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武則天亂朝史實想到的


【明慧網2005年11月18日】武則天受寵於唐高宗之後,因嫉妒王皇后、蕭淑妃,就設計陷害她們,讓高宗把她們廢為庶人,禁閉在冷宮。後來得知高宗對她們還心存惻隱之心,就將她們虐殺了。之後,武則天常在宮中看見她們,都是披發瀝血的形像。武氏非常恐懼,就搬到另一宮殿居住,但是仍然常看見她們,不得不遷居洛陽,終身不敢返回長安。

武則天當政後,大興告密之風,重用酷吏周興、來俊臣等,陷害無辜,殺人無數,因為他們的酷刑手段極為毒辣,無人能夠承受,所以被誣告者都按照他們的要求承認謀反罪名以求速死,致使朝廷內外人人自危。

不曾想,後來竟然有人密告周興謀反。武則天讓來俊臣問案。來俊臣知道,周興絕對不會隨便認罪,就在立案之前「請教」周興,詢問如何才能讓疑犯服法;周興「教」來俊臣一種酷刑,來俊臣按照周興的「教導」做成外面架材燒火的大甕,然後再宣布周興的罪狀,並請周興「入甕」。周興未及入甕,立即認罪。武則天念他「有功」,免去他的死罪,流放嶺南;但是在流放去嶺南的途中,周興卻被仇人殺死。而來俊臣後來也獲罪處死,其屍體被無數仇家爭食而盡。

武則天死後,受惠於武則天的武氏族親,因謀反罪幾乎被誅滅殆盡。

夜讀這段歷史,對照以中共現在對法輪功迫害,感慨良多。

以現代觀念來看,武則天不講法律,以己為律,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想殺誰就殺誰,想給甚麼人安個甚麼罪名就給甚麼人安個甚麼罪名。在這一點上,當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和中共邪黨也是如此。

江××從來不敢直面世界各地和平請願的法輪功學員,為此,出訪時不惜從垃圾車道出入酒店,甚至恐懼到害怕看見法輪功學員常穿的黃顏色。害人太多了,冤魂也要討命的,這與武則天終身不敢返回長安是驚人的相同,都是作惡過甚、內心恐懼的表現。

具體實施迫害法輪功的各級中共官員、惡警和壞人,因為有了江的邪惡命令「打死算自殺」,就有恃無恐,酷刑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至今已達2785人。可是,惡報從迫害一開始,就不斷以車禍、暴病、入獄、猝死等各種形式報應施害者。這與周興、來俊臣等酷吏的非命下場是何其相似!在殘害無辜的時候,這些參與迫害的人完全由於中共無神論和假惡鬥的黨文化洗腦,而不在乎天理良心、惡有惡報,可是等待他們的,卻是如同周興、來俊臣一樣的命運。

從迫害波及的範圍來看,整個中國大陸的民眾,誰敢於站出來反對迫害法輪功,誰就會受到中共的迫害,不僅法輪功學員,還包括為受害法輪功學員依法辯護、呼籲停止迫害的人權律師高智晟、郭國汀等;而因中共的謊言欺騙暫時還不了解法輪功和這場迫害真象的,又因為中共一再用「反政府」「反華」等嚇人的罪名誣蔑法輪功,致使很多人不敢了解法輪功,對真象寧可避而遠之,擔心受到株連。這與武則天時代暴戾統治下的「人人自危」又是何其相似啊!

所不同的是,武則天針對的是有可能反對她取代李氏天下的皇親國戚及其所屬官吏,一般的老百姓涉及不到;而江××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波及的卻是全社會各個階層的民眾。

更不同的是,法輪功學員在酷刑和誹謗面前,非但沒有妥協、低頭,反而採用各種各樣和平理性的方式揭露迫害,窒息邪惡,告訴人們法輪大法的美好,告訴人們「真善忍」對每一個生命的重要,甚至堂堂正正的維護正義,把元凶江××等邪惡之徒訴諸法律,讓人們看到,即使在邪惡還猖獗的時候,他們的下場就已經註定了。

歷史的故事,展示給我們的是一副活脫脫「善惡有報」的真實劇;歷史的此刻,和歷史的將來又何嘗不是這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