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一切機會向世人講清真象


【明慧網2005年6月5日】我原本有多種病:乳腺炎、眩暈症、偏頭痛、婦科病等,日子過得真是艱難。1996年,丈夫單位的一個大爺告訴我,他有一本書,看了之後就不得病了。丈夫買來了這本寶書《轉法輪》,回家一氣看完後對我說:我就在找這部法,太好了。看完書後師父就開始給他淨化身體,再後來一天早上他自己到外面找煉功點開始煉功了。

在這期間他給我講了人為甚麼當人,人與人之間遇到矛盾該如何解決,等等。我由於沒看書,不理解,還和他進行爭辯。他也不和我辯解,讓我自己看書。由於悟性差,沒有從頭到尾看,但是也知道這功法好,真後悔怎麼才知道這個大法。於是跟丈夫到煉功點上煉功。就這樣為了祛病健身,我走到大法中來了。陸陸續續的公公、婆婆、兩個大姑姐、我的兩個兒子、我的母親也都走到大法中來了。

不久,由於學員的增加,在我家裏成立了學法小組。那時的我們沐浴在大法中,每天集體學法、煉功。而後又經歷過思想業的干擾,雖然路走得跌跌撞撞,幸運的是我卻從來沒有真正離開過大法。如果沒有大法,沒有同修的幫助,真不知道今天的我會是個甚麼樣子。

在97年我思想業很猖獗的時候,家裏的學法小組撤了,我暫時不願到學法小組學習了。一天回到家裏,躺在床上對小兒子(5歲)說:媽媽不能修了。兒子對我說:媽媽,你怎麼能不修呢?怎麼能不修呢?同修鼓勵我,丈夫每天陪著我出去溜達,幫助我分析哪個思想是我,哪個思想不是我;公公對我說:不管怎麼樣,千萬不能說大法不好,是你自己的原因造成的,我說我知道。98年,學了師父在國外的講法,在同修們的幫助下,我終於戰勝了思想業力。

99年7.20大氣候反過來了,大法弟子從此走上了證實大法、助師世間行的修煉之路。由於受惡黨的邪惡宣傳,家裏的環境也發生了變化,其中一個大姑姐不修了;公公和婆婆也開始阻止我出去講真象;丈夫也時常提醒我要注意點,在怕心的作用下自己很少和同修聯繫。就是這樣,師父也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精進的弟子。當時我的一個同事,將《燕玲夢幻屋》推薦給了我,從此利用工作的便利條件可以上《明慧網》下載師父的講法和其他的真象資料了。一開始做的時候由於自己觀念的影響,都是背著丈夫讓兒子幫助我摺疊大法的真象資料,讓兒子幫助寫信封郵寄大法的真象資料,後來通過明慧上同修的文章意識到應該突破自己的觀念,因為師父說過:「環境是你們自己創造的,也是提高的關鍵哪。」(《精進要旨》「環境」)我就開始在丈夫的面前做,有時也讓他幫助郵寄信件講真象。現在已經建立了家庭的小型資料點,打印資料時大人孩子齊動手,有時丈夫也將朋友、同事領到家裏來,我們共同講真象。

2003年「十一」,弟弟開車回到了闊別二十年的鄉下(當年父親被打成右派時帶著母親、我和剛滿月零三天的弟弟下放的村子),用數碼像機拍了很多農村秋收的照片,我一邊讚美著一邊說:甚麼時候能借個車?我也想到農村去看看。沒想到10月6號弟弟就打電話來告訴我說:姐,車已經借好了,明天就拉著全家人到農村去。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給了我這次機會,因為我想到農村去講真象,告訴他(她)們法輪大法好。

正是秋收的季節,村民們都很忙,我小學的一個同學領著我挨家挨戶走,因為是中午吃飯的時間,好像村民們都在家裏等著聽真象似的,所以講得很順利,我的同學也在幫著我講,這是她第一次從正面聽到大法的真象,所以很高興。我告訴她:你做了一件很偉大的事情,只是你現在還看不到,將來一定會得到福報的。因為做的很順利,不自覺的顯示心、歡喜心也出來了,轉一圈回來吃飯的時候,在父親的那個飯桌上,我剛寒暄了幾句就說:叔叔大爺們,請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會得到福報的。沒成想,父親暴跳如雷,將筷子扔到我的頭上,痛罵了我一通,又說了許多對大法不敬的話。當時我自己的爭鬥心也起來了,心裏很不平靜的說:「法輪大法就是好。」媽媽和弟弟趕快跑過來將我拉到了另 一個屋子裏。吃過飯後我就和嬸子大娘們嘮著磕,這時我同學的弟弟過來小聲的問我:還有資料嗎,他們(指爸爸那桌的人)想看,我趕緊將包中剩下的幾份資料全部給了他。

今年春天初中的一個同學到我家來和我商量想找老同學聚一聚,讓我去聯繫。在師父的安排下,我找到了想要找的同學。其中有兩個同學想要學法。那時剛看到師父的新經文《向世間轉輪》,由於心急,跟老同學講真象的效果不是很好。師父在《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說:「所以呢,你講高了呢反倒效果不好,因為此時得法的就是大法弟子,講真象中你一下子想叫常人成為大法弟子是急於求成。」後來我就到其中的一個同學家去講真象,這次我的同學不但接受了大法,而且也同意發表退團聲明。前幾天打電話問她書(《轉法輪》)看了沒有,她在電話那頭說慢慢領會吧。

接受上次的教訓,在前幾天夜大同學聚會前我先發正念,同時也讓丈夫幫助我發正念,鏟除同學背後的一切黑手和共產邪靈在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我不急於和她們講真象。闊別15年了,同學們敘敘舊,大家都非常開心,有的同學到過很多地方去旅遊,有的人說看到別人到廟裏拜佛,她也跟著買香拜,藉著同學的話題,我就勢給她們講甚麼樣的佛像能拜,甚麼樣的佛像不能拜,她們都非常感興趣,一個同學說,你總能把話題轉到你那兒去。是啊,大法弟子在起主導作用嘛。分別的時候,我給了每個人一個護身符、真象資料,她們都很願意接受。

周圍的人中也有悟性特別好的。一次在車上遇到一位多年不見的阿姨,我開門見山和她講三退的事,她非常感興趣。我就問她:阿姨,幫你上網發個聲明,把你的獸記抹去好嗎?阿姨忙說:好!好!好!接著她給我講了一件事:一次她家裏的水管壞了,她丈夫到鍋爐房想找人幫助修理一下,結果沒人理他。在鍋爐房工作的一位大法弟子知道了這件事,就讓她丈夫把家庭住址留下,他利用午休時間去幫助修理。這件事對阿姨的觸動很大。從此她家的信箱裏不管放甚麼大法資料她都認真看。所以才有今天這麼爽快的結果。

我單位一個同事,家裏的好多親人都學大法,她也知道大法好,就是一直沒有走進大法中來,有時也幫助打印師父的新經文給家裏人看。一次,坐出租車遇到了一位大法弟子,她問了這個大法弟子好多問題,同修一一給她作了解答,她心裏的結全解開了,回家後就迫不及待要學法了,同時動員她的家人發表「三退」聲明,現在她的母親又從新開始修煉了。

集體學法、煉功是師父給弟子們留下的修煉形式。當從《明慧網》上看到有好多地方都恢復了集體學法後,我也想在自己的家中恢復集體學法。開始丈夫非常反對,認為自己學不一樣嗎?我就和他一起學習師父的經文,師父說:「集體學法是我給你們開創的一種環境、留下的這種形式,我想還是應該這樣做。因為這是從實踐中走過來的,這樣修對學員提高最快。」(《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因為集體學法這個環境對大家幫助提高是不可缺少的,是必不可少的。當時我為甚麼叫大家這樣做呢,因為這個法的修煉形式也決定了必須得這樣做。」(《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通過學法丈夫的認識也提高上來,我們一家四口成立了家庭學法小組。

後來婆婆被病魔奪去了生命,為了照顧公公,我們全家搬到公公家住,有時也和公公一起學法。一開始公公礙於面子和我們一起學。他從4.25之後對大法弟子講真象等不理解,只「相信」4.25之前的講法,所以後來乾脆連新經文也不敢看了,還說我反動。有時我也灰心,但這不是正念,師父都不希望落下一個弟子,我還有甚麼理由不幫助學過大法的公公。

記得《葫蘆娃》故事裏講七娃中了魔法,認魔做父母,不識好壞人,幫助魔打他的老爺爺和六個哥哥,不論多難,老爺爺和六個葫蘆娃也沒有放棄七娃,最終幫助七娃找回正念,認清正邪。雖然公公到現在還是反對我和丈夫出去講真象(主要是怕我們被抓),不看師父的新講法,我倆還是在他不太反對的情況下將師父的新講法讀給他聽,幫助他找回正念,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我想,不久的將來,公公也能像故事中的七娃一樣找回正念。

由於公公家住房太小,我們打算買個大一點的房子,一開始買房的動機很不純,完全是站在自私的角度,因夏天天氣太熱,我的身上都起了熱痱子,後來發現了自己的私心,站在公公的角度著想,事情完全不一樣了,不但房子買的可心,而且可以馬上搬進去住,地址就在母親家的對面。當時因母親的思想業很重,在一位同修的建議下,我和愛人每天晚上都到她家和她一起發正念、學法,雖然也有很多干擾,但在師父的呵護下,媽媽家的學法小組一直堅持到今天。

有時也間接通過訂閱動態網講真象。將報紙上刊登廣告的電子郵箱收集起來,給每個郵箱訂閱動態網,這樣有緣人就可以自己通過電子郵箱看真象了。一次我將《明慧網》上的勸善信打印給弟媳看,她說:大姐,我已經看過了,我電子郵箱裏就有,也不知道是誰給我發的。

一天看到一位老年同修由不識字到能寫修煉體會,對我觸動很大。大法弟子是在證實大法,不是在證實自己。我消除了顧慮,把自己的修煉點滴也寫出來。

如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