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天怨為何由?


【明慧網2005年6月25日】古有竇娥之冤招致六月飛雪,上蒼的眼睛時刻都在注視著人間的悲情,也在警示著世人。天怨,那是因為善良遭受了迫害,也是因為邪惡肆意的猖狂。天怨,各種異常警像就會出現。

瀋陽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職工高蓉蓉,因修煉法輪功,於2004年5月7日遭到龍山教養院唐玉寶、姜兆華等人連續6個多小時的電擊,高蓉蓉美麗的面容被嚴重毀容。一年之後,善良的高蓉蓉被迫害折磨致死。

那一天正是2005年6月16日。中共和江澤民集團的惡行遭致天怨人怒。

從6月17日開始,中國華南大部到江南中東部的持續性暴雨造成嚴重的洪澇災害。

截至6月23日16時,全國有22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發生洪澇災害,農作物受災面積3100.30千公頃,成災1266.86千公頃,受災人口4437.61萬人,死亡536人,失蹤137人,直接經濟損失203.52億元。當前的洪澇災害損失高於多年同期平均水平。同時,華北、黃淮、江淮和西北等地出現了日最高氣溫超過35攝氏度的高溫天氣,河北中部和南部、山西南部、河南北部、內蒙古西部、新疆東部等地出現大範圍超過38攝氏度的高溫天氣。其中,新疆吐魯番最高,達45.4攝氏度,山西稷山達42.3攝氏度。

南澇北旱,中土的天在燃燒,地在悲號;中土的人們在不明中承受著苦難。

有的人會把這一切都看成是「偶然」或者「自然」現象,這是因為他不知道這「偶然」和「自然」背後那些「必然」的因由。

在過去,人們對於打雷下雨一無所知,慢慢地,學會了預報氣象,隨著技術的發展和採集數據越來越多,處理得越來越快,人們能夠對某些天氣和災害加以預測,預測的未來區間也更長。這一過程,使人們對普通氣象的認識從「偶然性」昇華到相對程度的「必然性」。但是,這個人們掌握氣象預報的初級過程,卻成了人們認識其「必然」的迷障。儘管這樣,預報的失準和失靈總是不期而發,很多的天災無法依靠氣象預測而避免,固執的人還是會把它歸咎為科技的侷限。

其實,氣象預報是人們現在能理解的,而人們不理解的,卻是一切天災背後更深的原因。這些原因與人類的心念、行為和道德操守有著極其密切的關係。古人講「神目如電」,相信「善惡有報」,天災是對人禍的警示。

如今中共和江澤民集團在中土為禍甚烈,殘酷迫害法輪功已達六年之久,高蓉蓉是在滅絕性迫害中被無辜虐殺的第2584位法輪功學員,更多未經證實的迫害慘案在暗地發生著。一個竇娥之冤便有一場六月飛雪,如此眾多的悲慘冤案,難道中土頻頻的災難性天災僅僅只是「偶然」和「自然」嗎?

如果人們不能在善良與邪惡之中做出正確的選擇,不能認清邪惡,抵制迫害,像這樣的天災是否還會不斷降臨呢?

終止中共和江氏集團對善良百姓的殘酷迫害,就是在幫助被迫害的人們,更是在拯救自己。當上蒼真正滅除邪惡之時,今天作出正確選擇的人們,就會為自己慶幸。善惡必報決非戲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