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市「六一零」利用洗腦中心迫害法輪功學員(圖)(一)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九日】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廣州市「六一零」 在廣州市白雲區西洲北路建立所謂的「轉化」基地,美其名曰「法制教育學校」。 所謂的「法制教育學校」就是洗腦中心(即),就是可以不經任何司法程序就關押人、並被像犯人一樣對待的私設監獄。因其不經任何司法程序就可以完全剝奪公民的人身自由,故其性質是非法的、違憲的,嚴重侵犯人權的「法外監獄」。因其專門用於迫害法輪功,見不得人,背地裏搞,名不正言不順,其存在與手段都是不合法的,早已被很多有識之士所看破。


廣州市槎頭洗腦班(廣州市法制教育學校)平面圖

(一)

「洗腦中心」所在地,原是廣州市公安局的一個處,由廣州市「六一零」直接負責的邪惡場所。在這裏,被中共邪黨利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員,是從廣州市政法系統各部門:公安、勞教、監獄抽調所謂有「轉化經驗」的警察充當骨幹,以邪悟者充當幫兇,實施具體洗腦,以地方「保安人員」充當打手等各系統人員共同組成的,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實施迫害,其迫害手段之卑鄙、殘忍,非常類似納粹的「集中營」。

在「洗腦中心」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情況不同:有的是先被非法勞教,勞教期滿,仍不讓回家,又被關在這裏遭受新的迫害;有的是先被非法拘禁,拘禁期滿,也不給自由,又被非法帶來這裏強制洗腦;有的法輪功學員是在家中,或者正在工作單位,突然被綁架進來;還有的是被以「談話」為名誘騙來的。最多時,在這裏同時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達二百多人,許多法輪功學員的家庭因此妻離子散,家不成家。

無論哪一種來源,把法輪功學員關進「洗腦中心」時,都沒辦任何手續,沒經過任何法定程序,沒出示任何公文,也沒有經過任何合理的解釋,形式上與土匪或黑社會綁架沒甚麼區別;而被關進「洗腦中心」後,被關押的時間沒任何限制。中共邪黨的驕橫行惡在此可見一斑。

對於六七十歲的老人,惡人也沒放過,丁滿菊老太太今年七十五歲,她於二零零二年大約四、五月期間被番禺公安強行綁架送到此,為抵制洗腦,丁老太太幾次絕食,直到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下旬才得以放回家,歷時一年八至九個月。一位湖南鐵路局上了年齡的老阿姨也在那裏絕食四、五個月後,人已經瘦的不像人樣最後才讓單位接回去。一位眼睛幾乎都看不見的白髮老太太也被強行送入洗腦。


洗腦中心原政委:李雪珍

早期洗腦中心參與迫害者名單:
校 長:潘錦華 電話:81730648;
副校長:賀運育;
原政委:李雪珍,女, 81730767或81730648,家83485250,手機13922159049;李雪珍的女兒叫幸子,是廣州槎頭勞教所迫害法輪功三大隊的管教
管教部部長:賴鑑峰 81730646 ,81730648;
管教部辦公室:81730646;
管教:翟永平,81730767,此人從2000年初就開始直接參與迫害大法弟子;
惡警:黃永榮,81730767;
惡警:楊永成,鄧權,楊柳,周靜,鄧梅青;
保安:江紅,張偉平,徐兆祥,張顯浩,劉振海;
醫務室電話:81730817;值班室電話:81730648

(二)

「洗腦轉化」是中共迫害法輪功時最主要的手段和目標。「洗腦轉化」的指令來自中共最高層,被作為最重要的「政治任務」,由「六一零」機構自上而下層層傳達,並脅迫各級黨政職能機構落實和實施。由於從中央層層下達轉化率指標,逼迫法輪功學員面對「轉化,精神死亡,不轉化,肉體消滅」的群體滅絕式的迫害,而幾乎所有被迫害致死、致殘的法輪功學員都是因為拒絕被轉化。

因為法輪功是一種精神信仰,中共慢慢的也發現了,僅僅從肉體上來折磨,它很難達到消滅精神信仰這一點。從思想、精神、心理層面上也下了相當大的功夫,只不過它下的這種功夫,它不會讓外界知道,不會讓外界感受到,但是它在這方面是做了精心的安排的。


管教部長:賴鑑峰

「洗腦中心」常設兩個「工作組」攻堅組和鞏固組,由管教部部長賴鑑峰總負責。攻堅組的任務:使用各種卑鄙、酷刑手段,從肉體精神上和心理上把法輪功學員搞垮,誘惑、逼迫法輪功學員 「轉化」,寫「三書」。現在攻堅組打手有楊永成(最邪惡、色狼)、田某(女,三十多歲,心狠手辣)、陳某(四十多歲)、李某(五十多歲、下流無恥、兇狠)。鞏固組的任務:法輪功學員所謂「轉化」後,組織每天看侮辱誹謗李洪志老師和大法的錄像、邪書,寫揭批書和檢舉揭發書,同時讓邪悟者給你灌輸一套他們編造的一套歪理邪說,還要寫感想,強制洗腦。目的是讓你放棄正信,放棄修煉,攻擊老師和大法,走上真理的反面。鞏固組的惡警有:孫某、李某(男,三十幾歲)、李某(女,三十幾歲),還有一個三十多歲的女的。邪悟者猶大有李淑婷、李紅伶。


廣州市槎頭洗腦班惡人楊永成

早期,「洗腦中心」就派了惡警楊永成和黃永榮上北京去學如何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從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起,管教部長賴鑑峰和助手翟永平就開始了組織惡警張永成、黃永榮、楊柳、周靜、鄧梅青,社會閒散人員劉丹紅(保安隊長)、江紅,徐兆祥,張顯浩等人組成迫害大法弟子的特別小組,這些惡人參與所有對堅修大法弟子的迫害行為。

對剛進去的學員,惡警先播放所謂人生講座,看各種佛教、道教等宗教的光碟或書籍,白天看,晚上寫感想,如果寫的不符合要求,晚上就不給睡覺或罰站;期間,惡警以偽善的面孔出現,製造「關愛」的假相,使學員心理放鬆,不斷的找你談話,以了解每個學員的心理動態,伺機用謊言、偽善加以誘導,許諾給其自由等進行拉攏;也安排一幫人同時去說服一個法輪功學員。他們以偽善的手段,威逼利誘,找出學員的弱點,發動情感攻勢,重點突破,再針對不同思想類型的人分門別類的做「轉化」工作。比如,對擔心牽累親人的學員,「幫教」人員會偽善地勸導,以親人在社會上會抬不起頭,兒女也將面臨失去工作,朋友、同事和鄰居怕受牽連也不敢接觸你來脅迫等等。

採用「疲勞戰」,不停地輪換「幫教」人員,不分白天、黑夜,展開長時間的妖魔化的心理進攻和謊言迷惑。幾個人輪番的圍著學員沒完沒了的講他們那套荒唐可笑的陳詞濫調,還對你進行挖苦、嘲笑,人身攻擊和人格侮辱,目的是使你失去自信、灌輸一套邪惡的善惡標準和扭曲的思維方式。同時進一步加大肉體迫害和摧殘,讓你在精神上和肉體上長期處於極度疲憊的狀態,再尋找機會下手。目的是使法輪功學員疲勞,使法輪功學員處於神志不清的狀態,進而被迷惑,按他們的要求去寫「保證書」、「決裂書」、「悔過書」等。可笑的是,它們竟厚顏無恥的稱這種手段為「幫教」。

發動法輪功學員的家屬以骨肉親情、以死、以離婚等脅迫「轉化」,也是其慣用伎倆。熱情邀請那些能配合他們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或朋友來「洗腦中心」,幫助勸說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法輪功」。為了欺騙世人,它們往往對法輪功學員的家屬或朋友都極盡殷勤,以此掩蓋它們的邪惡行徑。

自從中共邪黨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以來,法輪功學員的家屬或朋友都成了直接的受害者,他們都知道共產邪黨指鹿為馬的邪惡本性,更害怕它們的邪惡本性,屈從於中共邪黨的淫威,又出於對法輪功學員的擔心,為了眼前的利益,他們中的一些人都焦急的勸說法輪功學員:「好漢不吃眼前虧。」或者「不要用雞蛋去碰石頭。」等等,這些,完全是出於對中共邪黨淫威的恐懼和無可奈何。中共邪黨對自己的這套偽善之舉,竟自詡為「春風化雨」。

用親情、就業、就學作為壓力,用連坐法去脅迫家人、同事,用株連政策對待那些不配合他們做工作、有正義感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這些家屬會受到單位、居委、派出所、學校以停職、開除公職、學籍、收回住房、停發退休金等威脅、恐嚇,在社會上受到歧視,同樣承受來自方方面面有形無形的巨大精神壓力。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被剝奪接見家人的權利,有的一年多都見不到家人的面。

(三)

高壓與偽善並存的環境:堅持修煉、拒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被剝奪人身自由、各種生存的權利:法輪功學員一旦被綁架進「洗腦中心」,就被關禁閉。他們常常被單獨的關進一個個小小的房間,吃飯、睡覺、洗衣服、洗澡、大小便,全部在這個小小的房間進行,不許出門;小小的房間是經過改建的,把原來的窗戶封閉或半封閉,從裏面看不到外面;房頂裝上攝像鏡頭,晚上睡覺也開著燈。

法輪功學員的一舉一動日夜都被監視著。不許隨便坐,甚至不許隨便張嘴(防止背經文);儘管外面就是空空的大院,但法輪功學員從不許外出活動,終年不見天日;讓你在孤獨難耐的寂寞中消磨你的意志,摧毀你的正念;長時間沒有人說話,有的學員出現語言障礙、思維反應遲鈍、老年學員出現痴呆症;更有甚者,有的房間,整個房間到處都貼上法輪功創始人的照片,強迫法輪功學員踩在上面,或坐在上面;每天強迫法輪功學員長時間大量反覆看誣蔑法輪功造假新聞、玩弄他們那套謊言和強盜邏輯,混淆視聽,千方百計要你相信堅持修煉法輪功就是在反黨、反政府,進行精神麻醉和摧殘。

伴隨高強度洗腦而來的是錄像和音樂,刺激人所有感官來灌輸毒素。將學員長期隔離在封閉高壓環境中,常常不給睡覺、用酷刑、惡劣的生活條件,令學員處於承受的極限,同時進行各種陰毒的語言心理暗示,在「絕境」中,令其懷疑自己的行為是否正常,直到人肉體與精神徹底崩潰,以至放棄信念,而被所謂「轉化」。

酷刑演示圖

「洗腦中心」的一位警察曾坦言:我對你們真不理解,如果我要是這樣被關在這裏,別說幾個月,只一個星期,我即使不瘋,也會變成傻瓜。

他們還製造恐怖氣氛,施加精神壓力,威脅堅定的法輪功學員:
──「不轉化,就別指望回家。無限期關押,還要送勞教、勞改。」
──「如果你還不轉化,就送你到集中營、大西北,永遠也回不來的。」
──「你也知道,共產黨有的是整人辦法,甚麼損事都能做出來,你不要執迷不悟。」

拒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全部安排在樓下嚴管房。有些房間中間僅用木板隔開。惡警酷刑折磨學員的時候,故意讓隔壁的法輪功學員聽聽惡警的施暴聲伴隨法輪功學員的慘叫、痛不欲生的呻吟。讓其他學員直接面對死神、身心遭受痛苦摧殘、備受煎熬、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與此同時,外面空曠的大院中,那些配合他們「轉化」的學員和工作人員在自由自在的進行各種娛樂、體育活動、到處走動。身體稍有不適,醫生、校領導「問寒問暖」「關懷備至」;單位領導、親朋好友來來往往接見探望、關心;晚上看電視、唱歌、開晚會;全部住在樓上舒適的空調房間。「轉化」的學員之間可以經常見面交談。完全主動配合他們的學員可以在短時間內釋放回家,恢復公職。

他們通過製造這種極端高壓與「寬鬆善待」的環境效果,給你造成一種心理上的巨大的反差,然後在這種反差當中,他們就開始用偽善的面目來進行它所謂的「政治思想工作」,也就是所謂的「轉化工作」。

(四)

洗腦中心」要求寫非常非常詳細的「思想彙報」,對於沒「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它就要求你寫你為甚麼要煉法輪功啊,你煉了法輪功以後有甚麼體會呀,有甚麼變化呀,你為甚麼到了這裏還不放棄呀,為甚麼寧可坐牢也不放棄呀,等等。所有寫了的材料,它會很認真的研究,找出學員的根本執著,從中作為突破口,瓦解你。

那麼對於「轉化」了的法輪功學員,它就會讓你非常非常詳細的寫,你為甚麼要「轉化」?你是哪一個人的哪一句話、在哪一種情況、環境、條件下發揮了作用,才讓你從非常「頑固」地堅持法輪功的立場到能夠「轉化」過來的?它也要求你寫非常非常詳細的「思想彙報」,特別是「轉化」的經過。然後再讓你寫「轉化」以後你是怎麼看法輪功的?你「轉化」以前是怎麼看的?你為甚麼會轉變? 它大量的收集這樣的資料,哪怕你認為你是在講法輪功的好的地方,可能都會被它利用,最後它來想出對付法輪功學員的策略,包括它從法輪功的著作中去研究,它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是相信法輪功的著作的,所以它從這個裏面,再去想出所謂的「轉化」辦法,然後加以推廣運用。

找一批學法律的管教或邪悟了的學員跟你辯論、圍攻你,將《法輪功》的內容斷章取義,用它們所謂「轉化」的歪理邪說,影響干擾你的正常思維,連續長時間高強度施壓,讓你產生懷疑,最終放棄正信,跟著他們邪悟。誰抵制、不配合,就採用強制手段:龐麗輝,老年學員,惡人把她綁架到臭名昭著的廣州市法制教育學校,由於邪惡之徒無法說服她,就強行用封箱膠帶把她的嘴封住,纏了七八圈,她差一點窒息過去了,惡人怕出事,才給她取掉封箱膠帶。邪惡達不到它們的目地,就直接把老人關進槎頭勞教所,也沒有辦理任何手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