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無求品自高(圖)


【明慧網2005年6月6日】人很難改變固有的觀念,歲月的沉積,生活閱歷的累積,使人越來越難回頭看看自己固守的觀念是不是對的?當有一天能撣去自己心中封塵的時候,也許會發現生活中的另一番景象!

張必光1971年從馬來西亞到澳洲,至今已經三十多個年頭。來澳洲最初的六年裏,他在布里斯本讀了一年的大學預科班,後來到南澳阿得雷德讀了四年的電子工程專業,畢業後又讀了一年的電腦課程,在此期間,他勤奮求學,曾在一家酒家打工,工作認真,深受老闆青睞,並半工半讀順利完成學業。

1977年正值中餐館在南澳剛剛開始流行,由於當地並沒有太多的中餐廳,張必光看準時機,把握機會,跟朋友合伙買下第一家餐館──××酒家,在他兢兢業業的打理下,這餐館生意蒸蒸日上,兩年裏又發展出另外三家餐館,同時也經營不同的生意。後來張先生買下這××酒家的全部股份。自此,從求學階段就與這酒家結下的不解之緣一直延續至今。這段經歷,張必光頗多感慨,在這廿七年的經營中,風風雨雨,坎坎坷坷,其中的酸甜苦辣不足以為外人道。婚後,張先生與妻子都把全部心血花費在餐館中,唯一的女兒出生後,也是跟隨父母終日在餐館中度過。

感染花粉病 健康亮紅燈

張必光起早貪黑,常常感覺很累,很辛苦,壓力也很大。當工作和生活中的不如意不斷時,他曾不停的問過自己,生命活著的意義到底是甚麼?錢賺得再多,能買到永久的快樂嗎?為甚麼快樂是這樣的短暫,轉瞬即逝呢?為了尋找解決自身和人世根本問題的答案,張必光曾去過教堂,曾與有信仰的基督徒朋友探討,也曾嘗試從古今中外的哲學,宗教經書的古籍中尋找智慧,然而,文史哲學宗教知識都沒能解答他對生命根本的困惑。

在生命低潮期間張先生的健康也亮起了紅燈,由於長期在餐館工作,常常感覺身心疲憊,1973年得了花粉病後,病症一年比一年嚴重,特別是春季,不敢出門去公園,一不小心,敏感的症狀就反應出來,眼睛腫得很厲害,雖然吃了很多藥,但是同時又帶來很多副作用,真是苦不堪言。

找到生命新的起點 返本歸真的路

2000年二月的一天,張先生的一位來自新加坡的朋友送給他一本關於修煉的書籍《轉法輪》。這本書開啟了他生命中最初始的本性與智慧,深深震撼了他的心,使他有茅塞頓開的啟悟。百思不得其解的生命活著的意義,書中都有答案,書中的法理與以往自己堅持的做人處世的原則及對人生的思考竟是這樣相符,這也許正是他生命本質中最善良本性的體現吧!從此,張先生果斷的開始了他生命中新的起點--走入了一條修煉法輪大法返本歸真的路。

當問到張先生修煉法輪大法後的具體改變時,張先生感慨的說,變化簡直太大了!以前做工很累,現在同樣是相同的工作時間,卻不再有身心疲憊的感覺了,以前脫髮很嚴重,在修煉三個月後,頭髮竟奇蹟般長出來了,而且頭髮顏色也變黑了;一年比一年嚴重的花粉病在修煉六個月後也變好了;在工作中燙傷後在皮膚上留下的傷痕竟慢慢的不見了。這僅僅是在身體上表現出的一些改變,精神的改變卻是本質的改變。

坦然面對人世間的利益得失

張先生在修煉的過程中不斷的用法輪大法的法理「真善忍」要求自己,並成了他待人處事的原則。張先生認為,向善是人的天性,當你的心回歸到最純淨善良的先天本性上去的時候,你周圍的一切與外界是和諧共處的,在遇到矛盾與衝突時,自然會放下爭鬥與貪慾,坦然面對自己在人世間的利益得失,用更真誠、善良和寬容諒解的角度去面對生活中的一切。

張先生坦言:修煉法輪大法後,精神上沒有壓力了,雖然每天仍然做同樣的工作,雖然時常也會遇到各種矛盾,但是對待與處理的態度已經完全不同了,不再斤斤計較,不再抱怨不公,用微笑來代替以前的氣憤,真正了解到生命可以活得這麼美好、無私、尊嚴和正氣!特別是在物質利益的對待上,張先生這樣說:「如果客人高興就是我得到最好禮物,而不是為了賺了多少錢而滿足。」

他以別人從自己的付出中受益而得到精神上的滿足和快樂!一種無求而自得的快樂,從修煉的角度來講,也許這就是一種修煉境界的體現吧!這是否也可以說明一個修煉人與平常人待人處事的些許不同之處呢?!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