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災乎?人禍乎?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二日】湖南郴州,這個林邑小城,自古就有「船到郴州止」、「水沖龍王廟,郴州不濕衣」之說。然而自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郴州卻四次「水漫金山」,而且都是「千百年不遇」的大洪災。這是天災?是人禍?人們用自己的良知審視其中的因果。

1999年8月10日,在江氏集團及中共邪黨的淫威下,郴州邪惡組織610辦公室將收繳的大法書籍、音像製品公開集中銷毀,自鳴得意,不可一世。僅時隔兩天,8月13日凌晨,傾盆暴雨從天而降,郴江河水猛漲,山城頓時淪為澤國,房屋倒塌,財產被毀,數百人喪失生命。當地媒體稱「郴州遭受了千年不遇的洪災」。

郴州歷史上沒有遭受洪災的記錄,所以沒設防。這次任憑洪水肆虐,只能望水興嘆。當時有人說是郴江上游水壩坍塌所致,事後人們得知上游沒有任何庫、塘、溪、堤被毀。水自何來,不得而知。這無妄之災,其實是上蒼對世人褻瀆大法的警示。當時郴州電視上是鋪天蓋地的誣陷法輪功的內容。

但郴州的政府官員們卻不思悔改,最後將洪災歸罪於郴江河太窄、水流不暢所致。於是乎花巨資拓寬河床,修築河岸,幾年下來,官員們口袋裏裝滿了票子。

中共邪黨可以睜著眼睛說瞎話。這次洪災死亡人數達數百人,災後下游的耒水河岸屍橫遍野,可中共邪黨的媒體公布死亡人數只有70多人,而「美國之音」報導死亡人數為近300人。據說,後來一中共官員還在會上厲聲斥道:美國之音知道的那麼清楚,肯定有人把機密泄漏出去了,一旦查出,堅決嚴懲。中共邪黨連自然災害造成的死亡人數都要造假,還有甚麼不能造假的呢?

大法給予了所有生命均等的機會,大法弟子不畏艱辛,冒著生命危險,向世人特別是政府官員們講真相。可是郴州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斷升級。

2002年上半年,郴州所屬各縣(市)的610辦及其惡人惡警,瘋狂抓捕大法弟子,羅列罪名,避開法律程序,強行將一大批大法弟子綁架到勞教所、看守所和監獄。

迫害善良,天怒人怨,慈悲的神佛又一次發出了警示。2002年8月11日,暴雨再次襲擊郴州,沿河城區被淹,被拓寬的河道仍容不下奔騰的洪水,財產損失巨大,500多生靈慘遭塗炭,成了江氏「三個代表」的冤魂。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歷史的教訓告訴我們:邪惡迫害正信有多重,老天對其懲罰就有多重。上古洪荒時期是如此。尼祿迫害基督徒是如此,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也是如此。

2006年,7月15日的「碧利斯」和7月26日的「格美」二次颱風,又一次給郴州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破壞,被人稱為:天崩地裂,歷史罕見。郴州在這場災害中損失慘重,所屬縣、市無一倖免。資興市尤為嚴重,該市有8個鄉鎮災情慘不忍睹,坪石鄉、白廊鄉有的自然村全村被山體滑坡、泥石流所淹埋,人畜無存。東江人工湖人畜屍體漂浮,隨處可見。

人在災害面前是那麼渺小,災害在人面前又是那樣的不可逾越。當地一位老者說:「我活了八十多歲,從未見過這麼大的雨,可能是天要治人了。」

中共邪黨又故伎重演,繼續造假。2006年8月9日,中共郴州當局在新聞發布會上稱:7.15受災人口319.8萬,7.26受災人口140.17萬,二次重複受災人口98萬;截至8月4日,因災死亡394人,失蹤97人。據說,這還是郴州當局在輿論壓力下才不得不調整的數字,起初郴州媒體報導的死亡人數是196人,失蹤97人。

我們身邊的事也拿來騙我們,僅資興市死的人就有近兩千!中共邪黨連十分之一的真話都不敢講,真是太無恥了!

有一知情人士還道出了洪災中另一樁驚天慘案:資興與宜章瑤崗仙鎢礦交界處,有一座私人礦井,被資興市官員查封後據為己有,霸佔開採,7.15洪災時,井下有三百多外地打工者全部被淹死,姓甚名誰無從查考,事故原委無人過問,事後安置不了了之。

資興市從99年7.20以來,資興市邪黨黨政官員、「六一零」辦公室、公、檢、法一直是破壞法輪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的急先鋒,資興市七年間有九人次被綁架勞教,五人次被判刑,大法弟子賀雪兆被迫害致死。

善惡終有報。最近,郴州市委書記、市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市委宣傳部部長、管政法的副市長等均因貪腐被「雙規」,還有包括公安局長在內的一百五十八名涉案人員也在被調查之中,有人說:郴州發生了「地震」。人們不禁要問:郴州市出現的這一切,究竟是天災,還是人禍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