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濰坊諸城市被邪黨害死的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圖)據不完全統計,在過去的七年中,山東濰坊諸城市至少有26名法輪功學員被邪黨迫害致死。他們中有的直接被酷刑折磨致死,有的在精神病院被迫害致死,有的在長期迫害下過早喪失生命,有的因被迫放棄修煉,各種病症復發,含恨離世。

1、馬豔芳,女,33歲,濰坊諸城市百尺河鎮(原大仁和鄉)星石溝村大法學員,諸城市陶瓷廠職工。她依法進京為法輪功上訪後,2000年6月被單位關進諸城市精神病醫院,所謂醫務人員將她當作精神病人折磨,強制打針吃藥,農曆八月馬豔芳在精神病院被迫害致死。


被強行送進精神病院迫害致死的山東省濰坊諸城市法輪功學員馬豔芳

2、楊桂真,女,40多歲,濰坊諸城市密州街道(原城關鎮)陶家嶺村大法學員。2000年9月因散發真相材料,被綁架關押在諸城市看守所,至10月17日被看守所迫害的奄奄一息暈倒在地,仍被銬在鐵椅子上,不久被迫害致死。


被毒打致死在諸城市看守所鐵椅子上的山東省濰坊諸城市法輪功學員楊桂真

3、李香蘭,女,49歲,濰坊諸城市林家村鎮陳家莊村大法學員。2001年4月15日上午10點多,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被惡警毒打的渾身是傷、奄奄一息,送回家後第二天早上就去世了。死後,惡警要挾家屬:不准上訪、起訴。企圖掩蓋惡警故意殺人的罪行。


李香蘭

4、李海,男,69歲,濰坊諸城市郝戈莊鎮小莊溝村大法學員。李海在修煉大法之前,身體有多種頑症,自學法煉功之後頑症自然消失,全家人過上了幸福如意的生活。在非法迫害中,多次被綁架、抄家、關押、酷刑、敲詐、勒索、罰款10000元、5000元等,身心受到嚴重傷害。於2002年農曆12月23日(中國風俗這一天是過小年)在家含冤離開人世。


李海

5、馬玉英,女,60歲,濰坊諸城市大法學員,退休職工。2000年進京上訪,被惡人以組織上訪者為由,綁架到諸城外貿公司禮堂,戴上手銬、批鬥、錄了像、在諸城電視台反覆播放,給家人、親戚造成極大的傷害。之後,被非法關押40天,惡人先後家人勒索8000元才放回,惡警一直監控她的行動自由。2003年4月份含冤離世。

6、王繼華,男,40歲,濰坊諸城密州街(原城關鎮)道鐵水村大法學員。因堅定信仰「真善忍」,遭到興華路派出所曹金輝等惡警的多次殘暴折磨,2004年2月25日帶著一身創傷在家中含冤去世。


王繼華

7、牛夕功,男,38歲,濰坊諸城市石橋子鎮石橋子村大法學員,在石橋子鎮經委工作,老家是安丘市臨浯鎮東古河村。因2000年10月8日去北京證實法而慘遭迫害,他被鎮上拉回後先是關在石橋子鎮成人教育中心那座小樓上,後又轉到石橋子鎮派出所進行拷打、強行搜身、硬逼著交10000元罰款;慘遭惡警曹金輝、袁偉整整一上午的毒打,下午惡警曹金輝將他送到諸城市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一個月,罰款10000元。此後在非法迫害中,連續多次被非法綁架、抄家、關押、刑事拘留、酷刑折磨、罰款5000元等,就這樣一個疾病纏身九死一生的法輪功受益者,在多次的非法迫害中他的身心都承受到了極限,終於不堪重負,於(陰曆)2004年7月13日晚含冤去世。


牛夕功

8、李玉香,女,49歲,家住山東省濰坊諸城市外貿公司五里堡家屬院,曾患有嚴重的肺心症後期、吐血,醫院都治不了,96年2月份修煉大法後身體很快康復。多次被非法關押迫害、受到公安惡棍曹金輝等暴徒用皮帶、電棍等毒打,兩次非法勞教,身心受到嚴重摧殘,於2004年農曆12月16日含冤離世。


李玉香

9、李海山,男,60歲,濰坊諸城市大法學員。2004年農曆二月初五,被毛玉龍為首的六、七個惡警綁架、關進拘留所,被戴上手銬、腳鐐、坐鐵椅子,刑訊逼供、要挾、罰款四千元,身體被迫害的一天不如一天,最後皮包骨頭。在極度痛苦中於2005年正月十三含冤離開人世。


李海山

10、張志慧,女,43歲,濰坊諸城市龍都街道(原城關鎮)李家莊子村大法學員。98年學法煉功後,使她痛的難以忍受的後背痛病全好了,原本婆媳間的矛盾也化解了,周圍的人都說她像變了一個人,她說是大法改變了她,使她體驗了家庭溫馨的快樂。正當她學煉大法深深受益時,江氏流氓集團發動了對好人的迫害,為了替大法說句公道話,2000年10月1日她頂著各種壓力,衝破層層攔截去了北京,回來後,惡人在七個月的時間裏對她進行了五次迫害:拘留兩次,非法關押一次,強行送繁榮賓館洗腦班兩次,她始終不配合邪惡。(明慧曾報導)

2004年12月14日前後,徐光榮等五、六個惡警又非法闖入她家,將她的VCD及大法書籍搶走,並強行綁架了她,在看守所她絕食抵制這種無理迫害,直到第六天她被迫害的吐血才將她放回家,這次迫害對她的身心造成了極大的傷害。看到警車進村就不敢回家。在邪惡的迫害中,張志慧於2005年10月21日含冤去世。


張志慧

11、石方山,男,65歲,家住諸城市密州街道(原城關鎮)陶家嶺村巷8號,原濰坊諸城市百貨公司退休職工。幾年來,多次遭到諸城市公安局、諸城市百貨公司以、諸城市陶家嶺村不法人員綁架迫害,2、3次被刑事拘留,被單位百貨公司非法軟禁一個月。2005年12月20日13點含冤去世。


石方山

12、李春誠,男,52歲,濰坊諸城市石橋子鎮前王院村大法學員,十八歲時檢查就有類風濕性心臟病,直到40多歲時病情開始嚴重,到處求醫問藥,經常住院,花了不少錢,病情就是得不到好轉。1996年偶然的一個機會使他修煉了法輪大法,常年的心臟病不見了,身體非常健康,能夠幹很多活也不累,親戚們都看在眼裏,都知道他是學法輪大法後好的病,都很支持他。

1999年7.20中共迫害大法時,鎮委的人和派出所的惡警把李春城從家中抓走,連他女兒李金秀和妻子(都是修煉人)一同帶到鎮法庭中被關押十幾天,睡在水泥地面上,強迫他放棄修大法,村長劉治河逼著他們家交了2600元錢才放了他們。

2000年,李春誠的女兒李金秀到北京去證實大法,被關押在拘留所20天。其間有十輛惡黨的警車到李春城家搬東西,向他逼要錢,強迫交了10000元, 把他嚇得一句話都不敢說,心臟直跳。

2000年秋天,又把李春誠和女兒李金秀帶到鎮上被非法關押,理由是怕他們去北京上訪,片長孫有力對他拳打腳踢。晚上,片長蘇有海喝醉了酒,把李金秀毒打一頓。第二天,她家人去要人,惡警們怕出人命,才把他們爺倆給放了,並且還逼著他家人交了6000元保證金(後來要回了3900元)。回家沒幾天,又把正在幹活的李春城抓走,讓他睡在水泥地上,秋天又涼,直到他暈倒在地,碰掉了牙,才允許家人把他接回家。

2001年,惡人又把在地裏幹活的李春誠抓到諸城市「洗腦班」,強迫他放棄修煉大法,他說我的命是大法給的,如果我不修了,我就完了。惡人們根本不管,強迫叫他寫「三書」。2002年惡人又把他女兒再次綁架到看守所。一次次的驚嚇和高壓迫害,使他實在承受不住這種壓力,漸漸的舊病復發,於2005年3月份含冤去世。


李春誠夫婦在兒子的結婚典禮上

13、14、黃安文、馬桂香夫婦,諸城市相州鎮相州六村大法學員。黃安文、馬桂香經常受到不法人員的騷擾、抄家、恐嚇、綁架。一次,馬桂香綁架到相州鎮派出所,用手銬銬在連椅上一天一夜。在迫害中,夫婦倆在2003年3月14至4月1日,先後含冤去世。

15、董楨河,男,1930年生,濰坊諸城市龍都街道(原城關鎮)兩河村大法學員。1997年學法煉功後,以前的肺結核等病全好了,無病一身輕。在邪惡猖狂的日子裏,多次被綁架、關押,於1999年底臥床不起,出現嚴重病態,這時他想起了《轉法輪》,四十多天後奇蹟般康復。因飽受迫害的大兒子董月忠含冤去世,承受老年喪子之痛的董楨河在無休止的迫害中,在痛苦的煎熬中,已無心學法煉功,到2003年底舊病復發,住進了醫院,2004年2月26日在醫院中去世。


董楨河

16、鞠繼普,男,56歲,原濰坊諸城市衛管所副經理,家住密州街道(原城關鎮)陶家嶺村。95年患有結腸癌,在濟南手術切除癌變部位,後病灶轉移到肝臟。96年去上海二軍大將肝臟腫瘤切除,半年後複查發現又有數個腫瘤出現,已無法手術治療,此時身體極度虛弱,生命處於垂危狀態。97年,他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學煉了法輪功。一度生活不能自理、處處事事都得需人照顧,學功後能趕集買菜,做些輕便家務活,全家人皆大歡喜,無不感激大法,感謝李老師。在江氏迫害大法後,局領導張培新(音)親自找他談話施以重壓:「不放棄法輪功,就停發工資,一切待遇都停發。」鞠繼普經過痛苦的思想鬥爭,高壓下不得已寫下了不煉功的保證。雖然是被逼所寫,不是發自內心的,然而精神壓力實在太大,當天晚上鞠繼普就沒睡著覺,過了幾天身體出現水腫,住進了醫院……。於99年8月4號在醫院中去世。


鞠繼普

17、董月忠,男,49歲,濰坊諸城市龍都街道(原城關鎮)兩河村大法學員(原城關鎮)。1999年7月20日以前也學法煉功,迫害開始後承受不住來自單位、村委的壓力而寫了不學不煉的保證。到2000年夏天,飽受迫害的董月忠出現腦血栓症狀,生活不能自理,又想起以前修煉法輪大法時的美好情景,從新開始學法。但當時迫害還在升級,董月忠心裏總是忐忑不安,無法靜心學法,身心受到嚴重傷害。即使這樣,在短時間內,他已能獨立到大街上走動。但在中共惡黨長期迫害下於2001年2月9日含冤去世。


董月忠

18、白汝宣,男,72歲,濰坊諸城市昌城鎮人,98年修大法後所有疾病膽結石病、高血壓、冠心病、肝功能不全、心肌梗塞等病不治而癒。迫害發生後,遭到了昌城鎮派出所的非法騷擾、非法抄家、強迫七十多歲的老人寫所謂的「決裂書」;內心的愧疚使老人精神上的壓力太大,再加上派出所和大隊村委一些不法人員經常上門騷擾恐嚇,72歲的白汝宣因失去了靜心學法煉功的環境,身體越來越弱,導致舊病肝病復發、吐血,於2004年9月2日含冤離去。


白汝宣

19、趙法偵(趙發禎),女,52歲,濰坊諸城市石橋子鎮大店子村大法學員,在得法前,因為血壓高導致全身癱瘓不會說話,經安丘人民醫院治療有所好轉,但還是生活不能自理,話說不清。1997年秋,學了法輪大法後,短時間內就很快康復了,而且沒有花費一分吃藥打針的錢。丈夫見到學大法這麼神奇也學煉了法輪大法,並且多年的胃潰瘍和其它一些疾病也不治自癒。

1999年7.20後,以江氏流氓集團為首的邪黨對法輪功進行非法打壓,趙發禎一家也遭到了無故的非法抄家、監視、恐嚇、關押。丈夫因不放棄修煉多次被非法關押、拘留、罰款、搶劫,罰款6000餘元,還有一些財物。並不時的被騷擾、恐嚇。

在2006年春邪黨兩會期間和「五一」前村支書李金廷帶領鎮派出所一行5人非法抄趙發禎的家、恐嚇她,抄走大法書、師父講法帶、錄音機等。因多次被抄家,受騷擾、恐嚇,導致趙發禎舊病復發,腦溢血,於2006年8月25日下午1時半含冤離世。


趙法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