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和難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七日】兩年前,我丈夫頭暈血壓偏高,吃了一段時間的藥也不見效。我就讓他煉功。開始丈夫很積極,每天學法煉功,可是藥還不斷吃。他的理解是,他剛進門,功力不高,先吃著藥,等他功力高了,自然就不吃了。

我就一遍一遍的陪他學有關病業及如何對待消業的法理。他說他就是放不下,後來就背著我偷著吃藥,可我還以為他不吃藥了呢。我天天陪丈夫學法、切磋,又找來同修為他發正念,他確實大有好轉,血壓穩定了,頭也不暈了,然後他就能上班了。

丈夫下班後回家後就看電視,三件事一件也不做了,我一督促,他就煩,告訴他這麼做不是修煉狀態,是很危險的,他就反感了,而且急了說:「要這麼的天天學法呀,我可煉不了,多煩人啊!看幾遍就行了唄,明白了還看啥了啊?」我就像哄小孩似的勸說:「這是修煉,不是做體操,學法是為了修心性,而且這部法你修到哪個層次就會看到那個層次的法,才能修上去的,所以不學法是不行的。你現在就比前階段好,那不是學法煉功的結果嗎?」沒想到他說不是,是吃藥的結果。

我又氣又恨,明明是學大法受益,偏偏說是吃藥好的,這種人說輕點就是悟性低,說重點是沒良心。我一氣之下不再理他了,自己在心裏說:師父啊,您太慈悲了,這種不知好歹的人,您咋還救度他呢?

終於有一天,丈夫的血壓高達200,人不能動了,我發正念也不管用了。我說我給你念法啊!他不聽,我說那我給你讀個小說呢?他說行。我就隨手將一本刊物翻開,右下角有個小故事題目是《一個瘟疫大使的告白》,大意是:說某瘟疫大使奉命去某地索取500條人命,返回的途中遇見了恐懼大使,恐懼大使問:你怎麼帶走了1000條人啊?瘟疫大使說:冤枉啊,另外那500條人命是被嚇死的。

當時丈夫的狀況也把我嚇壞了,不知道如何是好。看完這個故事我就放心了,丈夫是在過關,是嚇的,其實就是怕死,放不下生死。我就笑著給他念了這個故事,讓他別怕,是過關,此時只有學法,提高認識才能過關。

丈夫不認同,認為明明是病了咋硬說是過關呢?他的認識就是,應該越煉越舒服才對,越煉越難受怎麼能行呢?所以他難受了就吃藥,說緩解緩解,一邊吃藥一邊練。結果兩年了,越吃藥越重,而且把胃還吃壞了。兩年來各個大小醫院都走了個遍,也沒查出啥大毛病,只是血壓有時忽高忽低,再就是全身疼痛難忍,其餘啥病都沒有。最後醫生說了:就是神經痛,抑鬱症,然後就是調節神經。

丈夫就這麼反覆的折騰了兩年多。作為一個修煉人我知道這不是偶然的,我向內找,不停的找。首先我發現,他吃藥了,儘管他還在煉功,但我就不把他當煉功人了。開始我還阻止他吃藥阻止上醫院,後來他誤認為我怕花錢,還說些不好聽的話,我怕他破壞大法就不阻止了,順著他,他說去,那我就陪著。儘管我三件事還在做,但我還是被干擾了,可是他為甚麼能干擾了我呢?一定是我有漏,所以我就不停的找啊,找到了我就改,可他還是不好啊!我就陷入困境不能自拔了,一看到他折騰的難受的樣子我就鬧心,我越鬧心他就越重,有時還冒出沒有他了我該怎麼活的想法(我知道這不是我),這個想法一產生他就喊不想活了。我沒有意識到我的一念是這麼重要。

直到今天打坐時,腦袋裏反映出應該把這事寫出來,以求得同修的幫助,這是寫這篇文章的真正目地。可是在寫的過程中,我的思維逐漸清晰了,認識也在以下幾方面有所提高:

一、我發現我對修煉的內涵以及修煉的方式還認識的不夠深。我們就是在常人社會裏修煉,這是我們的修煉形式;在矛盾中、在魔難中提高,這是長功的方式。讓你明明白白的在磨難中在矛盾中得功,你一點難也沒有,你的心咋去啊!你咋長功啊!在難中、在矛盾中才能暴露自己的執著,所以矛盾來了就不高興、就鬧心,其實就是向外推、向外找,說白了就是不想提高。

二、我為甚麼總是鬧心呢?就是人心暴露出來了,比如說:我愛清淨,不願被人打擾,我每天的日程都是安排好了的,從小到大我一貫是獨往獨來做我自己喜歡做的事,現在他突然出現這個事,打亂了我的整個計劃,使我活的不自在了,所以才鬧心。不願被打擾,就想安逸,不想吃苦就想舒服的長功。寫到這我才意識到我的根本執著就是想活的自在一些才煉功的。修煉這麼多年了這顆心還沒去掉。

三、我不願讓他去醫院,是因為都知道我煉功,他病成這樣會影響到大法的聲譽,也直接影響到我的洪法效果,這是求名心。看病花錢我也心疼,這是利益心。他生病需要人照顧,我這人天生就是不願意伺候別人,這是私心。我這個人是很愛瞧不起人的,也就很少求人。這回我上下樓的整不動他,也只好求人了,於是我就把氣變成了恨,恨他給我添麻煩,恨他讓我沒面子,其實暴露了我的虛榮心和不善。

兩年來,我就在這個情裏七上八下的折騰著,他也時好時壞的煎熬著。原本寫這篇文章是想求助於同修,可是寫著寫著才發現自己的根本執著一直沒有去掉,真是有甚麼心就有甚麼難。

其實,當我真心關心他並幫他發正念時,他的狀態就大有好轉,只是我不堅持。理由是修煉不能靠別人,我不能被他影響了等等想法。我上外邊向其他人講真相非常積極,可是對家裏人卻沒有耐心,甚至不管,其實這連常人的理都不符合。有時我也想:他現在進門,正法和個人修煉綁在一起了,難肯定要大,因此產生了無可奈何的消極狀態。其實這也是人為的滋養了邪魔,使其鑽了空子,使我和他長期處於魔難之中。而當我發出:他雖然有業力要償還,但我決不容許邪魔乘機干擾破壞,我們有師父在管。這一念很有效。

現在我真的明白了,矛盾和難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如果心很純、念很正不會有這麼大的難。所以希望難中的同修一定要好好向內找,去掉執著,在法上認識法,這是提高和昇華的唯一出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