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莊陽春三月飛白雪

針對反常天氣的思考


【明慧網2002年4月19日】2002年4月16日,張家口壩上地區20多度的高溫突然驟降,直跌至零下8度,天空降下漫天大雪,不一會兒就一寸多厚,紛紛揚揚的大雪讓人回到了嚴寒的冬季──儘管時下人們還穿著單薄的襯衫。

*********

又是一年陽春三月,想來應該處處是樹木吐著新綠、春花爛漫,然而今年三月的天氣卻令人捉摸不定,很少聽人說起「踏青」的字眼。那陣陣席捲而來的漫天黃沙令人怨聲載道,突然造訪的30度高溫更使人猝不及防,老百姓都不知如何穿衣才好,大街上春夏秋冬裝都能見得到。

連續高溫之後,氣溫降了下來。2002年4月15日下午1時-3時許,隨著繽紛的雨絲,雨越下越大的同時,河北省會石家莊降下泥雨。市民原以為是落下的灰塵,仔細觀察竟是泥雨!望著凍得瑟瑟發抖的萬物,感觸這忽降的氣溫把人瞬間帶進了淒冷的深秋。

2002年4月16日,張家口壩上地區20多度的高溫突然驟降,直跌至零下8度,天空降下漫天大雪,不一會兒就一寸多厚,紛紛揚揚的大雪讓人回到了嚴寒的冬季──儘管時下人們還穿著單薄的襯衫。

反常的天氣預示著甚麼?

是神在警示人:善待大法及大法弟子,停止鎮壓法輪功!還記得嗎?4月7日、8日,央視「焦點謊談」出了中央音樂學院學生王博被所謂「轉化」後的言論,各大喉舌報紙也刊登了此事。事實真相是,2000年10月王博因講大法真相、堅持信仰被迫退學,2000年12月她因依法行使自己的合法權益──上訪,而被江澤民犯罪集團非法勞教,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勞教所,至2001年4月又被秘密轉到北京新安勞教所,歷經6天的痛苦折磨後被洗腦。江澤民流氓集團居然把自己殘害國民的罪惡方式──「洗腦」上電視公之於眾,無恥地以「給王博復學」為誘餌,脅迫王博一家充當其迫害善良的打手,在節目中還把自己粉飾成王博一家的「救命恩人」,多麼荒謬。

與此同時,為執行羅幹「嚴打六個月」(實質是鎮壓法輪功)的罪惡指令,繼石家莊耗費百姓血汗招募6000多巡邏聯防隊員之後,河北省委副書記趙世居脅迫河北各地都必須徵召巡警,且在今年六月份以前必須完成。又給各地方官硬性攤派任務,不知又有多少國庫資源白白浪費、多少百姓無辜遭殃!

一邊借叛徒之口抹黑法輪功、粉飾自己為「救命恩人」,一邊迫不及待地揮舞大棒赤膊上陣、兇神惡煞奔無辜善良,這就是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醜陋嘴臉,讓人想起「文化大革命」時血腥的一幕幕。

然而邪惡的陰謀註定不會得逞,越來越多的人通過江澤民的表演更深刻地了解了事實真相,苟延殘喘的邪惡勢力的任何努力只是徒勞的,就如同病入膏肓無可救藥之人,越是花費大力氣掙扎,就越是加速自己的衰亡。陽春三月冰冷的嚴冬天氣催人冷靜地深入分析:是隨殘冬走向肅殺衰敗、邁進萬劫不復的地獄,還是隨春天走向欣欣向榮、邁進生命的新生?

反常的天氣預示著甚麼?

法輪大法千古奇冤必昭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