年十二月得的大法。我是抱著治病的想法走進大法的。當時大小有十一種病,因為身體不好,總愛發脾氣,個性強,在家是老大,在單位「渾身是刺」,沒有一個不順著我的。正是這樣,我的身體一年不如一年。

在九八年十月我得了腎炎,渾身腫的不行,這個時候,單位的小姐妹來電話說,「煉煉法輪功看看怎麼樣」。我說「怎麼煉?」她說:「先買《轉法輪》這本書看一看。」我說:「別搞迷信啦,哪有一本書一看就沒病了。」我不信,她又說「你先把你的任何觀點看法想法都去掉,看完再說」。就這樣,我請了一本《轉法輪》回家。這本書一看就放不下啦,半夜不想睡就起來看書,丈夫看我這樣看書,怕我的身體吃不消,就說「你也不能不睡覺呀,你頭疼我可不管你」。我小的時候得過腦膜炎有個後遺症就是頭疼。我不聽他的。這樣我看了幾天我也不知道,我渾身挺舒服,我決定要煉法輪功。隨後我把師尊的講法帶,教功帶,講法錄像,大法書全請回家了。天天看書,天天有變化,那個時候真是脫胎換骨,師尊每時每刻都點化我,給我淨化身體,不但病好了,我的脾氣也變好了。丈夫看我這樣他從心裏高興。過了兩個月我上班去了,院子裏的人都說我臉色好看多啦還年輕啦,我高興的說「煉法輪功煉的」。結果有幾個人看我病好了,脾氣也好了,也走進大法修煉,至今都很堅定。

二、堅修大法 證實大法

在我和同修勇猛精進的時候,邪惡從天而降,使許多有緣份的人都遠離了大法,並把大法書也交了。當時我想這麼好的功不讓煉,說啥我都要煉。結果主動交了書的人保衛科老去找;不交書的啥事也沒有。他們也沒找過我。在那些日子裏我總是想哭。後來我和同修交流了一下,要去北京去護法。由於我人心太重幾次都沒去成,這是我最大的遺憾。

在後來邪惡越來越瘋狂,我和同修就在我們本地走出來證實大法。有一次,師尊的新經文發表了,可是人多經文少,我當天中午就拿出去到外邊複印,當時心裏想不許她看內容,結果很順利的複印完了。我第一次出去發真相資料心裏很害怕,沒發完就往回跑,有一次差點讓狗咬了。後來和同修交流,多學法,多發正念,慢慢的自己做起來也不害怕了。我大部份在白天做,人們都在吃午飯的時候做最好。

二零零三年五月我在同修的幫助下學會了上網下載打印,成立了資料點。在做資料的過程中去掉了不少人的執著。

有一次我和另外倆個同修去一個縣城發真相資料,當天晚上沒回來,因為沒有班車。大西北的八月,夜晚很冷,當時去的時候穿的少,我們仨凍的鑽進山洞盤腿發正念,順利的把資料發完,後來聽說這個縣城好幾個月都沒看到真相了。師尊會時時刻刻告訴我們該怎麼做。那時我想給我安排個工作往外跑,時間上不受限制。出去做真相也方便,結果沒幾天真的調了工作,全機關數我自由,同修很羨慕我。我的歡喜心出來了,沾沾自喜,洋洋得意,對同修說話也不慈悲啦。後來讓邪惡鑽了空子,差點使大法受到損失,是師尊給我化險為夷,讓我提前退休,離開了那個城市,來到我丈夫的這個大都市。

三、新的環境證實大法

在這個新的環境裏,我沒有了同修一塊交流,沒有了同修一塊做真相了,這也是師尊給我安排的修煉道路,我要走好。大都市家家都有電腦,我在同修的幫助下有上網的軟件,讓兒子給我安上,我上網看明慧網,和全世界的大法弟子交流。我就買了刻錄機,同修給我的真相光盤做母盤,我刻錄光盤去救眾生。這三年來我做了有八百多張,做完後往小區裏發。第一次我把真相光盤發在我們小區裏的信箱裏,因為有怕心,救度眾生的心不純,結果有人告訴門衛,門衛又叫「110」把光盤全拿走了。我坐在屋裏不停的發正念,「這是救眾生的不能讓邪惡發現我,我還要做真相」。後來的幾天裏我多學法,多發正念,從內心找執著。後來片警也到過我家,要看我的身份證,我當時怎麼也翻不到,這時我想,「如果是它正常來查外來人員的,我不反對。如果是來迫害大法的,我全盤否定。以後再不許它來我家。」最後身份證沒找到,只看了一個職稱證,臨走時又說過幾天再來,一直到現在也沒來過,等他走後,我再去翻身份證就在兜裏,可當時怎麼也翻不到。這是師尊在保護我呢。

以後的日子裏,我講真相智慧多了,像明慧網上同修說的一樣,先發正念清理現場,把光盤用白紙做個信皮裝好放在信箱裏,一直做的很好,再也沒有怕的心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去年,我找了一個個體老闆打工,在這個小單位,我給有緣份的人講真相講九評,大多數都退了團隊。而且還把自由網軟件給了有緣人。有一個阿姨以前是修佛教的,我給她講了真相後,她就要學大法。她講她每天早上三、四點起床給菩薩燒香。我告訴她「你今後再燒香給李老師燒,別的不要燒了」。她說好。第一次給師尊燒香,香灰不斷,而且盤成一朵花,非常漂亮。她第二天很興奮跟我講,可惜當時沒拍照下來。她說她燒香好幾年了從來沒有過。現在也在大法中修煉了。把她以前修的都送到廟裏去了。在救眾生的過程中也有不聽的,不聽的是受惡黨的毒太深,我還要多發正念,鏟除他們背後的邪惡,直到能聽進為止。

我想寫的太多,可總覺的離師尊的要求差距太大,沒有同修做的好,也寫不出來。今後三件事要做好,走好最後的修煉的路。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