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這樣認識「正念」的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五日】今年春天我到南方某公司上班,也開始在當地講真相,半年過去了,從同事到老總把自己認識的人講的差不多了。老總及所長都口頭保證一定會保護我,直到他的能力無法保護為止,我當時點點頭說:「您應該保護我。保護不了不是您的錯,不保護就是您的錯了。」他笑了。

後來因為婚姻離開到另外一個地方了,聽男朋友說他那裏同修特別少而且他做的事情很重要,就決定要過去。就在這時候,當地國安也開始到公司上門騷擾,當我去和老總辭別時,他告訴我,說國安把我當成重點監控了,而且他被國安灌了一腦子不好的思想。但是他還是說:把你的手機連同卡一起扔掉吧。最後他又補充說,「你要離開之前,一定要先和我打聲招呼,我有重要的事情。」當時我只是有點納悶。

當我到自己的辦公室時,主任過來了,跟我說:「你走之前,國安的人想見見你,說是只想看看,沒甚麼的。」他說的很坦然自然,我當時無意識中就答應了。話剛出口,就想起來了師父的話,「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這時頭腦裏立刻明白了他們的險惡用心:欺騙公司人相信它們只是想見見我,當見到我並認識我之後,會在公司外綁架我。立刻我就對主任說:「我不見它們,這些人是甚麼樣的人,您也不是不知道,他們就是想騙我,見到我後,然後出門綁架。」直到這時,好像主任才如夢初醒,趕緊告訴我,「你不要走鐵路了,從公路走,走哪個站,如何如何。」我點點頭就離開了。當時我也意識到老總也是被國安欺騙了想讓我見見國安。

出了公司門,我邊發正念邊請師父加持,絕對不允許邪惡迫害我,抓到我。當時想起從前看同修文章時,有同修被追蹤的經歷中是不斷找自己執著心,然後才擺脫的邪惡。但是,我當時想,如果認為只有找到執著心才能擺脫邪惡,也是承認了舊勢力的迫害,也就意味著「如果我有執著心,你們迫害也就對了。」所以,我當時根本沒找自己的執著,更加堅定的一念徹底否認舊勢力的迫害參與,我的執著心我會在師父的安排下修去。同時給我認識的同修用公用電話通知找人幫我發正念。回到家裏,我把手機所有的號碼抄下後,就把手機留在了當地,讓邪惡誤認為我還在它們的監控範圍之內。

當我收拾東西的時候,腦子裏冒出一念:這些東西不要了,我人走了就好了。當時立刻意識到不對。為甚麼不要了呢?我收拾自己的東西是應該,如果再到當地去買還要花很多錢,這也是承認了它們在經濟上的迫害。最後我收拾好所有的東西後,就直接去了汽車站,並沒有走主任介紹的路線,轉另外一個城市離開了。就這樣,邪惡連我的影子都沒見到,我就到了現在這個地方了。

其實,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中間也走了不少的彎路,但是從來沒被邪惡抓進去過,很多次都是有驚無險。我想主要原因是我是徹底的否認舊勢力,只相信師父的話。

記的爸爸(同修)曾說,「不敢出去講真相,怕被抓進去,承受不住,走向反面。」我說:「不會的,師父說過‘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當時爸爸舉了很多被抓的例子,我雖然不知道這些同修為甚麼被抓,但是我對師父這句話的堅信卻沒有動搖。

後來,到了另外一位同修那裏,這位同修幫助了我很多。但是她被綁架過兩次,怕心也重,也擔心我被抓。她說:「你小心點,別被抓了。」我說:「不會的。」她連說了三遍了,我也連說了三遍「不會的」。後來她突然明白:「這就是正念。」我說:「師父不會給我們安排到監獄裏修煉的。我們是師父的弟子,走的是師父安排的路。」

一次警車就直接在我身後呼嘯著;一次我剛發完資料,警車就堵在了大門口;一次在大學被保安看到了;還有在醫院裏被人看到了……但是我當時想:「跟我無關,我不是壞人,我做的是最正的事。」這樣,我就坦然的從警車面前走過。有一次直面惡人時,就想起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了,修煉、發正念、講真相,就堂堂正正的講了真相,他的口氣就緩了下來了。

最近背法特別多,現在已經背到第九講了。隨著背法,很多不明白的道理都明白了,而且是從內心深處真的明白了「我們才是宇宙中最安全的生命」。那一天,在親戚家講真相時,突然發現自己思想中所有的念頭都沒有了,包括怕與不怕、包括邪黨理論、也包括常人所有的思維及倫理都沒有了,思想中真的只有法,只知道照著法做,講「三退」原來是這麼容易,自自然然的只幾句話就行了。走出門外,好幾次淚水都差點順著面孔落下來,也真正的感受到正念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嘁哩喀喳」的樣子,而是慈悲祥和,心裏只有眾生,行為上越來越能自然的符合法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世人在我們的善下得救了,邪惡在我們的慈悲下溶化了。

我寫這篇文章的目地是希望同修們能徹底的否認舊勢力的迫害,看到明慧文章中有很多並非是完全的正念,介紹如何跟了惡警去了派出所,然後正念走出,我個人認為這只是一開始沒出正念,接受了邪惡迫害,然後才出正念、解體迫害的例子。我認為,被邪惡喚的時候,不要聽它的,心也不要動。邪惡本不應該在宇宙中存在,更沒有說話的權利,別說支配大法弟子了。我們心裏要明白清醒的裝著師父的話,記著師父是怎麼要求我們的,我們就怎麼做。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中有講真相,但可沒有受迫害。也不是說被帶過去後,再堂堂正正的反迫害走出來才是正念,而是根本就不被它們迫害,就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那才是正念。也希望其他同修不要有英雄情結,好像只有被打不屈服的才是好樣的,才值的佩服。

另外,提醒同修多學法。我在背法時,無論腦子裏冒出的甚麼念頭,我都排除用法來取代。我就要同化法,我就要同化法,其它的我甚麼也不要。其實背法後,才發現很多平時我強制性的去不掉的心,在背法中自然就沒有了。面對世人時怕心也淡去了,講真相比從前更自然容易了,因為這是法啊,而法在這一階段就是這樣要求我們的。當法學的多的時候,有時候舊勢力演化出來的甚麼所謂的魔難,就像大人在看小孩在身邊擺積木似的,任你怎麼擺,我也不會去爬你的積木,你如何能左右的了我啊?在現在大陸魔難的假相中,我的步子一點也不會緩下來。從前我走在這條路上,因為能看到兩邊有懸崖,我不怕,走的快,現在雖然舊勢力搞的霧迷迷的,不知道腳下哪一步安全,但是面前有法的明燈,每一步都是堅實和安全,因為我法學的多,所以我的步子也是一點也不會緩,緊跟著師父的正法進程。因為我堅信法,堅信照著法做就是最安全的。

真正證實好法,是修煉好心性的同時講清了真相救度了眾生,法帶給眾生的是美好,只有這樣,也才真正證實了法的無所不能,才是真正的證實法。而不是在迫害中如何的不屈服,其實這已經是一種變異了。

以上都是個人的一點體會,可能有囉嗦或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