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康愛民被迫害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三日】康愛民,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卻在江氏集團對法輪功七年多的迫害中,多次受到當地公安警察的騷擾、抄家、綁架,經濟勒索,強制送看守所,非法勞教、酷刑迫害、暴力毒打等等邪惡至極的迫害方式。下面是她親身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冬,康愛民進京上訪,在信訪辦門前,被警察送往駐京辦事處,兜裏二百多元的現金被警察強行收走。然後她被送往佳木斯看守所。家屬著急上火,多次找分局要人,向陽分局與西林派出所藉機合謀勒索錢財,讓家屬交錢後才放人。警察還去單位要錢,單位被逼付了幾千元錢,單位受此牽連,借故將康愛民開除工作,包括從康愛民工資中扣出的養老金都不給了。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西林派出所警察石宏偉多次上門騷擾,開著警車守在樓門口蹲坑。有一次,石宏偉進屋就翻桌櫃,看見師父講法帶就要拿,康愛民不讓拿,石宏偉打電話給所長,所長讓康愛民去派出所,並說:「不去,抬也得抬去。」欺騙康愛民說:「沒甚麼事。」到派出所填票子就把康愛民送入看守所,身份證強行扣留,家屬多次要也不給。所長及石宏偉又向家屬勒索錢財後才放人。

一次,石宏偉開著警車,在康愛民家門前蹲坑,康愛民一出屋,便被三名警察不由分說拽上車,強制綁架到向陽分局。康愛民在向陽分局走脫,從此被迫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二零零二年,康愛民與同修,在偏遠山區講真相,被人舉報,被樺南派出所綁架,非法關押一個月,身體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家屬多次要人,在佳木斯勞教所又被非法關押十五天後放人。

二零零二年,康愛民與同修講真相,被友誼路派出所綁架,勒索家屬三千元錢後放人。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五日深夜,康愛民與兩個妹妹在一住處,被警察綁架,當時幾十名警察撞開屋門,像地震了一樣,發瘋似的蜂擁而上,有的拿手電,有的拿手提探燈,惡警們連推帶拽,強行把康愛民三姐妹綁架到110巡警支隊,當時正值深夜,她們只穿內衣,綁架時外衣都不讓穿,光著腳。在市公安局,惡警把康愛民三人都銬在鐵椅子上,一天一宿。這些惡警,惡毒誹謗大法師父,把大法師父的照片放在地上,強行抬著她們的腳去踩(被大法弟子制止),然後將她們非法送到看守所,強制非法教養康愛民二年,送到勞教所。

在佳木斯勞教所,康愛民遭受了嚴重的迫害。首先,惡人把康愛民關進嚴管隊,關在小屋,幾個月不讓出來,強迫聽誹謗大法師父誹謗大法錄像,康愛民不聽,惡人便把她銬在床上,吃飯上廁所只給開一隻銬子,不允許洗臉刷牙。當時正是夏天七月份,天氣酷熱,康愛民被折磨得渾身長著疥,奇癢無比。銬子被惡警使勁勒進肉裏。當時中隊長劉亞東親自安排的這一切。銬了一週後,又逼迫坐小凳,一直坐到半夜。

二零零二年,勞教所開始對大法弟子進行強制轉化,把所有的大法弟子集中在三樓一間屋子裏,男女惡警幾十人手持電棍、警棍等刑具,把法輪功學員圍在一塊見方的瓷磚內,坐小凳(凳面的螺絲高約一釐米),逼著看誹謗大法的錄像,從早上五點一直坐到晚上十點鐘,並找茬毫無理由的延長時間,只要一閉眼,就加長時間,有時被加到半夜十二點多鐘。這些惡警們動不動就無故打人。大法弟子坐著的時候不准出線(一塊地磚的地方),兩手平放在膝蓋上,當時還有一名大法學員已經六十八歲了,但惡警仍不放過。一次,惡警讓念誹謗大法的文章,康愛民不念,一個男警察把康愛民拉出去,惡警穆振娟上來就踢,一腳就把康愛民踢倒,隨後上來四、五個男惡警,手拿警棍把康愛民從地上拽起來問念不念,康愛民說:「誹謗大法文章不念。」一幫警察上來又是一頓毒打,她被打的身上都是青紫,疼痛難忍。事過幾天,惡警們又一個個把這些大法弟子帶下樓酷刑折磨,強制扣銬子轉化。

康愛民被帶進一個屋,惡警李秀錦、周佳慧、孫麗敏,還有幾個邪悟者拿來紙和筆強迫康愛民轉化,康愛民堅決不寫,並勸說他們不能這樣做,惡警們不由分說,上來連推帶拽,將康愛民用「大背銬」銬在鐵床上,疼得康愛民豆粒大的汗珠直往下掉,真是撕心裂肺、骨斷筋折的疼。惡警們中午吃完飯,把銬子打開,讓康愛民寫,康愛民堅決不寫,惡警再一次將康愛民上「大背銬」酷刑。這樣反覆銬,那種加劇的痛苦,當時就把康愛民疼的昏死過去。這時惡警們把銬子打開,強行按著康愛民的手在紙上劃了幾下,說是寫完了,然後他們把康愛民抬到床上。她被折磨得幾天不能下地。事過幾天後,康愛民寫了嚴正聲明,聲明作廢,惡警李秀錦當即給康愛民一個耳光。

六、七月份,正值盛夏炎熱季節,惡警們讓幾個大法弟子在院子裏走個不停,有時走半天,有時走一天,不讓進屋,曬得頭暈目眩,兩眼發黑,惡警劉亞東還惡毒的說:「你們身體不好,曬曬。」

康愛民被他們迫害的心臟病發作,惡警還逼迫康愛民幹活。有一次,惡警李秀錦還揪著康愛民的頭髮用拳打,用腳踹,像發瘋似的一個猛勁把康愛民撞到牆上,康愛民便被撞昏了,腦袋被撞了一個大包,好長時間才下去。

惡警們還以各種藉口,給大法弟子加期迫害,劉亞東給康愛民加期一個月零七天。

惡警讓康愛民寫誹謗大法的作業,康愛民不寫,惡警李秀錦就把康愛民用「大背銬」銬在鐵床上,直到康愛民抽搐了,才放開。

高傑謾罵大法弟子成性,髒話、流氓話,語言極其下流。

勞教所的這些警察外表冠冕堂皇,身著警服,頭戴警徽,看看他們的所作所為,比流氓有過之而無不及,比黑社會還霸道,比法西斯還殘忍,比暴徒、強盜還邪惡……你看那些警察表面上笑呵呵的,內心裏包裹的是甚麼?骯髒的靈魂,整人治人的變態心理,偽善、欺騙的兩面嘴臉,是誰把這些警察教唆成像魔鬼般的殭屍工具──共產邪黨。

認清共產邪黨的罪惡本質勢在必然。在此奉勸那些警察,不要再繼續充當共產邪黨的替罪羊,停止一切對大法弟子的參與迫害,為自己留條後路。

二零零六年三月末,康愛民與二名同修講真相,在一超市被售貨員舉報、順和路派出所所長宋立新開警車領一幫警察將康愛民等三人強制綁架到看守所。在此期間老父親承受不住這巨大的打擊,病故。家屬多次找市局及派出所,希望讓長女康愛民看父親一眼,辦案警察勒索錢財,見錢不到位,就是不讓見,此次康愛民被非法關押了四十多天,家屬多次要人,耗費大量人力、財力,被逼得拿現金才將人放回。

天滅中共近在眼前,奉勸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公安警察,懸崖勒馬,立功贖罪,珍惜機緣,停止對所有大法弟子的迫害,抓緊退出黨團隊,為自己、為家人選擇一個平安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