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三件事,才能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明慧網2005年6月5日】下面分幾個問題談一談我們夫妻倆在正法修煉路上的一些修煉體會:

一、認真學法,去掉各種執著,做到精進正悟

2000年12月1日晚我們夫妻倆一起出去發真象資料,當時帶著執著心,不太理智,帶了800多份資料,快發完時被人舉報、抓到派出所,惡警把我們分別用手銬銬在暖氣管子上。第二天,愛人被單位領導接回,要求愛人放棄修煉,保住科長職務。愛人沒同意,後被撤銷科長職務,買斷回家。我被送到看守所,一個月後被送到哈爾濱戒毒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一年。

在勞教期間,由於我過去學法不深,從而邪悟。這是我修煉中的最大污點。解教以後,在同修們的幫助下,通過學法,我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又引導我重新回到正法修煉中來。我決心放下包袱,趕快做好,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我們夫妻倆同時在明慧網上發表了嚴正聲明,聲明過去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們抓緊時間每天半天學法,半天講真象。當時資料不是很多,有同修往我那送,然後我再分給大家。不夠時我們就自己動手買布,寫條幅,做粘貼等。後來傳送資料的同修被非法抓捕,我和愛人主動承擔了這個責任,負責轉發資料。不管颳風下雨,保證及時把資料送到同修手中。

在這個期間,我們夫妻有時也經常發生矛盾,出現心性上的摩擦,為一點小事爭執不下,誰也不服誰,都是看對方毛病,不願接受別人的意見,一說就火。自己也覺得不對勁,可是就是心去不了,總覺得心裏不平衡。有幾次,作協調工作的同修到我家,針對我們的情況,同修在法上和我們交流。

師父告訴我們:「我們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夠在我們自己這方面衡量一下,我說這個人真了不起,在圓滿的這條路上就沒有任何障礙能擋住你。我們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時候都是在向外看,你為甚麼這樣對我?心裏頭有一種不公的感覺,不去想自己,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個最大的、致命的障礙。過去一些人講修煉不上來,怎麼能修煉上來呢?因為這是一個最大的障礙,誰都不願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覺得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還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裏做得不對,真的很難做到的。如果誰能做到,我說在這條路上,在修煉的這條路上,在你生命的永遠,都沒有甚麼能擋住你,真是這樣。因為我們都有思想的,在道理面前,儘管我們心裏有的時候明白還是過不去,可是畢竟我們心裏明白,知道哪個是對的,哪個是錯的。一次做不好,兩次做不好,我們以後會做好,關鍵是你如何知道自己,如何能夠正確的針對自己,找自己的原因。」(《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

這段法對我們觸動非常大,我們倆把這段法抄在小本上,也背下來了,心性逐漸的提高,遇到問題首先找自己。師父在經文《排除干擾》中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所以說學法是最重要的,只有學好法,才能走好每一步。

2003年9月10日那天,我愛人單位的保衛科長來找他,說公司書記要找他談話。這個科長是他的老部下,我愛人對他還有個常人的情,所以很相信他的話,就在外邊一邊和這個人嘮嗑一邊等書記。這期間我和女兒識破了他們的陰謀,讓女兒去說有同學請我們吃飯,要我愛人趕緊離開。可是他就是不動,執著人情,被人心帶動。結果不一會兒公司書記帶了十幾個人,來了兩輛車,強行把他拖上車,送到紅衛星洗腦班。當天我和女兒把他們「綁架」的事實打印出來,在同修的幫助下,及時在樓區和公司院內張貼出去,同時在明慧網揭露了他們的行為,起到了極大的震懾作用。

愛人在洗腦班期間,我通過各種方式和愛人取得了聯繫,鼓勵他正念正行,闖出來。單位領導去看他時,我女兒也一起跟著去,把師父的經文和《洪吟》給他抄去。這樣他每天堅持背法,發正念。不管是誰看他,他都要講真象,並絕食抗議迫害六天六夜。我和同修發正念加持愛人。他後來被送到醫院,兩次六、七個人強行給他用藥,第七天早晨,在師父的呵護下,在同修的加持下,他闖出了洗腦班。

愛人闖出洗腦班後,他們公司動用很多警察輪流黑天白天的在我家樓前樓後埋伏,各交通要道全部設了卡,給我的行動也帶來了不便,無論走到哪裏都有人跟蹤。跟了我四、五天,我想總這樣被動也不對勁,我得反跟蹤和他們講真象。開始他們說不認識我,我告訴他們:不管你認識我也好,不認識我也好,請記住「法輪大法好」、「迫害大法弟子是要遭報的,保護大法弟子功德無量」。最後我問他們記住了嗎?他說「記住了。」有的人我反過來跟蹤時,他竟然嚇得直跑。

二、做好講真象、救度眾生的事

師父《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說:「那麼也就是說啊,講清真象這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每個學員都要重視這個問題。我告訴大家,除了你個人的修煉之外,當前最大的事情就是講清真象,因為它在直接的普度著眾生,它直接的在挽救著未來的人,同時它體現出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偉大──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你們還在救度著眾生。」

正法形勢的發展,資料點要求遍地開花。在2002 年底我和愛人商量是不是也買個電腦,自己做資料,不等不靠。第一天去電腦城打聽一下買啥樣的好,準備第二天去買。這時有個同修來我家聽說這件事,就說不用買了,有個現成的舊電腦先用著吧。這樣同修把電腦和打印機都給我拿來了。當時我不會電腦,從來也沒摸過鼠標,一切從零開始。在同修的耐心幫助和指導下,我們很快掌握了上網、下載、排版等技術要領。每天我們起早貪黑不停的打印,然後再轉出去,送到各個小區。在這期間外邊也曾有過監視,蹲坑,我們心裏也多次有過壓力,因為知道的人多了,有的同修又沒有注意修口,不利於資料點的安全。協調人建議我們回老家停一段時間。當時我們想到如果停下來,我們負責的這片就得癱瘓,得影響多少講真象的事情啊,不能停!我們多發正念盡可能的鏟除干擾,大家也經常幫我們發正念。在形勢很緊的時候,有的同修24小時整點給我們發正念。在整體的配合下安全走到了今天。在這裏我們要感謝同修對我們的幫助和支持。

因為當時資料點還沒有達到遍地開花,做資料的工作壓力確實很大。有時沒有時間做飯,給孩子買點現成的,我們就是對付。過年了窗簾、床罩都顧不得洗一次,完全打亂了正常生活。出去送資料,大包小包不方便,我就利用中午時間,常人都在上下班時間,把資料包好,一拎大大方方就出去了,安全送到同修手裏。

各地有許多新學員得法,需要大量的大法書籍。裝訂書籍這項工作比較繁雜,環節比較多,哪個環節都要求比較嚴格細緻。我們夫妻大致分工,密切協作,經過摸索學會了怎樣裝訂大法書籍,而且越做越好,解決了缺書的困難。

師父要求改字後,大家需要多種規格、大小不同的字,每天幾乎家裏的人不斷。我們耐心的滿足大家的要求,做到有求必應。同時起早貪黑的學法煉功和做好其它的工作。

我們經常把明慧網的通知、要求、有代表性的體會文章、故事、因果關係、國際要聞等及時選送給大家,使大家能了解這些情況,為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提供好條件。

我平時無論外出、上街、去市場不忘隨身帶上真象資料,不錯過給身邊人講真象的機會,大多數效果都很好。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九評」問世。師父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說:「至於說「九評」,當前對人類而言就是救度世人重要的一步。」我們開始製作「九評」。根據同修的需要製作出不同格式的光碟、書、小冊子等。我們建議:在城市電腦較多的地方多發一些電腦專用盤,農村和偏僻地區或電腦較少的地方多發一些VCD光盤。在城市或文化較高的地區多發一些成冊的書,農村和偏僻地區多發一些小冊子配預言等。

在做這些工作時,我們注意把握以下幾點:

• 按師父的要求 「重大問題看明慧網」,其它網絡的材料不隨便編發,要注意掌握分寸,吸取以往的教訓,不要給講真象帶來障礙。

• 時刻保持祥和的心態,虛心聽取大家的意見,多為別人著想,及時改進不足之處。

• 經常保持正念正行,做事前先發正念,同時要注意安全、注意修口。不該問的不問,不該說的不說,不亂打電話,不隨便記電話號碼,電腦中不保存不該存的信息等。

• 在用錢用物上精打細算不亂花一分錢,不亂用一頁紙,有時把作廢的紙邊剪下來,給同修做紀錄用,把錢用到恰當的地方。可買可不買的就不買了,外出買材料時除特殊情況外從不坐出租車。

三、為整體著想,主動配合,更好的發揮粒子的作用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大法弟子作為一個整體在證實法中協調一致法力會很大。無論大家集體做事還是自己單獨做事,大家做的都是同樣的事,這就是整體。都在講真象、發正念、學法,具體上做事不一樣,分工有秩,聚之成形,化之為粒。」

我經常和協調人聯繫,主動承擔責任和工作。師父說:「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由於和協調人有了聯繫,也就自然的承擔了我們這個小區的協調任務。我們主要在以下幾個方面作好協調:

根據我們這裏的具體情況,經常召開小型法會,請同修來介紹他們好的經驗和做法,使我們這裏的同修之間進行交流,切磋。也能提出一些疑問、難題,共同解決,使大家放開眼界,更多的了解正法總的形勢,從而促進我們的修煉。

發正念營救同修。每次統一安排或我們從網上看到有同修被非法抓捕和被迫害的消息後,我們都及時打出通知,有時打出公告,及時送到每個同修那裏。大家齊發正念,揭露邪惡迫害,形成強大的正念之場,加持同修早日回來。

去年我們到監獄、勞教所、看守所近距離發正念,鏟除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因素。開始有的同修不太重視。我們到家裏一起交流,使大家重視起來。年前天氣很冷,大家起早乘公共汽車去,到監獄站後還要走一公里,來去邊走邊發正念。很多同修做的很好。

為了讓被關押的同修及時看到師父的新經文和「九評」,我們製作了縮印本,轉送給監獄和勞教所中被非法關押的同修。

對同修捐來做真象資料的錢,我們從不亂用。除了直接做真象用的部份之外,我們經協調人同意,拿出一些錢支援外地同修講真象。

四、作好周圍同修的工作,按師父的要求不落下一個同修,更好的發揮每個人的作用

我去年夏天通過參加法會,在同修的幫助下悟到:在講真象,救度眾生中資料大包大攬是不對的,明慧網早就告訴大家資料點要遍地開花。我們悟到就做:

我和幾個小區的同修在一起交流資料點遍地開花的意義。這是師父的要求,也是大法進程的安排,符合大陸的實際情況,也是給沒走出來同修的機會,我們不能錯過這個好機會。

大家普遍都認識到這一點後,我們又聯繫同修選擇機器,在半個月內購進了4台小型的機器,後來達到7、8個。開始時我們提供樣本,一段時間後,大部份同修都能上網下載了,有的還能刻光盤、做卡片等,基本上能自己解決自己的問題了。這樣使更多的同修發揮了更大的作用。我們也減輕了壓力,能抽出更多的時間做其它的事。就這樣我們這個小區基本達到了遍地開花。

我們認真學習,多掌握有關上網、打印、編輯的技術,特別是打印機的使用維護,我們做到先學一步,經常幫助初學電腦的同修排除故障。有時寧可把自己的活往後放,也要為同修排出困難,做到有求必應。

在師父發表《也棒喝》這篇經文後,我們認識到做好沒走出來的大法弟子工作的重要性。所以我們主動接觸他們,了解到他們之所以沒有走出來,是有哪些執著心障礙著他們。如,有的有怕心,有的被家人看住,有的長時間不系統的學習師父的講法和新經文等,對正法、救度眾生的意義和責任、對正法的進程、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使命和要求認識不清等。有的人書都不全,更沒有通讀師父的新經文。我們認識到關鍵是沒有學好法。如何讓他們都能學好法,理解好法,就應該恢復學法小組。集體學法就能解決這些問題。這也是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

經過和大家共同切磋協商,在各居住小區內,3-9人不等建立了多個學法小組,根據各自的情況,規定各自的學習時間、地點,在這方面有了一定的進展。

我們還找一些執著比較重的同修交流,希望他們儘早醒悟,跟上正法進程。如我們過去居住的地方有個同修沒有文化,在個人修煉時期經常在一起學法,交流。她能通讀《轉法輪》,提高很大。後來由於邪惡的破壞,失去了集體修煉環境,她自己放鬆了學法修煉,經別人勸說,轉去學別的了,但還保存著《轉法輪》,說有機會還要看。我們兩家相距十幾公里和她聯繫較困難,白天家裏經常有不修煉的常人在,晚上又經常被別人找走。我們幾次去她家裏都沒見著人,有時趕不上公共汽車,就徒步返回。開始交流她很固執,我又住到她家裏,和她一起學法,讓她了解師父的正法進程,明確自己的責任和使命,看到掉下去的危險,同時認識到自己的執著。她有了清醒的認識。為了鞏固住,我們又和她附近的同修聯繫,建立了學法小組,現在這位同修的修煉狀態基本穩定。

還有的同修知道了自己以前做的不好,但又不知道怎麼做。我們選一些同修的交流文章送給他們,把自己的體會講給他們。還選一些好的信件,收信人的郵編和地址、姓名提供給他們,讓他們從寄信開始,逐漸的學會講真象,並鍛煉自己。

我們周圍有一新得法的同修,開始學法修煉比較精進,後來突然只看《轉法輪》,不煉功,特別是對「九評」認識不足,認為是「參與政治」,她說「九評」不能給家裏常人看。我知道這個情況後,和同修利用晚上的時間到她家裏和她交流,又和她一起參加了兩次法會,她有了明顯的提高,現在已經「三件事」一起做了。 有一次講真象,聽這人說她對門也是煉法輪功的,我就和同修找上門去,她正苦於聯繫不上同修,從這以後我們就在一起學法、交流、共同做好「三件事」。

在正法修煉中,我們雖然有了一定提高,但按照師父正法進程的要求還有很大差距。比如:有時對自己要求不嚴、學法時緊時鬆、也有惰性出現,有時發正念思想不純淨、不集中,對親朋好友和周圍的人講真象還不夠廣泛深入等。

今後更加嚴格要求自己,繼續做好「三件事」,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加強整體協調、配合,共同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願。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