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嚴寒,迎來明朗的夏天(六)


【明慧網2005年8月15日】在每天的街頭講真象中,有時候行人提出的一些問題和他們所講的話,常會回旋在我的腦海,久久無法從我的記憶中淡出……

1. 三年前的一個夢

他是一個頗為健碩的黑人小伙子,當路過我們的反酷刑展點時,他的腳步停了下來。我告訴他,目前在中國所發生的一切:一大批無辜善良的好人正在被虐殺,因為他們不肯放棄真善忍的信仰。他一邊聽著,一邊在呼籲制止迫害的請願書上簽了名。

當他看到那些揭露法輪功學員在中國所遭受的迫害的像片時,似乎有所觸動。他若有所思的對我說,「大約在幾年前,我曾做過一個奇怪的夢。夢中出現的都是東方人受折磨的情形。他們蒼白的臉以及痛苦的表情讓我一直無法遺忘……」現在,他一看到我們的反酷刑展,這個夢馬上就閃現在他的腦海。我問他這個夢發生在甚麼時候?他認真的回憶了一下說,「大約是在三年前。」三年前,即2001-2002年間,正是邪惡瘋狂鎮壓大法弟子的那段最黑暗的日子。

我知道這個夢不只是單純的夢,因為大法弟子所遭受的種種的酷刑幾乎在他的夢中都依稀出現過。這難道會是巧合嗎? 「沒想到這個夢告訴我的竟全是事實。」他感慨不已的說。臨走時,他特意叮嚀我,不要讓坐在老虎凳上的和關在木籠子裏的學員表演時間太長,應該讓她們多休息休息。我可以想像到,他夢中出現的真實的那一幕,使他切身感受到這些酷刑的殘忍與痛苦。

2. 你們的錢從哪兒來?

這是一位很有氣質和靈氣的女子,看上去像是亞歐混血兒。她和她的印度裔丈夫路過我們的反酷刑展時,就停了下來。他們非常贊同我們這種和平非暴力的反迫害行為。當我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已經傳播到全世界近八十個國家了,也包括印度。我們學員由不同膚色,不同種族,不同文化背景的族群的人組成。她很驚訝,從而又感到欽佩。她又提出一個問題,「你們這個龐大的組織的經費從何而來?」因為她曾組織過多個非盈利的民間機構,但是,都是因為經費的問題無法運作下去,所以她對大法洪傳之迅速而廣泛感到好奇而又存有疑慮。

我告訴她說,我們法輪大法與眾不同的是:第一,我們沒有組織,每一個學員都是自願來修煉,來去自由。很多人都不知道彼此的姓名。第二,我們從沒有接受過任何政府和任何大企業財團的經濟援助。那麼,我們錢是從哪裏來的呢?除了老年的法輪大法弟子以外,我們大多數的學員都擁有一份正常的工作,很多學員把他們的收入用在了洪法、反迫害的需要上。因為大法賦予了我們全新的一切,我們希望更多的人能和我們一樣擁有自由修煉的權利。

我並沒有告訴她下列這些我耳聞目睹的事實:新西蘭的學員曾無意中告訴我,她把自己的工資的大部份用來做反迫害的事了,結果她妹妹結婚時,她卻無法送出一份禮物;她說如果不是法輪功,她不可能擁有如此健康快樂的人生。台灣學員說她的八萬台幣的薪水,只留出一萬元作為家庭的開支,其餘的都用在製作大法真象材料的需要上。她說她的女兒因為學法輪大法而成績優秀,拿到大學全額獎學金,她自豪的說,「因為有大法,我根本不必為我女兒操心,」美國的老年學員,把自己辛苦當保姆的錢,湊一份作為當地開法會場地的租金,她說,「要不是煉法輪功,我都75歲了,怎麼可能有這麼好的身體去當保姆呢?」

我只是告訴這位女子,我們法輪大法的修煉人,都是用自己的一顆心在做事,而這份心卻又是用真、善、忍而凝聚起來的,它所擁有的能量是超自然的。

3. 因鴿子而得救

這只鴿子不知為何無法站立,恰巧又被發現在我們的反酷刑展前面的花壇下。發現它的是兩個剛好路過此地的白領階層的女士,她們很憐憫的看著它卻無計可施。她們的議論聲把我吸引過去了。修煉人的慈悲心,使我自然而然走過去,把掙扎著想逃脫的這只鴿子捧在我的手心中。我發現它羽毛骯髒,其中的一條腿耷拉著,但是卻沒有任何的傷口。我把它很小心的放入紙箱內,囑咐兩個台灣的小弟子照看好它。出乎我意外的是這兩位女士,自己徑直走到我們的簽名桌前,一邊寫下她們的名字,一邊說,「因為你幫助了它,所以,我們也應該幫助你們。」

我沒有想到的是,這只鴿子竟然在無意中幫這兩位女士選擇了美好的未來。當然,對我們修煉人來講,任何事的發生都不是偶然的。

而這只鴿子最終又可以自由的翱翔在空中了。

* * * * * *

我的暑假馬上就要結束了,每天總有許許多多的感觸想要與大家分享。時間飛逝,如過隙之駒,我無法把每天所發生的故事都寫下來,還有更多感人的故事也同樣發生在其他的學員身邊。曼哈頓的形勢,和去年相比是如此的不同。眾生已在覺醒,有的正在步入大法修煉之門。我們已經走過了瑟瑟的寒冬,迎來了陽光明媚的夏天,那麼,碩果累累的秋天不就在眼前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