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打車講真相的一些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二日】我是一個性格很內向,不善言詞的人,我現在基本上每次打車都可以從「閒聊」開始,很自然的講真相。打車一般至少會有十分鐘左右的時間,我們可以充份利用這段暫短的與司機接觸的時間,向他講清真相。雖只有暫短的幾分鐘,如果我們充份利用,卻可能徹底改變一個生命的未來。

我在打車講真相的經歷中,曾經有數次,司機都感覺沒聽夠,而且普遍的他都會覺得你學識淵博,有一個司機第二次碰上我時,車徑直就衝我開過來,我上車後,他就說:「還認識我嗎?老朋友了。我就願意聽你講。」我又給他講了一些,到地方了,他又說:「要是有機會多聽你上上課就好了」。

聽說有的同修打車,坐車時一言不發,到地方了,把一包真相資料塞給司機,這樣做的效果不會太好,因為我們沒有給他講真相,可能他受中共毒害的思想還沒有扭轉過來,那麼他就未必能夠接受這些真相資料,而且我們的舉動也可能會讓他覺得你怪怪的,不是很正常;也有的同修上車後不跟司機講道理,直接就要求人家三退,他連為甚麼要退還沒明白呢,怎麼退呢?而且我們這樣的方式,也會讓他覺得你神神叨叨的,離他很遠。在最近一次打車講真相中,一個司機談到曾經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坐在後座上,往他的車上粘東西,像是偷偷摸摸的,這樣導致他對大法的印象不好,這個司機本身也談到如果真好,那就像佛教徒或基督教徒那樣講啊,幹嗎偷偷摸摸的,從他的言談中,我們以可以看出,如果我們堂堂正正的面對面講真相,他是能夠接受得了的,而如果我們不坦蕩,講真相的方式讓人不理解,還可能起到反作用。

能夠成功的講真相是法的威力和大法給予的智慧。我打車講真相,一般不會上車開門見山就講,這樣會顯得唐突,人不容易接受,我會先跟司機搭話,尋找講真相的切入點,逐漸切入正題。下面我舉幾個例子談談我講真相的方法:

1、利用車上放的廣播

如果車上放著流行變異歌曲等,可以問司機,「你覺得這歌曲好聽嗎?」聽他回答後,然後直接說,我覺得它不好聽,沒有藝術的美感,而且內容沒有任何意義,不能傳達給人正的、善的東西,對人沒有甚麼益處。然後可以根據司機的反應,把話題往幾個方向上轉,比如講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或講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或者如果司機提起老歌或一些老歌唱人員,我們可以談歌唱家關貴敏,自然切入到大法。

比如可以說「其實真正美的音樂,還得是古典音樂和輕音樂(給他一個過渡),但我最近聽到一種音樂更美。」司機會問「甚麼音樂」,我就會告訴他「是法輪大法弟子創作的音樂,這些歌曲都是正統的音樂,非常動聽,給人一種心靈上的享受。」然後就可以從大法弟子在海外的節日盛裝遊行和文藝表演這個角度介紹大法真相,逐漸講到大法在海外的洪傳、受到的褒獎,再講到在中國大陸遭到的殘酷迫害,及海外各國和人權團體對停止鎮壓的呼籲及對中共的譴責。講完這些,人就可以分辨出在這件事情上的善惡正邪,對大法有一個正面認識。

在新年那一段時間,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是一個很好的講真相的切入點,如果司機不放音樂也可以談,比如說「今年的春節晚會真沒意思」,一般司機都會贊同,然後接著說:「但我知道有一個晚會特別好,叫『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然後就講這個晚會如何好,最後再問他「但你知道這個晚會是誰主辦的嗎」,再告訴他是法輪大法弟子,然後按照前面的類似思路往下講。從新唐人電視台談到其他大法弟子創建的媒體和這些媒體在全世界的巨大影響力也可以(師尊在講法裏講到過大紀元時報已是覆蓋全球的最大報紙),這樣也可以把大法的純正美好展現給人。

另一個角度,從敗壞了的音樂也可以談惡黨對民族文化的破壞及黨文化敗壞了中國人的道德。比如說完流行音樂不好後,可以接著談社會上其它一些不好的現象,如:你看現在這些二十歲左右的孩子那個穿衣打扮,特別是染的那個頭髮,簡直都沒有人樣了,那哪叫人了,簡直跟妖魔鬼怪一樣了,而且現在的孩子越來越自私,就是說他根本不懂得做人的準則,連做人最基本的東西都不懂了。可是反過來講,這一切能夠完全歸罪於他們嗎?似乎也不公平,因為這是整個社會敗壞到這種程度了,可是說社會敗壞,你知道根源在哪嗎?」

然後接著說:「我覺得就是中共執政這幾十年,整個民族文化全都被破壞掉了,能夠教給人做人準則的這些理念,如孔子講的「仁、義、禮、智、信」等在人的頭腦中都沒有了,現在很多人都喜歡看韓劇,特別是女性,大家都覺得韓國人素質真高,可是你知道韓國人遵循的是甚麼嗎?是「中國傳統文化」,可是在我們中國自己卻都丟掉了。然後可以講文革十年浩劫,迫害佛教、道教,但是這些參與的人有很多人遭了報應,接著就可以講,中共容不下任何正的東西,在歷史上它破壞了能夠維持社會道德的中國傳統文化,今天它又在鎮壓能夠使人類道德回升的法輪大法,當初文革中毀廟宇、鑿佛像、迫害出家人的那些人都遭了報應,今天迫害法輪功的邪惡之徒遭報的更是比比皆是,然後可以舉一個本地的例子。告訴它迫害佛法、迫害修佛的人罪是非常大的。然後可以接著深入的講大法真相及中共無神論的危害。

2、從社會上一些敗壞現象談起

如晚間打車,可以跟司機聊夜間坐車的人是不是好人少,如可以問:「你開夜班是不是甚麼人都能遇上了?」或者問「半夜打車的是不是正經人少?」然後就從中國政府官員的素質低,談到中共對民族文化的破壞,然後接著就可以揭露中共對中國人犯下的更多罪行,主要講九評裏的內容就可以,最後談到中共正在犯下更大罪行,即對法輪大法的鎮壓,揭露迫害的嚴重程度,最好談到最邪惡的活摘器官,加拿大獨立調查團的調查結果是證實其真實性的有力依據一定要談到。

當然也有很多其它的話題切入點,如環境污染,談到中共統治下的經濟發展是以巨大的環境破壞為代價的,因為人在沒有道德、喪失天良的情況下單純的為了賺錢,他就會急功近利,不擇手段,不計後果,各地的官員也會因為和自己的利益直接相關而對環境破壞問題不聞不問,如在河流的上游建化工廠,全然不顧下游百姓的生死,繼而談這些問題的根源是中共的愚民統治,破壞了能夠維護社會道德的中華民族傳統文化,取而代之的是他的無神論、唯物論和鬥爭哲學等,這些東西實質都在起著敗壞道德的作用,因為人不相信神的存在,就不相信「善惡有報」,所以人為了私利就會無所顧忌的幹壞事。中國的傳統文化就是半神文化,其實現在的西方文明社會也都是信神的,只有中共統治的這幾十年講「無神論」,還不只這些,它一次次的搞運動,迫害死了無數的中國人,現在對法輪功的鎮壓,被很多老人稱為「第二次文化大革命」,迫害更是非常嚴重的。然後就接著深入的揭露邪惡迫害,談到法輪大法在海外的洪傳和受到的褒獎和讚譽。

以環境污染切入點,也可以談中共講的「人定勝天」、「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的邪惡理論,而中國傳統文化,道家講「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應該順應自然和宇宙規律,改造自然的結果只能是破壞自然,破壞我們的生存環境,比如最典型的長江三峽,現在下游已經開始乾枯了,長江綿延不斷的流淌了幾千年,怎麼就突然的幹了,不是三峽大壩惹的禍還能是誰?按照中國的傳統文化,其實很多老人也懂,河流它是有生命的,它是一條龍,那麼你從它身上建大壩,就等於把這條龍從中間斬斷了,那麼這條龍會慢慢的死亡,龍死亡了,河自然就乾枯了。但是這些道理現在很少有人懂了,因為中共破壞了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中華民族文化以「儒、釋、道」三家為核心,是一種半神文化,中華民族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歷史延續了五千年而沒有中斷的民族,是四大文明古國中僅存的一個,這不是因為她沒有遭受過外族侵略,而是因為所有入侵的外族都在學習她的文化,最終均成為了中華民族的一部份。而中共的統治,特別是十年浩劫,等於十年時間毀掉了中華民族五千年的輝煌文明,對於中華民族來講,是一個巨大的損失。還不只這些,發源於中國,正在全世界受到廣泛讚譽的法輪大法,又遭到了中共的殘酷鎮壓。接著深入的講大法真相。

3、從正義人士的舉動談起

高智晟律師的三次上書、中國官員的出走和反正(韓廣生、陳用林、郝鳳軍等)、辛灝年先生的《誰是新中國》和他在海外的演講內容都是很好的講真相的話題。高智晟律師的上書、中國官員的出走及反正都直接和中共迫害法輪功有關,很容易就可以切入正題,深入揭露邪惡迫害,一般我談韓廣生多一些,因為他是瀋陽的司法局局長,離我們比較近,人會更關心一些;而辛灝年先生的演講直接就是揭露中共篡改歷史和賣國行徑,他的「驅除馬列,還我中華」的主張,也是很好的揭露中共本質的一個角度。談到中華民族文化就可以很自然的談到法輪功。

講真相的過程中,揭露中共邪惡本質時可以很自然的提到九評和退黨大潮,看司機的反映,如果條件和時機成熟,可以勸他三退,如果時間不允許,只要他聽進去了,就已經給他奠定了一個很好的未來得救的基礎,當他以後再有機會接觸九評或聽到真相時,讓他三退就不會太難了。而且如果他會上網可以把通過信箱索取破網軟件的方法介紹給他,如果我們隨身攜帶了真相資料,對於已經接受了我們講的真相的司機可以送把真相資料送給他,光盤裏一般都有突破網絡封鎖的小軟件,告訴他這些小軟件可以非常方便的看被中共封鎖的海外網站,了解各方面的真實情況,不再被欺騙和矇蔽。但如果司機受中共惡黨毒害太深,聽的時候一直在反駁我們的,對於迫害法輪功還在為中共辯護的人,就不要給他真相資料,我們不能救不了他,再給我們自己帶來損失,要理智的去做。但是這樣的人現在極少了,我講真相的經歷中只遇到過一個這樣的。

如果我們能夠利用這暫短的時間把真相講透了,即使當時來不及讓他三退,有希望得救的眾生,師尊一定會安排他第二次聽到真相和最終得救的機緣,而且他還可能會把他明白的真相講給他的親朋好友,使更多的人間接得救。

講真相的時候,最關鍵的一點是正念。只要我們正念強,智慧就會源源不斷的來,講起來就不會覺得困難,而且我們強大的正念之場本身也在清除他身上的一切邪惡因素。本文只起到一個拋磚引玉的作用,其實講真相的方法還有很多,根據情況智慧的靈活的運用,經驗會逐漸的積累起來,講真相會越來越自然順利。其實也不只侷限於打車,在常人社會中辦其它的事情時,都可以抓住時機講清真相。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