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嚴寒,迎來明朗的夏天(五)

曼哈頓講真象之五


【明慧網2005年8月13日】紐約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幾乎彙集了來自於全世界的各式各樣的人種和膚色。我們的反迫害酷刑展是在繁華的街頭,每天,川流不息的人群從我們面前經過,許多許多的人,在明白了真象後,會毫不猶疑的簽名表示對法輪功的支持。

在我所接觸的簽名的遊客中,從來自歐洲最北端的冰島,到非洲最南端的南非;對我們表露出關愛的紐約人當中,從非法旅居在紐約的最下層的南美拉丁裔的「Amigo」(伙計),到在世界性國際組織任職的高級官員,儘管他們的生活背景和社會地位相差懸殊,但人性中至純的善和愛心卻從他們的行為──反對信仰迫害,支持法輪大法──中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來。

我的心一直被許多許多人所表現出的行為,所講過的話久久的感動著,我的心靈的湖面依然迴盪這層層漣漪。

一家六口的印度人,在聽完迫害的真象後,臉上露出驚愕和難以置信的表情,那些普通的中國人只不過想堅持修煉卻為此而不得不付出生命的代價,他們實在是感到不可思議。全家人無一遺漏的為呼籲反迫害簽了名。但是他們仍然是沒有離開。因為人群一波波的湧來,我忙於徵集人們的簽名。好一會兒,等人流稀疏下來後,我發現他們竟然還站在那兒。我以為他們有問題想問我,就趨前問他們。這位媽媽說,「我想為你們捐些錢,卻找不到捐錢的盒子」,原來他們覺得簽名對我們的支持是那樣的微不足道。我為之而動容,婉轉的告訴她,「我們基本上不接受任何人的捐贈。 我們最大的希望是全世界有正義感的人們,一起來為制止中共肆意踐踏信仰自由和對基本人權的侵犯而呼籲。」

一個來自奧地利的姑娘,不光寫下了她自己的名字,還寫下了她所有的親戚、朋友們的名字。我告訴她,這種簽名必須要經過他們本人的同意。她說,「我的親人和朋友一定會很高興我替他們所做的這些,我相信他們絕不會面對這樣的迫害而無動於衷的。」

有個黑人小伙子,大約二十出頭,似乎仍不明白是甚麼引起這場毫無人性的迫害。我從共產黨的邪惡本質開始向他逐一的解釋,我問他來自哪個國家,他說出的名字我感到很陌生,他說他的祖國在非洲的北部,那是一個信仰基督教的國家。他從小受到是耶穌的教誨:愛世界的每一個人,包括你的敵人。而共產邪黨教唆中國人的是:與天鬥,與地鬥;人與人之間都是你死我活的鬥爭。當然,他無法理解共產黨的血腥和殘暴。他又跟我談起在最近兩年,有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移民到他的國家,他表示了擔憂。我告訴他,中國人本性是善良的,他們大多是被共產邪靈洗了腦或者被欺騙。他說他常常返回他的國家。我問他是否可以替我帶一些中文的真象光碟給那些居住在他國家的中國人,他欣然的說,「我非常樂意。」 我完全可以想像得出,當那些中國人看到這些遠道而來的有關修煉真善忍的真象故事,內心一定感受到某種震撼。

一對夫婦自然而然的停在我們的展板前,遠距離的看著展板的內容,我趨向他們,告訴他們在中共邪黨統治下,老百姓為了基本的人權卻不得不付出生命的代價。這位男士告訴我他完全理解和明白發生在中國的事情。他看著我,問我,「你知道我來自於甚麼國家嗎?」我看他們的外貌,知道他們一定是來自南美洲的國家。他說,「我們是來自古巴。」原來如此!另一個集權獨裁、惡名昭著的共產國家。古巴的人民為了逃離獨裁專制,不惜冒著投身於怒海的風險,一批批的乘船逃往美國。這就是他為甚麼能深深理解發生在中國的這一切。他說,「我對美國政府為了維護自身的經濟利益而對中共邪黨對善良百姓的屠殺保持著沉默的態度,感到噁心!」

一天,一個身材臃腫的紐約人,衣著不整,他停在我們的展板前,當我要求他簽名時,他二話沒說,就接過去了簽名板。他是用左手寫的,非常的慢。我看到他的右手明顯的殘廢,因為手指腫脹的差不多變形了。一個名字,他幾乎花了五六分鐘才把它寫完。我不忍的問他,是否曾受過傷?他說三年前的一場疾病,使他的右手完全失去了功能,他也因此而失去了工作。看著他病後的臃腫與貧困潦倒,但是他仍然擁有一顆金子般的心。我轉身拿了一朵精緻的蓮花,指著蓮花下端的洪法書籤上的字,告訴他法輪大法好,並對他說,「請你把這朵蓮花掛在你的家裏,每天誠心的念幾遍法輪大法好,一定會對你有所幫助。」他跟著我念了幾遍,沒想到他的中文發音很準確,他很開心的笑了,帶著滿臉的幸福,一邊喃喃的念著:「Falun Dafa is good(法輪大法好)」,一邊離去了。我默默的祝福他,因為他內心的那份美好,使他與大法接了緣,願他有美好的未來。

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在我們呼籲制止迫害的請願書上簽下了他們的名字,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接下了真象資料。有時候,他們起初不願接,我真誠的告訴他們說,「記住法輪大法好,一定會給你帶來福報」,這句話,似乎觸動他們的內心,他們就微笑著接下了真象資料。

有一天,兩位中年的大姐,站在我們的展板前。我指著像片對她們說,「許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死了,他們只不過是為了祛病健身,為了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個好人……」她們的神情顯示出同情的樣子。我又進一步告訴她們,法輪大法把多少的中國人從死亡的邊緣解救回來,給多少破碎的家庭帶來幸福和快樂。她們也點頭表示法輪大法好。隨後,她們提出一個問題,「是不是你們不允許去醫院看病和吃藥?」我解釋說,「在《轉法輪》一書中,是有這麼一句原話‘法輪大法修煉的弟子絕對不能看病’。而實際上這句話是有它的上下文的,指的是修煉法輪功的人不能給別人用功能治病。而中共媒體卻斷章取義,造謠誣蔑我們師尊不讓人去醫院看病,以誤導老百姓,引起對法輪功的仇恨。」她們似乎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的!」

我想她們回去後一定會把大法的真象告訴她們的親人和朋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