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修煉之路的我加倍努力


【明慧網2005年6月9日】我是大陸的一名大法弟子,1996年年底有緣得法。剛得法時,我也和大多數大法弟子一樣內心非常激動。儘管我對師父講的法深信不疑,但由於學法不深,混入常人中,安逸心又重,到98年時,就似修非修了,真正到了99年7月20日,就已經徹底放棄了。

這樣渾渾噩噩中不知不覺到了2003年4月,一天早上在單位的操場上,昔日同修的一句話點醒了我:不要耽誤了自己。

於是我又重新回到大法修煉中。我從同修那裏借來了師父的新經文和好多本《明慧週刊》。週刊上的一篇篇交流文章,讓我既羞愧又激動,羞愧於自己這幾年荒廢了許多寶貴時間,激動於同修的壯舉,我時常淚流滿面,那種感受難以言表。看了師父的新經文,我也明白了,我現在從新走入修煉,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應該如何去做。為了跟上師父正法的進程,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我抓緊時間學法煉功,排除一切干擾,勇猛直追,在這過程中,師父一直在點化和鼓勵著我。

2003年6月,《明慧週刊》上同修自建資料點的經驗啟發了我。雖然條件並不成熟,但師父看到了我的這顆堅定的心:我一定要自建一個資料點。最後突破重重困難,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終於把刻錄機安在了自己工作環境下的電腦上(辦公室的同事都不知情)。從那以後,我就真正開始走上了正法修煉之路。平時工作閒下來時,我就開始刻錄光盤,製作真象標語,複印真象資料。

我利用中午午休的時間,一個人出去發光盤和真象資料;晚上利用陪女兒出去散步的機會,週末利用帶女兒出去逛街的機會,到一個個小區去貼真象標語,發放真象資料。剛剛開始時,法學得不好,只覺得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應該這樣做,所以每次出去做證實大法的事,心裏也時常害怕,但憑著對師父與大法的信,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也總是有驚無險。

隨著不斷的學法,我漸漸明白了這是身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每個大法弟子要走出自己正法修煉之路,同時正念也越來越強。記得有一天中午,我去一個小區發真象資料,在一個單元門口,我正順著報箱發資料時,只聽見已發過資料的一個單元有個男人出來氣沖沖喊著:「這是誰放的?幹甚麼呀?」我一邊往外走一邊默念口訣,因為師父說過:「講真象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 (《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所以我不驚不怕,快速走到大門口,看了一眼那男的,他手裏拿著資料看著我,卻一言不發,整個人好像被抑制住了一樣,於是我安全的離開了小區,我知道這是師父的慈悲看護才化險為夷。

就這樣,憑著對師父與大法的信,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兩年來我去了我住的附近一個個小區,有時還乘車去遠一點的小區發資料。在這期間,同單位的一位同修還拿出了自己省下的2千多元錢,我們買了一個便攜式複印機,成立了家庭資料點。過程中我雖然也常常摔跟頭,但通過不斷的學法,不斷的純淨著自己,歸正著自己,周圍的環境也在發生著變化,同事通過我的正念正行,對大法都有了一個正的認識,丈夫從粗暴的指責到現在能夠理解。通過學法,我也認識到除了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思想中沒有整體的意識,這也是一種私。於是在我和單位同修的共同努力下,原來已經放棄修煉的兩位同修也從新走入正法修煉了,我們時常在一起相互鼓勵,「整體提高,整體昇華」(《轉法輪》)。當一個個同修拿走我為他們準備好的一包包真象資料時,我從內心裏感到無比的幸福,也深深的體會到只有當我們真正時刻把法擺在第一位,放下自我,才能無愧於偉大的恩師的佛恩浩蕩。

這是我修煉路上的一段體會,我們還有路要走,讓我們記住師父的話:「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