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混世之人」 如今的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5年9月2日】我在寫心得體會時,首先想到的是問一聲:師父您好!

我現年58歲,自幼家境貧寒,三歲母親下世,姐姐七歲就承擔家務,我父親為糊口,打工出走。在苦難的歲月裏,我姐弟兩個相依為命。我九歲上學,奔波兩個省市四個小學,才學了一個三年級半的小學文化。十五歲下地幹活,停止了上學。所以難免有錯字在內,請多加原諒。

* 迷中人有緣得大法

我是一個年少就沒了娘的人,更沒有受到好生教養,到後來變成了一個吃、喝、嫖、賭、煙、酒不離的混世之人。由於造業過多,四十歲不到疾病一身。而且脾氣非常暴躁,性情剛烈。本村歷來都是文、武兩班、我專愛打架、練武。在氣功高潮中,有人讓我去學一學那個三天五天就能給人治病的氣功,我一看他們那幾下和自己的身體根本不對路,也沒當回事兒。

由於我的身體總是和疾病為伴,到了九七年冬天,跟朋友學煉法輪功。我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在師父的看護下我的一切都變了,真是無病一身輕,而且脾氣溫和,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周圍的一切環境都變了,使我這個小有名氣的「大壞蛋」變成了一個好人。很快在我家中成立了一個煉功點,當時就有十幾個人。一部份村裏人,都知道煉法輪功當好人。

為了把法學好,和煉功到位,我每個星期日就騎個自行車,自己帶點乾糧,到五十里開外的一個小山村煉功、學法和交流心得體會。

* 信師、信法,怕甚麼!

99年7.20以後,在邪惡瘋狂的日子裏,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做得不好也被邪惡鑽過空子:是在那年的臘月二十四下午四點多鐘,被一個小公安和三個無賴,弄一個白色小吉普車,搶走我千元現金,還把我拉走,他們轉到半夜才讓我小解,並脫掉我的棉衣,用木棒毒打,還惡狠狠的打臉,理由是轉了半宿沒有抓到人,卻耗了800元的汽油。我跟他們講:要當好人、要知道善惡有報。那個小公安把手銬晃晃說:「給我打!我們就當惡人!叫你嘗嘗挨打的味道!」我心裏想:今天我給搶走了錢又挨人家打,真是豈有此理。

四個小傢伙不知好歹,開始打我。我一輩子就學了一手「空手奪刀」,不知打敗過多少人。我真想一反手就能擺平他們,連人帶車扔到橋下算了。可突然感到他們死命的亂打,我怎麼一點都不疼。心想我是煉功人,又是師父替我承受了,算了。我必須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提高心性,打不還手。我就這樣一想,小公安說:「別打了!叫他穿上棉衣上車。」

我坐在車裏聽他們說:這個老頭沒有用了,到了橋頭把他扔下去算了。我聽了後心想扔就扔吧,我大半輩子沒人管,現在老了能拜佛為師,咱撿了個大便宜。常人中有句話叫「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我就是信師、信法,怕甚麼!你要真抬起來往下扔的時候,我就大喊一聲「師父」,就滿足了這一世沒白來。正在想著,小公安說停車,讓我下了車,一看正是橋頭。他們說:你真沒用,回去吧!

* 正念的威力

記得幾年前的一個晚上,同修們要去掛條幅,準備好一邊一個小條幅,中間一個大長條幅為一付。當時環境非常邪惡,但是這麼好的條幅一定要掛在本鎮門口一付。安排好以後,學員們分工合作。

晚上六點出發,我一個人去。走到三十里路的一個小山村往回挨著村掛。等返回到本鎮政府門口時一看,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負責在本鎮門口掛條幅的同修沒有掛,我就把準備往我大隊門口掛的那一付最好的拿出來,用小鐵釘和小鐵錘釘在鎮政府門口。當時一邊釘一邊說:「釘住、釘住。」結果到第二天早上九點多,還在那掛著。我看了看掛得還很正。我從發傳單,掛條幅以來就有個習慣,晚上做了證實大法的事,第二天,總是抽個時間轉一圈,看看怎麼樣,下次再怎麼做才好。當時也不懂正念是有威力的,講出的話是帶有能量的,連怕不怕的概念都沒有。心裏總是平靜的按照法的要求去做,該幹甚麼就幹甚麼。後來在不斷的學法中才知道,在大法修煉中,只要正念正行,一切都在師父的掌握之中。師父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每一位大法弟子。所以我們在證實法中才出現很多很多的奇蹟。

我記得在一個伏天,一次得到五百份真象材料,要有兩個人去發,結果一個同修有事不能出來,我就一個人去。晚上八點出發,一邊走一邊想:在我們山區農村,一次得五百份真象材料是非常珍貴而又是難得的,這正是大法弟子的福份。我既高興又嚴肅,一直到後半夜三點多才發完。返回到離我們村子大約有兩華里的地方,突然遠處閃電一亮,雷聲大做,要下大雨了。我心想:這五百份真象材料可能有百分之六十的被雨淋濕了,這可不行。我立刻發正念:「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你要下雨必須等到早上六點以後再下。連念三遍(因為五點半左右老百姓下地幹活就能取走真象材料)結果,就是第二天早六點十分下了一場大雨。

* 師父嚴肅的點化

一次,在輔導員家中看到師父在大嶼山的放大照片,我走上前去仔細看,師父用我們當地的方言說:「看甚麼?大法不賴,好好學吧!」

有一天,我一個人在家煉動功,突然感到非常害怕,真的不敢煉功,心裏想:奇怪,我平常是一個有名的「紅毛野人」,甚麼都不怕的,今天煉個功,反倒可怕的不敢煉了,得想個辦法。於是,我就把《轉法輪(卷二)》中的師父法像展開,靠在那煉,半點怕意也沒有了。當我睜開眼時,看見恩師法像胸前放出比金絲還細的黃色金光。

從得大法以後,出現很多奇蹟,都是在恩師看護下出現的。有一次,我在煉頭前抱輪時,一隻手高,一隻手低。師父就站在我右邊出現,左手突然伸出一根指頭粗細的木棍,頂住我左手拇指,使我的左手抬到與右手一般高的位置。師父已經這樣點化了,可是我還是不悟,不當回事。可要是別人都會感到神聖無比,會嚴格要求自己。我卻鬆鬆垮垮,不重視心性的提高,不能夠嚴肅的對待修煉。一天,連續兩次看到師父的法身都用當地方言,很嚴肅的臉色說:「你嚴肅點!」

我回想起這些年,在不平凡的修煉中,因自己學法不深,在某些關口把握不住,在恩師不止一次的搭救和無微不至的關懷下,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才能修煉到今天。並且還是第一次呈上修煉心得。

近幾年好了,在恩師的慈悲救度下,我一家老小五口人都修煉大法,也算得一個修煉之家,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師父新的經文,一個接一個的往下發著,法正人間的時刻也一步接著一步的加快,為了全面講清真象救度世人,有的學員製作了一種「生命的護身符」,上面的菩薩打著大蓮花手印。一天我拿在手中靜心細看,菩薩的手微微一動說:「希望大家都修成」,一語點到實處。

我認為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應該想一想,經歷了千萬年的等待,我們為了助師正法救度世人來到人間,自己到底幹了些甚麼?我認為應該徹底放下各種常人心,把一切時間抓緊起來,再去超越一下,變成真正的按照恩師的要求,把三件事做好,救人,儘量的救度,我們還得勇猛精進,因為我們都是為法而來的生命,救度眾生是每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職責。

我的一點粗淺認識,不對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