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中共在海外迫害法輪功(三)


【明慧網2005年3月29日】(接前文)

歷史不會忘卻

人類外交史上曾出現過無數像何鳳山那樣具有崇高人格的外交官,他們捍衛著人類普適的人性原則與道義價值,為善良無辜辯護,即使壓力之下也毫不屈服。他們的事蹟雖然歷經時光的流逝,卻仍然光芒四射,為後世所銘記。

在英國駐德國的大使館裏,矗立著一塊石碑,上面刻著一個人的名字──弗蘭克•福利。他被稱為英國的辛德勒。1921年到1939年,他以簽證官的身份在英國駐德國大使館工作,從納粹手中挽救了上萬名猶太人的生命。當時,英國的簽證制度相當嚴格。但為了幫助猶太人,一向嚴謹的福利對簽證規定睜一眼、閉一眼,儘量放行。實在不行,就在文件材料上動手腳。他甚至鋌而走險,一次次地探訪猶太人拘留營,設法營救被關押的猶太人,將他們送出德國。他死後,被他救過的猶太人在耶路撒冷的一座山丘上栽種了一片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樹林。1999年,以色列政府授予福利「國際正義者」獎章,並在亞德瓦謝姆的納粹屠殺紀念館為他樹立了紀念牌。在他誕辰120週年的紀念日上,英國駐德國大使彼得•托利說:「福利冒著生命危險營救了不計其數的猶太人。他是一名真正的英國英雄。」

美國也有一位辛德勒,他的名字叫海勒姆•賓厄姆,二戰初任駐法國馬賽副領事。當時美法、美德之間是中立關係,美國政府不想因為猶太難民問題而與希特勒和維希法國鬧僵關係,因此限制赴美猶太人配額,並嚴禁外交官為猶太難民提供方便。但賓厄姆竭盡其所能幫助猶太人,短短一年時間,得到他幫助離開法國的猶太難民高達2500多名,其中包括著名藝術家馬克•夏加爾、馬塞爾•杜尚、馬克斯•厄恩斯特等人。華盛頓得知他的做法後,怒不可遏,因為他破壞了美國的外交政策,被蓋世太保和維希法國視為眼中釘,他的外交官生涯由此而帶來滅頂之災。60年後,美國國務院為賓厄姆恢復名譽。在正名典禮上,國務院發言人說,賓厄姆的行為儘管違反了當時的美國外交政策,但卻符合美國的立國精神,為正義和自由的不朽理想而戰。他被授予英雄榮譽稱號。

與這些在壓力中選擇道義與良心的外交官相比,中共外交官的表現實在是天差地遠、令人汗顏。在江澤民違反憲法、違反國際人權公約的情況下,在千百萬法輪功學員遭受無端誹謗與迫害、成千上萬人被活活折磨致死的慘劇中,中使領館散播謊言、壓制正義、煽動仇恨,甚至因此而不惜動用長期培植隱蔽的龐大特務系統的做法,是一個怎樣的助紂為虐、落井下石的不光彩角色?又是一種怎樣的罪惡?

他們把那些大陸炮製的「揭批」法輪功的文章和消息「借船出海」,對海外華人進行洗腦,煽動仇恨;然後出口轉內銷,營造海外華僑對迫害的「支持」和「聲援」假象,欺騙中國國內民眾,誤導和迫使他們參與迫害。同時利用海外中文傳媒影響全球輿論導向,企圖對西方人進行洗腦,影響他們的決策。因此,他們對國內迫害的持續,以及一些政府對這場空前嚴重的人權侵害的異乎尋常的沉默,犯有不可推卸的罪責。

令人難以原諒的是,他們並非不了解法輪功的真象。在1998年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瑞士日內瓦萬國宮講法時,就有外交人員的參與。1999年在英國曼徹斯特城學聯舉辦的近500人參加的農曆新年聯歡晚會上,法輪功的功法表演是當時的演出節目之一併受到現場觀眾的歡迎,當時的曼城總領事及中使館和曼城領館文化參贊和教育組官員都出席了晚會。在1999年4•25之後,7•20之前,還有領館的外交人員說對法輪功不會鎮壓。即使他們以前不了解,那麼鎮壓之後,他們身在海外,可以隨時訪問法輪功的網站,隨時接觸到眾多的法輪功學員,了解真象對他們來說,是件輕而易舉的事。

愛因斯坦說,當政府命令與個人良心發生衝突時,人們應當堅持良心,堅持正義。當江澤民違反憲法,違反國際人權公約,陷害忠良,在國內把數千萬隻求煉功自由的普通群眾往死路上逼,在國外極盡能事誣蔑詆毀煉功人的形像與尊嚴,進而危害國家形象與尊嚴時,那些外交官可以把自己當作江澤民個人爪牙或只是盲目執行命令的機器,也可以堅持良心、堅持正義,聽取海外法輪功學員的心聲,如實向最高決策層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很多人是自己主動選擇了前者。

在人類的歷史上,暴力從來就沒有戰勝過正信。善良與正義從來都是最終的勝利者。江澤民對法輪功的慘無人道的迫害,必然會以失敗告終。在法輪功學員長期不懈的講真象努力中,法輪功的真象已經越來越充份地展現在人們面前。現在中國大陸、海外華人、國際社會,越來越多的人了解了法輪功的真象。

中使領館追隨江澤民迫害善良無辜的做法,無疑是極其不智的。他們在主流社會對法輪功的施壓與詆毀,只會引起各國政府與民眾的鄙夷與反感。對法輪功的各種攻擊,暴露的只能是他們自己人格的低下與無知。他們的各種詆毀與阻撓,改變不了法輪功讓人們身心受益的事實,也無法阻止法輪功的弘傳。

歷史是公平的。像何鳳山、福利、賓厄姆那樣的外交義人,不管當初人們怎樣誤解,處境如何艱難,他們最終在青史留名,而那些參與迫害無辜的人,則將無法避免在歷史的恥辱柱上留下自己的罵名,也將不得不為自己的罪責承擔責任。當歷史翻過這一頁時,那些在今天誹謗打壓法輪功的中共外交官,又將如何面對自己的未來與子孫後代呢?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這場迫害中,那些肩負著維護國家、人民形像職責的外交官,不但絲毫沒有履行他們的職責,反而成為中國外交界、中國政府與中國人民形像的最大損害者。相反,那些在種種誹謗與打壓之下,克服重重困難,向世人講述法輪功真象的普通法輪功學員,卻以他們的和平、善良、勇敢、堅韌,最大限度地維護了國家與民族的尊嚴,譜寫了時代的壯曲,鑄就了歷史的輝煌。這一切,歷史都不會忘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