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再造我的繪畫之路


【明慧網2005年7月7日】小時候我並沒有特殊的藝術表現,在國、高中由於喜歡看日本和香港的卡通漫畫,便開始學著畫一些漫畫人物,有時畫得像一點時便覺得挺高興的。我想,這可以算是我的繪畫開端吧!

大學進了台東師院,大三時我選擇進入了初教系的美勞組,不過那時玩心比較重,並不用心,進步得並不是很多。畢業後回到台南教書,這時才突然想要好好的把這條路繼續給走下去,很幸運的我遇到了一位恩師,在他的指導下進步良多,並對繪畫開始有了如飢似渴的熱情。想那時,我的腦袋、視線幾乎時時被線條所佔據,甚至接下來苦悶的兩年當兵生涯中,「我要畫圖」竟也是我重要的精神支撐力量;當別的老兵在營中打混等退伍時,我早已把畫具帶到營中開始替未來積存能量。

退伍後的前三年,走得都算順利,我除了運動、看看電視外,最常做的就是畫圖,最常去的地方就是畫室,我的技巧穩定的在進步,堅持著寫實風格,也在老師的畫室協助指導學生。水彩的靈動、水與色調和時的感覺越來越吸引著我,而想當水彩畫家的夢也開始在腦中編織了起來。雖然自知還很有進步空間,但在老師的鼓勵下我開始參加比賽,雖然開始並不順利,都被刷下來,但後來慢慢有了進展,在省公教美展也了有得獎的成績,不過對繪畫的單純熱情也加進了越來越多追求「名」與「利」的雜質。

所謂「天有不測風雲」,在此時身體卻開始有了一些傷痛的困擾。除了胃腸日益失調,由於喜歡激烈運動和車禍留下的運動傷害越來越嚴重,身上幾處大關節都有傷,常無故酸痛難耐,到後來甚至無法久站,連畫圖的右手也不能舉太久,雖如此我仍不願放棄運動和畫圖。我告訴自己,我還有左手可以上場,兩手輪流畫;就這樣我練起了左手,雖然速度慢,但還不錯,誰知過不多久連左手也傷了。這期間我看了中醫也求助西醫和復健,不過都只能短暫的麻痺,去不了根,有的甚至毫無效果。

後來在機緣下聽說從中國大陸傳來的法輪大法對祛病健身很有幫助,在台灣有很多人受益,半信半疑之下三年前的暑假我便參加了兩天「法輪大法」的教師研習。在那個暑假我身上的毛病竟在不醫不藥的情況下得到明顯的進展,畫起圖來也越來越沒問題,修煉大法使我迅速恢復健康,重拾畫筆。

其實法輪功除了煉功,還要求學習者在日常生活中實踐「真、善、忍」,做一個好人,並要放下自私和自我,時時刻刻想到別人,也就是這樣我動了想要帶動學校老師畫圖的念頭。

其實剛退伍沒多久就有學校的一些老師和義工媽媽常說要我指導她們畫圖,除了推說自己還畫得很差之外,最重要是自己那時只是自私的想著我的畫家夢,深怕教這群人畫圖會耽誤自己向前進的步伐。煉了功的我漸漸放下自我的追求,也才想到,我應該把自己的這一點小才能和大家分享。

就這樣我在那一年開學後,無酬的組了這一個老師的繪畫社團。雖然人數因各種原因減了不少,我不在乎,人數多少也不用太執著了,相反的我和這群留下來的同好們培養出了默契,成了工作和繪畫道路上的好伙伴。在一起畫圖的時刻我也常與他們分享修煉法輪大法的心得,並告訴大法在大陸受迫害的情況,所以他們都很支持大法,沒想到能以這種方式講清真象,證實大法,這是當初料想不到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