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對幹細胞研究醜聞的反響看「丟臉」論


【明慧網2006年1月4日】最近的關於韓國幹細胞研究醜聞的相關報導,引起了筆者對於「丟臉」說法的思考。在對這一事件的相關報導中,媒體披露了韓國幹細胞研究中獲取卵子的做法違反道德之後,繼而揭露其研究數據造假的事實,引起韓國科學界和民眾的震驚,科學界痛心的稱此事件為「國恥」;與此同時,韓國民眾們感謝勇於暴露醜聞的人,認為醜聞的暴露避免了韓國科學界可能的全面崩潰。

這次幹細胞研究醜聞曝光過程中,揭露醜聞的媒體和科學家面臨了極大的壓力。韓國國民也經歷了從情感陣痛走向理性成熟的過程。在媒體初期報導該項研究涉嫌違反道德倫理時,韓國朝野口誅筆伐,認為這是給韓國抹黑,妨害韓國的科學研究,是對韓國人引以為自豪的著名科學家的詆毀,不僅十二家廠商被迫撤消廣告贊助,該媒體也被迫廢除了熱播了十年的該檔節目,甚至將節目的兩名主導製作人撤職;被揭露捏造數據之初,甚至政府部門也出面庇護。這個情感陣痛的階段充份說明,當真相觸及到人們固有的觀念的時候,理性接受真相有多麼困難。

法輪功學員六年多來在以極大的付出向人們揭露著中共的殘酷迫害,受到一些深受中共謊言欺騙的同胞的抵觸,在承受苦難的同時,法輪功學員們還面臨著同胞的不解。一些同胞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認為法輪功學員揭露迫害,是「給中國丟臉」,「傷害了中國的形象」。比如,馬三家勞教所把女學員扒光衣服後投入男牢房以強迫她們放棄信仰。很多人對這個事實覺得不可思議,認為這實在是丟中國的臉,怎麼可能出現這麼邪惡的事情呢?一些人寧願不相信,從而拒絕了解真相;也有一些人,完全不顧及這些事實的存在,認為曝光迫害就是「抹黑中國」、「讓中國難堪」。

其實,在現代社會裏,每個人都代替不了別人,每個人也不應該為別人的錯誤負責。科學家做出的成績、犯的過錯,是他自己的事情,與廣大民眾的榮辱沒有甚麼關係。有人認為做幹細胞研究的那位著名科學家代表了國家、代表了自己,維護他就是維護自己,揭露幹細胞研究的醜聞就是損害國家的聲譽,甚至是傷害了自己的臉面,從而抵觸對醜聞的揭露,這實在是狹隘民族主義心態的結果。

在對待法輪功問題上也是一樣。經過中共多年的洗腦教育,很多人錯誤的把中共混同於中國,不自覺的把不間斷迫害中國人的這個邪教政黨當成中國人民的代表。有些人甚至雖然知道這個邪黨甚麼壞事都能幹出來,甚至心裏非常反感它,但是,一看到法輪功學員揭露殘酷迫害的事實,卻不自覺的心生抵觸,覺得「丟中國人的臉」,甚至認為,即使中共真的幹了這麼邪惡的事情,也不能講到國際上去,「家醜不可外揚」。

其實,冷靜想想,怎麼能把施害者和受害者混為一談呢?中國各個階層,不論是工人、農民、商人、學生還是軍人,在過去的幾十年裏,都受到中共的欺騙、壓榨、迫害甚至公開的殺戮,它從來也沒有代表過中國人民。而法輪功學員揭露的,是它對中國民眾新的一次、也是最大規模、最無理、最瘋狂的迫害,是對一貫與中國民眾為敵的惡黨的揭露。雖然這個邪黨利用著國家機器在控制著中國社會,中國民眾也不能讓它稀裏糊塗的與自己混淆在一起,就像德國民眾從來都沒有把自己混同於納粹,道理是一樣的。

把幹細胞研究造假當成「國恥」的人,感謝揭露醜聞的行為,這表現出了人們的理智。誰都明白,假象包藏的越嚴、越久,對受騙者的傷害就越深、越重,對更大範圍內造成的危害也就越難以估量,不論造假者是個人、集體還是政黨。

把揭露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當成「丟中國人臉」的同胞,其實是中共洗腦教育的受害者。試想,等到法輪功真相大白的時候,拒絕了解法輪功受害真相的人,必然成為最可憐的受騙者。

事實上,法輪功學員揭露迫害,確實使罪惡中共丟盡了「臉」。這個宣稱現今是「中國人權最好時期」的惡黨,在法輪功學員六年來持續不斷講真相的努力之下,其反天、反地、反人性的真實面目被揭露無遺。聯合國酷刑專員在去年底專程前往中國調查之後,也於2005年12月2日公開指出,「酷刑在中國普遍存在,酷刑受害者包括法輪功學員……」。中共的邪惡嘴臉確實因為迫害法輪功罪惡的被揭露而曝光在世界面前。

對於一貫以謊言發動和維持迫害的邪惡中共,揭露其邪惡暴行,既不是「丟」中國的臉,也不是中國人的臉,而是遏止其對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所有中國人的迫害。

那些在韓國媒體初期報導幹細胞研究醜聞時有過情感陣痛的韓國民眾,在明白了事實真相之後,能夠回歸到對真相的理性認識,感謝勇於暴露醜聞的人。衷心希望我們那些面對法輪功真相,還受制於被黨文化毒害的觀念裏而不能正確認識真相的同胞們,也能早日回歸到理性的昇華,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