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輪功 透視中共謊言面面觀(三)


【明慧網2005年4月3日】(接前文)

九、不厭其煩

江澤民集團針對法輪功的宣傳,因為太過泛濫,不論甚麼樣的人,幾乎沒有不煩的,許多人一聽到「法輪功」這三個字,第一反應就是「煩」。

但是,千萬不要以為這是它宣傳的失敗!它「不厭其煩」的誣蔑達到了叫人們一聽見、一看見「法輪功」就煩的「預期結果」,為它的持續迫害製造了「人人都漠不關心」這樣必要的社會環境。事實上,人們所「煩」的,往往不是謊言的無理,而是頭腦中不堪負荷更多的謊言,覺得自己「知道的」已經夠多了,換句話說就是「對法輪功的‘*教本質’已經足夠了解了」。

比如說「殺人」。如果說在迫害剛剛開始的階段,人們對「法輪功殺人」將信將疑,後來「報導」說「法輪功殺鄰居」、「法輪功殺親人」越來越多,人們就會「見慣不驚」;等人們習以為常「法輪功殺人」後,再來個「集體自焚」,絕對超出任何人對「邪惡」的理解程度;待人們「自然而然」的把法輪功認為是「導人自殺」的「*教」之後,以為沒有比這再邪了的時候,又突然說法輪功「毒殺14名乞丐」,而罪犯還說要殺全世界的人,再次超出人們的預期。有多少人能夠清醒的認清這一次比一次卑劣的謊言呢?

在此情況下,法輪功學員要想解釋、申辯,有些人就覺得十分的可笑,根本就不屑一顧,甚至把法輪功學員揭露迫害的行為等同於中共的謊言宣傳,認為是干擾了他的正常生活。而這種狀況,與那種「群情激憤」的「揭批」一樣,也是鎮壓者所期望的:把對法輪功的誤解和仇恨深深的埋入了人們的心底裏。

十、外應內合

為了讓被封鎖了消息的中國民眾以為全世界都在「鏟除」法輪功,也為了借用「鏟除」法輪功的運動增強「僑胞」的「愛國熱情」,「外應內合」就必不可少。

如2001年5月,中共駐加拿大使館召集加東地區各「僑領」「揭批法輪功」,人民日報立即借「海外僑胞」的口把國內「揭批法輪功」的說詞再說一遍,全國大大小小的媒體大肆轉載,不由得國內的人不相信國外跟國內一樣反對法輪功。

可巧的是,與會的一位蒙特利爾的老先生是公開支持法輪功的,當時正頂著壓力把自己的辦公室借給法輪功學員當作煉功點。會後他告訴法輪功學員說,他在會上根本就沒有發言。但是在人民日報的報導中,記者硬是說這位老先生「表示」法輪功如何如何。

再如2001年7月,中國駐紐約總領館舉行 「揭批法輪功座談會」,按照國內模式成立「反*教協會」,而「僑領」梁冠軍明確的說,紐約是「廣大正義僑胞」同法輪功鬥爭的主要戰場之一,要把重點放在年輕一代法輪功「癡迷者」的教育和轉化上,重複中共「教育轉化」的說法。這「轟轟烈烈」的「揭批」運動立即通過人民日報、新華社等各類「喉舌」放大到全國,極力營造全世界「同仇敵愾」反對法輪功的氣氛。但是,梁冠軍於2003年6月在紐約街頭毆打法輪功學員被控6項罪名的事實,中共「喉舌」是絕對不會告訴民眾的,因為美國與中國不同、「僑領」不能夠使用暴力手段來「教育轉化」呼籲停止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事實,是不允許民眾知道的。

更典型的「外應內合」的例子是「海外媒體」《華僑時報》。加拿大中文報紙《華僑時報》2001年11月刊登一個特務謾罵法輪功的「廣告」,隨後連續轉載中共數十篇誣蔑法輪功的文章;同時,中共在國內大炒特炒「加拿大媒體、僑胞揭批法輪功」這個所謂的「新聞」,致使很多法輪功學員國內的親人十分恐懼,以為加拿大也像中國一樣禁止修煉法輪功。直到法輪功學員清楚的告知,法院已經下達命令不允許該報誣蔑法輪功,親人們才算安心。而那些沒有渠道了解真情的中國民眾,至今還有人以為加拿大跟中國一樣禁止修煉法輪功。

十一、假冒科學

在誣蔑法輪功的過程中,再沒有比打著「科學」的招牌更顯得「理直氣壯」了。

在中共的早期宣傳中,修煉法輪功的都是一些老弱病殘和沒有知識的「愚昧者」。所以,由一貫誣蔑法輪功的何祚庥這類「政治科學家」出面,祭起「科學」的大棒,以「法輪功是迷信」為謊言,以這些「愚昧者」不懂科學為依據,對他們修煉的法輪功橫揭豎批,好像它們佔據了科學的制高點,就可以對法輪功大打出手。

但是,人們發現中共此說卻不能自圓,那就是修煉法輪功的人群中,在國內外都有相當比例的人是頗有建樹的高級知識分子、各方面的專家學者,他們本身就是科學家。於是,中共遂強力宣傳其一貫灌輸的無神論與唯物論,並與科學捆綁在一起,還成立了「科學唯物論研究會」、「反*教協會」之類的組織,以「科學思維方法」、「科學世界觀」等說詞,更荒唐的把馬克思主義這個全世界人人唾棄、已被證明與人類文明為敵的邪說,當成科學的化身,從而「證明」那些身為科學家的法輪功學員「沒有掌握科學的思維方法、沒有建立科學的世界觀」,所以才會「迷信」法輪功。

當然,御用「科學家」不敢把有信仰的牛頓、愛因斯坦這樣的科學巨匠說成「沒有掌握科學的思維方法」的人,也不敢把當代無數科學家信仰的宗教說成是迷信,而只能在紅色恐怖籠罩的中國大陸,揮舞著「科學」的棍子,強迫民眾在「真善忍」宇宙真理面前蒙上眼睛、遠離真象,以掩蓋中共肆無忌憚的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江澤民集團深信,只要把法輪功粘牢反科學的標籤,無論怎樣迫害都是正當的;至於說堅持「反科學」的法輪功學員,就像當年的反革命一樣,自然就成了真理的敵人、人民的敵人、國家的敵人,怎麼處理能算是過份呢?

結語

在5年多的迫害過程中,江澤民和中共給法輪功製造的謊言,是不斷升級的,這是因為其原有的謊言無法支撐迫害,而不得不持續的製造新的謊言。最開始所謂的「反科學」、「迷信」等罪名完全是對非中共信仰的誣蔑,不能成為「取締」的理由,而「自殺」、「殺人」、「斂財」等等這些罪名,完全是法律範圍內的事情,不能構成迫害每一個法輪功修煉者的理由;所以後來由江澤民親口誣蔑法輪功為「*教」,並授意「人大」制定所謂的「反*教法」,把法輪功說成是危害社會的「*教」;而法輪功遍傳全世界60多個國家,其教人按照「真善忍」修煉對社會道德回升的促進作用已經是盡人皆知,反而映襯了鎮壓者本身的邪惡;之後,中共又改口誣蔑法輪功「被反華勢力利用」、是「恐怖組織」等,把全世界對迫害的譴責說成是對中國的誣蔑,進一步欺騙不明真象的中國人。

中共完全清楚,它編造的謊言並不「完美」,它也沒有指望每個人都相信所有那些謊言,它甚至並不擔心人們對它的謊言產生質疑,它只要人懷疑法輪功就行了。很多人說:「我不相信共產黨的說法,但是我也不相信法輪功的說法」,這正是邪惡宣傳要達到的最低「目標」:它讓人們對善良避而不見、對邪惡視而不見。

其實,中共給法輪功製造的每一個謊言,都是針對人性而來的。你珍惜生命,它就誣蔑說法輪功「自殺」、「殺人」,而且「殺很多人」;你珍惜和平,他就誣蔑說法輪功「危害社會穩定」;你看不慣好吃懶做,它就說法輪功導致人「只想升天,對任何事情不感興趣」;你渴望親情,它就說法輪功「六親不認」、「殺親人升天」;你痛恨腐敗,它就誣蔑法輪功「不擇手段的斂財」;你對中共歷史上的神化個人深惡痛絕,它就說法輪功搞「個人崇拜」;你尊重事實,它就讓活生生的人焚給你看;你愛國,它就想方設法把自己等同於中國,把法輪功等同與「反華勢力」;你痛恨中國政治的黑暗,它就天天講法輪功搞政治。總之,只要是你認可的東西,你就能在中共的謊言中找到其被法輪功「踐踏」的「實例」,而你不認可的東西,你也能跟法輪功聯繫上。所以只要你不夠清醒,你就會一邊說不相信中共的宣傳,一邊說「法輪功如此如此是不對的」,從而成為實實在在的謊言受害者。

但是,謊言畢竟是謊言。當年,希特勒的謊言毒殺了千百萬猶太人,而他自己最終卻自殺了,那些鐵桿的追隨者也得到了應有的懲罰;歷史上對基督和基督徒的誣蔑與迫害,不僅沒有滅絕掉基督的精神,反而導致了迫害者的國破家亡。

事實上,中共的謊言毒殺的不僅是法輪功學員。就像希特勒的謊言導致千百萬非猶太人死傷一樣,就像尼祿迫害基督徒導致眾多非基督徒死傷一樣,中共迫害法輪功又將導致多少非法輪功學員的悲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