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遭長期迫害,佳木斯侯振安含冤離世(圖)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三日】黑龍江省佳木斯市老年法輪功學員侯振安一家幾人煉功,多次遭到不法人員去他家騷擾,大兒子侯志強、大兒媳門曉華多次被非法關押,被迫害的非常嚴重,門曉華被迫害致死,老人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於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離世。

侯振安,男,七十一歲,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煉功後,身心受益,多種疾病不翼而飛,達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後來他又讓老伴也煉法輪功,受益後,大兒子、大兒媳、大孫子也都相繼煉功,受益良多。

1999年7月19日,侯振安去北京證實法,在哈爾濱市,佳木斯市公安局把他與很多去北京證實法的大法弟子劫持回佳木斯。在永紅分局,國保大隊長石秀文給這些人「開會」,目地是登記誰是頭,誰幹甚麼的,一個一個審問。晚上各單位分別把這些大法弟子各自領回去,每人被勒索交100元現金,說是從哈爾濱回佳木斯路費。22日下午四點多鐘,強迫剩下的大法弟子看誹謗法輪功的電視,侯振安被勒索3100元後放回。

1999年7月末的一天,侯振安聽見有人敲門,開門出去,只見錄像機對準了他,電視台記者對他說:「我們是佳木斯電視台的,聽說你們全家煉法輪功。」我說:「對」,又問:「聽說你們煉法輪功的人有病不吃藥。」侯振安回答:「我們煉功人沒有病,吃甚麼藥,誰要想吃藥,吃毒藥都沒人管。」這時記者突然把攝像機關閉了。然後它們又去「採訪」一個劉大夫。劉大夫說:「我們廠侯工(指侯振安)的老伴得尿毒症,人們勸她吃藥她不吃,最後死了」,其實劉大夫所說是謊言,無中生有的造假。結果電視台播放了採訪侯振安的錄像,題目是法輪功受害者。當時錄像片中沒有侯振安一句聲音,只是電視台造假者的謊言。

2000年底,侯振安又一次去北京說明真相,在火車上佳木斯鐵路公安處的惡人讓每位旅客都罵李老師,他們罵一句,讓其他人學罵一句,不罵,就帶走。侯振安不罵,他們把侯振安和另一大法學員抓住,他們監視著他們。佳市鐵路公安處警察分別要了侯振安和那位大法學員100元錢,然後拿這錢它們去吃飯。

回到佳木斯火車站,侯振安拿出「真善忍」橫幅與那位大法學員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後警察將他與那位大法學員非法押送鐵路公安處。這天下午,林管局將侯振安接回廠。

年底,林管局接到上級通知、命令大肆抓捕大法弟子,農曆新年前兩天,林管局公安局帶領五、六個警察,兩輛警車,開到侯振安家門口,兩名警察闖進屋,要帶走侯振安。侯振安不配合,後來公安局長出面要與侯振安談話,告訴他保證他回家過年。侯振安一進辦公室看見地面上擺著師父的法像,他們對侯振安說:「你踩一腳,就可以回家過年。」 侯振安說:「你們真陰險,這是我師父,我不能踩。」後來廠長親自跟著把侯振安送進鶴立看守所。

在看守所吃的小窩窩頭,不准上廁所。三十晚上來一幫警察問侯振安說:「你說李洪志是好人還是壞人。」侯振安回答:「是好人,他是我師父。」初三,它們把侯振安放回家,臨走時局長說:「我們四次來鶴立提審你們,汽車費,油錢你自己拿。」侯振安沒有配合。

2003年6月份的一天,侯振安出門潑水,長安派出所所長帶領兩名警察去他家抄家,收走大法書,真相材料,並把侯振安綁架到長安派出所非法審問,佳木斯市公安局惡徒陳萬友後來也到場。當時它們把被迫害病危的兒媳門曉華也抓到長安派出所,惡警們手提狼牙棒,問侯振安材料哪來的,誰給的,侯振安說在院裏撿的。它們把侯振安扣在籠子裏,不一會,就抓進有十個大法弟子,對他們進行非法審訊。然後把他們拉到傳染病醫院檢查後又送進看守所。侯振安由於高血壓拒收,又拉中醫院檢查,血壓仍高,侯振安要求回家,後來侯振安被送回家。

大兒媳門曉華被騙勞教,身心多次遭摧殘迫害,在被迫害危重期間,陳萬友帶警察多次上門騷擾,他們拿出一些大法弟子的照片讓門曉華認,門曉華說不認識。門曉華於二零零三年夏季含冤而去。

2004年夏天,侯振安與功友去發真相材料,被蓮江口鎮派出所綁架。送看守所,這時惡警陳萬友也在場,侯振安給它們講真相,他們還繼續問侯振安材料的來源。由於獄醫檢查血壓高,心臟加速,侯振安被放回家,另一大法學員被送進看守所迫害。

大兒子侯志強,多次遭到當地六一零、公安警察的綁架、刑訊逼供、騷擾、暴力傷身,強制勞教等方式的迫害,兩次被非法勞教,被非法關押四年零六個月,在勞教所裏受盡了惡警一次次的酷刑迫害。二零零五年三月份,身體虛弱的動也動不了,才送到醫院去看病。醫生提出要住院時,陪去的惡警楊春龍、刁玉坤說「沒事,死不了人」。

在邪黨不法人員們的長期騷擾、抓捕、恐嚇等等迫害下,侯振安老人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於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含冤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