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市「六一零」利用洗腦中心迫害法輪功學員(圖)(二)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日】(接上文)

(五)

法輪功學員一段時間還不「轉化」,邪惡就採用各種卑鄙、酷刑手段摧殘折磨:

不讓睡眠:連續幾天罰站,是家常便飯,有的甚至十天半個月不給睡覺,有的不定期的多次被剝奪睡眠。二十四小時就那麼站著,眼睛不許閉上。一閉眼就電你、打你。站的時間長了,人不但頭暈眼花, 極度的疲勞和雙眼除了白牆甚麼也看不到,所造成的特殊心理效果甚至可怕的幻覺,會讓你精神幾近崩潰。在神情恍惚下,你快要不行了的時候,惡人再告訴你修煉法輪功怎麼怎麼就是死路一條,修到這裏了,就是修到頭了,該「轉化」了。還告訴你,你的肉身承受不住的,你沒有那麼堅強的意志力,自找苦吃。只要你寫「三書」,馬上讓你睡覺,很快就可以回家。針對人求安逸之心誘惑你。有的學員因長期站立支持不住而倒下,就遭到一頓毒打;有的法輪功學員兩腿站的嚴重浮腫,變色,小腿腫的比正常的大腿還粗,很可怕。不少法輪功學員出現心臟異常、高血壓等症狀。二零零六年元月初,廣州市白雲區六十多歲的老太太陳君永被強制不准睡覺,老人血壓高至二百五,生命危險,轉送白雲區廣合醫院關押。

毒打:惡警、保安將法輪功學員手腳綁住,電棍、鐵棍、木棒狠打,不許睡覺,拳打腳踢,用布蒙住頭暴打,抓住頭髮猛撞牆,狠踢學員陰部、頭部,惡徒還用毛巾塞嘴不讓外面的人聽到慘叫聲。在瘋狂暴打中,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毒打致內臟破裂,吐血不止,有的多次昏死過去,有的頭部被打破,耳朵被打聾,外耳被打傷,眼睛被打傷,牙齒被打掉,骨頭被打斷。

殘酷性鼻飼灌食:對抵制迫害,絕食的法輪功學員,為了抵制「洗腦中心」種種非人的迫害,許多法輪功學員採用絕食抗議,有的絕食時間長達一年,身體瘦的皮包骨頭,體重只有三十多公斤,十分虛弱。然而,「洗腦中心」不僅沒有任何人道主義措施,反而對法輪功學員採用強制手段,野蠻灌食。用煤氣罐的粗硬管子從鼻孔硬插進胃部去,還要故意來回拉塞幾次,折磨學員,學員往往被捅破食道、有的氣管、肺都被插傷了 ;有時,給法輪功學員插胃管之後,再把學員的手綁住,一週或更長時間都不拔管,以此折磨「法輪功」學員;而有時,邪惡之徒在給法輪功學員灌食之前,先把幾根筷子綁在一起,或者直接用一根四方形鋼棒,灌食時,野蠻地把筷子或鋼棒橫壓在法輪功學員的嘴上,然後雙手用力向下壓,造成學員兩嘴角經常都被壓破,流血,以此增加法輪功學員的痛苦。法輪功學員李國娥遭受折磨性灌食後,牙齒全部鬆動,飲食受影響。


酷刑演示圖

綁腿上繩:這是一種酷刑。惡人先把法輪功學員的手臂放在身後,腿雙盤,再用布帶把手臂和雙腿反覆纏繞,綁緊,再分別拉繩的兩頭狠拽至極限,又一惡警死死的摁住後背,動彈不得,然後,兩個大個子上去拼命踩雙腿,有的幾個人在兩邊同時使勁拉,有的拉緊後再吊起。有的法輪功學員的頭和雙腿同時捆綁在一起,還遭受拳打腳踢。以此強制法輪功學員答應放棄「法輪功」。邪悟者在旁邊念誹謗大法的東西,或將耳塞子塞到學員耳朵裏,聲音放至最大,強迫聽誣蔑大法的東西。如果被罰者睡覺,閉眼就會遭到暴打、灌辣椒水、用電棍電擊等酷刑。遭此酷刑的法輪功學員常常痛的昏死過去;而有的因此手臂和雙腿都被勒傷,長時間生活不能自理;也有的脊柱、肋骨受損,很長時間都不能自然坐立。二零零五年九月三日施雷被綁架到槎頭廣州市洗腦班。剛進去,施雷不配合「轉化」,惡警指使 五、六個保安毒打施雷,捆綁,男保安隊長老李腳穿皮鞋狠毒的踹施雷的頭。造成大腦受傷,部份失憶、身體內傷,手腳發麻軟弱無力。還不許睡覺。一個月後,施雷的家人見到他時,發現他消瘦了許多。惡警不准他到醫院驗傷、檢查。被非法關押了一年。

濫用「精神病治療」:正常、理智、健康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迫注射或灌食多種破壞中樞神經系統的不明藥物。有的眼睛視力下降;有的身體肌肉、內臟器官受傷;有的部份喪失記憶,出現痴呆症;有的導致內臟功能嚴重損害。大法弟子馮璜,三十多歲,廣州地球化學研究所工程師。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九日在單位上班時,被強行綁架到「廣州市政法教育學校」。 從四月十九日至二十日,他被逼面壁站著,蹲一下也不行,直到他全身抽筋,醫務室給他打葡萄糖和鈣,還是抽筋,後來被輸不明液體,輸完液後吃東西就嘔吐,之後就一直輸液維持。

四月二十一日及二十五日馮璜被拉到陸軍總醫院檢查,醫生稱「神經性嘔吐」。馮璜出現頭痛、頭暈、腰痛、背痛、睡不著、嘔吐等症狀。據醫生講,這樣下去,馮璜就會腎心衰竭、胃缺鉀,人就沒救了。馮璜的親人對此十分擔心。五月份他的父母多次要求見人,洗腦班不同意。六月初得知馮璜被迫害得住進醫院,六月十二日由單位從醫院接回家時,人已被迫害得皮包骨頭、走路艱難、需要人扶。這次被綁架,廣州法制學校要求單位每月交一千元的包夾費。

酷刑演示圖

製造謠言:惡警打電話給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兩邊製造謠言和危言。比如騙法輪功學員,經常說家裏人誰病重了,家裏甚麼麻煩事了,甚至煉功的家人被抓、被判刑了,甚麼謊言都能編造;另一方面,惡警欺騙法輪功學員家屬說:你丈夫、你兒子、女兒精神病了,沒有人情啦,不要親人啦等等。弄得家人心惶惶的。

色魔橫行、強姦犯罪:在惡黨、江魔頭將法輪功學員定性為「階級敵人」、叫囂「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唆使下,一批中共惡黨人員喪盡天良泯滅人性。本來這些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保安素質就很差,是人渣敗類、品德敗壞之人,邪惡才好利用、控制。他們執行惡黨邪惡政策時,往往見利忘義、見色起心。接觸年輕貌美、未婚的女學員就心生歹念。圖謀不軌、動手動腳、甚至往房間裏抱。「洗腦中心」攻堅組組長楊永成、保安隊隊長老李就很下流無恥、經常魔性大發。一些女學員深受其害。

性虐待:惡警用手抓住男法輪功學員的睪丸攥,長時間用電棍電擊男學員的陰部致重傷,其行為極其下流殘忍;毒打女法輪功學員的前胸、乳房、下身,用電棍電乳房和陰部,用打火機燒乳頭,用手抓女學員的陰部。男惡警、保安亂摸女學員的敏感部位,侮辱學員。


酷刑演示圖

酷刑演示圖

火燒、開水燙:惡警用煙頭打火機燒法輪功學員的手、臉、腳底、胸、背、乳頭、陰毛等。用滾燙的開水燙手,早期有一位不配合他們的男法輪功學員的右手被開水燙傷、致殘。邪惡打手江紅之流,用管教部部長賴鑑峰點燃的香煙、火機燒、燙,有牙籤扎大法弟子的腰部、腳底等部位,使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身上留下塊塊傷痕。


酷刑演示圖

酷刑演示圖

包夾:惡警用保安貼身監控一個法輪功學員,或雇用臨時工當夾包,夾包由惡警專門灌輸毒素,以達到助紂為虐的目的。他們每人每天24小時記錄所監控法輪功學員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每天上交給值班惡警,再由惡警實施迫害方案。夾包配合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動輒打罵、不讓睡覺,用刑折磨。夾包費用昂貴,全部由法輪功學員、單位承擔。

(六)

釋放的條件與程序:

當法輪功學員被迫寫了「保證書」、「決裂書」、「悔過書」 讓你簽下不煉的保證,讓你放棄正信,所謂初步「轉化」後,就交由鞏固組負責,每天學習邪黨的歪理邪說、觀看揭批錄像,晚上寫感想體會,進行洗腦。要求學員寫揭批書和揭發書。要你寫些對法輪功的誣蔑之詞、對法輪功師父忘恩負義、背叛宇宙真理,揭發你所知道的有關修煉法輪功的人和事、出賣良知。都達到了他們的要求,就算學習合格、可以結束了。然後讓學員參加測評(做卷子),答完卷子後,就開始對學員進行所謂學校驗收:由學員先讀自己寫的揭批書,回答幹警提出的各種問題,整個過程全程錄像。通過驗收後,就通知區610、街道、單位一起來驗收。最後由廣州市610來驗收,符合了它們當壞人的標準、合格後才可以出班。流氓中共的目地就是妄想將心懷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轉化成假、惡、鬥的壞人。然後再讓已被洗腦轉化的人,去圍攻轉化別人。要把人變成鬼,讓人在一條黑道上走到底。

洗腦「轉化」的惡果

從1999年7月開始,中共前獨裁者江氏卻出於對權力的偏執和妒忌,把個人意志凌駕於憲法之上,以謊言開道,驅使整部國家機器,對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以「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國家恐怖主義政策進行滅絕性迫害,法輪功學員們正承受著比當年德國納粹集中營更有過之而無不及的精神與肉體酷刑的摧殘。

這是一個針對超過一億修煉者的信仰的鎮壓。因為法輪功是一種精神信仰,中共感覺到,這麼多的法輪功學員的存在,都去信仰真善忍、講有神論、做好人,威脅到了它的獨裁統治、無神論。像中共這樣一個甚麼都幹得出來的獨裁政黨,它會不惜一切代價來消滅這個群體。為了達到這個目地,它慢慢的發現,僅僅從肉體上來折磨,它很難達到消滅精神信仰這一點。它把它提到維護其獨裁統治這樣的高度來做這件事情。那就是蓄意滅絕法輪功修煉群體:使法輪功學員對宇宙真理魔變,放棄信仰,從心理精神層面摧毀人的正信正念、對靈魂的扭曲和摧殘、道德良知和人性的毀滅。

對法輪功學員的精神殘害與虐殺是這場迫害的重要部份。邪惡之徒用精心設計的精神酷刑與令人髮指的肉體酷刑將法輪功學員摧殘至肉體與精神崩潰,以達成其「轉化」目的:迫使法輪功學員背棄自己的信仰與良知。「轉化」的標準是:要能違心說謊,不仁不義,「揭批」、詆毀帶給自己帶來身心重生的法輪大法和師父,痛罵、毒打、出賣自己的同修。以證明其確已完全背叛「真、善、忍」。 將人性徹底轉向惡的一面,「轉化」根本就是精神閹割與靈魂謀殺,把人轉變成鬼的過程。對於任何一個有尊嚴的人,這無異於靈魂死亡,其痛苦甚至超過肉體死亡。

不僅如此,它還用《同一首歌》、偽善「關愛」的假相對法輪功學員進一步的精神麻醉,讓因迫害而妥協的法輪功學員忘記曾親身經歷的血淋淋痛苦,使法輪功學員從行為上的妥協變成精神上的屈服。有些受迫害者甚至認為:「鎮壓是對的,酷刑是應該的,不在迫害中吃苦,怎麼能體驗到現在和警察們一起唱歌的這種輕鬆?」

任何一個正常的人都能看出這是在嚴酷迫害中產生的精神畸變,懾服於邪惡的黨性,心甘情願的被惡黨奴役、絞殺!也有人被顛倒黑白、混淆善惡的糖衣毒藥洗腦而邪悟,受害而不自知,反認為自己獲得了新生,對施害者感激涕零,甚至為虎作倀,幹出滅絕人性的暴行時,還認為是為別人好,在做好事。「洗腦中心」的猶大,就曾是修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被中共「轉化」成了殘害自己昔日同修的幫兇!這種將活人的靈魂噬空變成行屍走肉,甚至「轉化」成魔鬼的邪惡暴行,正在中國大陸各地的洗腦班、拘留所、勞教所、監獄及精神病院普遍系統地施行。

在這場對「真善忍」的迫害中,中共以國家的名義和政治的高度,開動整部國家機器,用鋪天蓋地的謊言、仇恨宣傳來欺騙、煽動不明真相的群眾,進行全民洗腦;同時大搞全方位的連坐和株連迫害,將所在地區、單位和街道有關人員的升遷獎賞都與迫害法輪功的「業績」掛鉤,製造仇恨,挑起矛盾,威逼利誘全民認同甚至參與迫害,把這場基於獨裁者個人意志而發動的對中國社會主流大眾的迫害,變成了一種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全民洗腦運動 。

尤需深切關注的是,中共對「真善忍」信仰的迫害,是一場扼殺善良人性與良知的全民性的精神迫害。這場運動煎熬著人的良心和善念,為了生存與利益,人們以「不參與政治」為藉口而「心安理得」地漠視虐殺,主動接受中共灌輸各種歪理邪說的洗腦,跨越道德底線而違心表態,甚至自覺或不自覺地充當迫害工具,只要能苟延殘喘活命,甚麼良心、正義、人格、道德、信仰統統擱置一邊。把人扭曲到為生存而生存的地步。將中國人民拖入一場毀滅性的精神浩劫。

﹡ ﹡ ﹡ ﹡ ﹡ ﹡

「法制教育基地」是應該維護法律的地方,像這種赤裸裸的侵犯人權,對大法弟子進行殘酷迫害的違法犯罪行為,竟然發生在所謂的「法制教育基地」。那些身穿制服,頭頂國徽的警察們,不要說你們的所作所為符合甚麼「警察法」,你們捫心自問,符合最基本的人倫道德嗎?

所有受惡黨欺騙利用來迫害法輪功的人,大法弟子奉勸你們:好好看看《九評共產黨》吧,儘快認清中共邪教本質,早日覺醒,停止迫害!脫離邪黨、脫離黑暗、走向光明。「天滅中共」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古今中外的種種預言和傳說正在一步一步的演化成為現實,「九評」和「三退」大潮是上蒼賦予所有中國人自省自救的一個歷史機緣,正不斷地推動著世界人民的覺醒,同時也將解體中國共產黨不斷推向高潮。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退黨自救!將功補過!在不久的將來,真相將會大顯時,你們的選擇決定著你們自己和家庭的未來!

曾被迫害過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名單:

徐賽英、鄧怡、陸羨明、唐乙文、王鏗、司兵、施雷、周敏桐、趙敬安、范海琴、陳穗玲、范威、盧惠敏、吳秀花、李國娥、陳華、苑明、蔡志剛及其妻子林娟、施萱榮、吳碧雲、李瓊光、朱麗、庚瑞君、馮璜、鄒丹宇夫婦、姜文藝、周貴嬋、汪宇清、李芬、陸海雲、饒卓元、李妙蓮、羅江英、盧怡蓉、譚少維、黃敏莊、廖元梅,戴永梅、龐麗輝、鄒玉韻、劉毅、王家芳、李俏玲、羅宇傑、嚴槿、張莉、王霞、李健中、林秀金、汪宏發及其妻子、高單荻、陳春莉、覃彩容、丁滿菊、毛璟嫻、唐軍、王惠敏、王梅馨、杜震京、劉曉晶、彭玲、羅慕蘭、番禺的關姨和一位男學員、軍醫大的小彭(護士)、海南島鐵路系統的一位男學員、湖南鐵路系統的老周、陳君永、許來莉、黃菊香、范小鳳、周衡利、付明豔、湯建英、何燕雲、鐘家文、熊彩芳、喬光清、王旺、陳穗昌、卜水發、蘇梅、陳東玲、何翠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